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1与朱某2婚姻家庭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3日31 1339字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婚姻家庭纠纷(2020)京02民终103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某1,女,1959年7月2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某2,男,1964年3月23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东城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朱某1与朱某2系姐弟关系,解某系二人之母。2018年5月13日,朱某1与朱某2签订《照顾母亲协议》,内容为:“每人各照顾一个月,从2018年6月开始,朱某26月开始,朱某1单月。照顾者全全负责母亲的一切生活需要,基本不打扰另一方生活。”2019年3月,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宣告解某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并指定朱某1和朱某2为解某监护人。
庭审中,朱某1与朱某2均认可2018年12月之后解某由朱某1照顾,但双方就朱某2未照顾解某的原因各执一词。朱某1主张朱某2照顾母亲期间将母亲摔伤,且