九江学院教授职场心态失衡杀人焚尸 曾严谨治学

资讯动态500字数 3437阅读模式

广州离婚律师在线咨询)

  他是位年富力强、治学严谨的中层领导,还是位勤于钻研、为人师表的年轻教授,可谁能料想,他却在办公楼里杀戮自己的上司并焚尸灭迹……案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难以解开的仇恨?是什么让这名资深的学者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案件故事

  近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决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学院政法学院副院长张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这一案件的发生让许多人唏嘘因为职务上的调整产生心理失衡,法学教授最后竟沦为了杀人犯。

  政法学院恐怖飘荡,杀人凶手竟是法学教授

  2011年1月12日8时30分许,九江学院气派十足的厚德楼,上班的教职员工陆续走进楼里。总共8层的厚德楼是九江学院7个二级学院的行政办公区。

  整栋楼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焦糊味,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有几位老师想找出气味的源头,可整洁亮堂的办公室让他们无从寻觅。

  此时,位于厚德楼6楼的政法学院的老师们正在焦急地等着政法学院院长李长江。电话打不通、办公室门紧锁,敲门无应答,只有他常驾驶的那辆捷达轿车静静地停在楼下,已经一天一夜。

  在大家的建议下,办公室主任找出备用钥匙,和几位行政人员一起打开了李长江的办公室。

  眼前的一切,让人面面相觑:一向非常整洁的院长办公室显得有些凌乱,窗户上的两幅窗帘被扯掉,已不知去向。一丝隐隐的不祥和疑问在大家的心里升腾,政法学院立刻报案。

  中午12点多,接到报案的庐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在初步对李长江的办公室作出勘察后,马上将整栋楼封锁起来。搜查到8楼时,浓烈的焦糊味迎面扑来,细细地查看,8楼铺着瓷砖的长长过道上有一层黑色的浮灰。而那浓烈的味道正是从位于西边一个敞开的门里飘出来

  这是厚德楼未开发使用的电梯井,办案民警伸头往下望去,黝黑的电梯井深不见底,而这里,正是焦糊气味散发的源头!

  “快去查看一楼电梯间!”民警迅速赶到一楼,打开紧锁的电梯井的门,这才发现,失踪了一天一夜的李长江已被人杀害并惨遭焚尸。

  经过办案民警的缜密侦查,犯罪嫌疑人渐渐被锁定。2011年1月13日11时45分,九江学院总部办公大楼下,警方将刚刚开完教学会议的政法学院副院长张俊带到了刑警大队……

  真相震惊了所有的人。没有人能料想到,制造这起惨绝人寰案件的凶手竟然是沉稳内敛的副院长、法学教授张俊!

  世事难料罅隙渐生,追逐名利副院长难突围

  张俊1968年出生在河南省鹿邑县观堂乡花园村,父母都是当地农民。张俊兄妹5人,全靠父母种地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家境贫寒。1984年,16岁的张俊考取了周口师专中文系,3年后毕业分配到河南某师范学校当老师,成为兄妹5人中唯一跳出农门的孩子。

  1990年,22岁的张俊与漂亮的同事邹晓萍(化名)结婚。随着儿子、女儿的降生,一家4口的生活平静而幸福。

  日子如水般流过,心气很高、从小就希望能出人头地的张俊越来越不满意自己的生活现状。1999年,他通过努力,考取了华中师范大学经济法研究生,告别妻儿来到武汉,开始了4年的求学生活。

  2003年7月,35岁的张俊迎来了人生中的一次机遇,原有的九江师专、九江财专、九江医专和企管干专四校合一,成立九江学院,面向全国招聘高校教师,拥有硕士学位不仅可享受学位津贴,还提供条件不错的公租房。张俊应聘时,对他进行考核面试的主考官,正是时任九江学院法学系主任的李长江。

  张俊进入了九江学院法学系后,凭借积极主动的工作态度和业务能力在法学系显山露水,很快就得到了李长江的器重。张俊申请的许多科研项目和提出的建议,都得到了李长江鼎力的支持,张俊因此在学术研究上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发表了大量的学术论文,不到一年,就被破格评为副教授。2004年4月,在李长江的坚持下,进校时间不长的张俊被提拔为法学系经济法学教研室主任。

  那段时间,是张俊春风得意的日子。李长江的信任和关照,使他无论是学术还是仕途都顺风顺水,张俊感到一条事业的坦途正摆在面前,只要好好规划,就可以功成名就。

  那边,妻子邹晓萍用微薄工资支撑着整个家庭、供他读研,贤惠地照料着老人和孩子;这边,醉心于事业的张俊很少回河南老家,更想不到给妻子一些抚慰和关爱。邹晓萍那颗女人柔弱的心在多年的等待和冷遇中渐渐冰凉。2005年3月,张俊与邹晓萍协议离婚。

  办完离婚手续回到九江,张俊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希望有所作为的欲望更加强烈。面对李长江的关心,张俊说道:“从此以后,我就一心一意地工作了!”

  张俊的努力很快有了回报,经李长江的极力举荐,他升任法学系副主任,进入了法学系领导核心层。事业成功的同时,张俊收获了一份爱情,对方也是学院的老师、时年30岁的柳思琴(化名)。2005年8月,两人牵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张俊将这份美满婚姻归结为一个男人仕途的顺利,不禁踌躇满志,更想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然而,九江学院的一场人事变动,却改变了这一切。

  2006年年底,九江学院升级为全日制公办综合性本科高等院校,法学系升级为政法学院。让人没想到的是,李长江和张俊都成为升级后的政法学院副院长,而院长一职则由从其他学院“空降”来的冯敏强担任。李长江转眼失去了主持政法学院工作的职位,与张俊成了平级的同事。

  在张俊的心里,一个是“空降”的院长、一个是曾经的“一把手”,两人之间必然会互相提防,他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显然,新院长会将矛头对准自己。此时,张俊对于自己的仕途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张俊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同李长江保持距离。为了在新院长面前表现他同李长江不是一路人,他还主动到新院长的面前说李长江的不是,在开会时公开同李长江唱反调。

  张俊的突然变脸,使李长江看出张俊是一个势利小人,李长江性格直爽,爱憎分明,所以在一些场合常讲张俊太过势利。这些话也多少传到张俊的耳朵,两人的关系更加疏远。

  法学院的很多老师也有这样的看法,也都渐渐地开始疏远他,甚至以前很尊重他的人也不与他打招呼,张俊把这一切都归结成是李长江从中作祟。

  2007年初,冯敏强工作调动,李长江升任政法学院院长,重新走上权力一线。这是张俊没有料到的。从此,心事重重的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虽然李长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反感,可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早已暗流涌动。

  众叛亲离仕途无望,学科带头人制造惊天大案

  张俊明显地觉得自己很难在这个学校立足了。就连那些平素里同他没有任何利益关联的人对他也不屑一顾,更不要说那些同李长江走得近的人了。

  有时候,学院里开会,轮到他讲话的时候,下面顿时闹哄哄的一片,无论他怎么示意都静不下来。张俊感到自己副院长的威信已然扫地,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李长江在幕后捣鬼,一种无以言状的怒火在他的心底燃烧……

  而在工作上,张俊提出的一些想法和工作思路也得不到支持,分管的教学工作被直接安排给教务科,那种被晾起来的感觉让他崩溃发疯。

  就在这时,看透他的为人、对他逐渐失望的妻子柳思琴提出了离婚。

  困境中,张俊又重拾起了被他丢在一边的学术研究,短短一年多时间,在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了8篇学术论文,并因此主持了4个省级课题。2009年10月,张俊被破格评为教授,直至案发李长江仍是个副教授。2010年11月,因学术研究突出,他又被推荐为“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

  尽管在行政级别上,张俊一直处于下风,但在学术和职称上张俊却走在了院长李长江的前面。张俊感到自己有了底气。

  2010年11月底,张俊按照工作计划,准备组织一次“政法学院专业课教与学研讨会”。看着张俊打来的报告明细表,李长江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不要搞得太复杂了,主要是老师与学生进行座谈交流,提高业务水平,没必要那么大张旗鼓搞形式!”

  张俊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闷闷不乐地回到办公室,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先斩后奏,自己先去学校印刷厂印制会议资料,一定要把会议开得像模像样。他感到自己已经憋得太久了!

  会议按照张俊的设想顺利召开,李长江虽然让财务支付了印刷费用,但还是在一次中层以上领导会议上,提出了批评:“做事不能好大喜功,要踏踏实实!”

  自己堂堂一名大学教授,却被人当众如此揶揄和侮辱,张俊再也忍不住了,与李长江激烈地争执起来。那是两人第一次当面锣、对面鼓的冲突。

  犯罪嫌疑人张俊到案后,向警方供述了整个作案过程:

  2011年1月11日9时,政法学院正忙着学期结束前的最后工作。张俊敲门走进了李长江的院长办公室。

  &ldq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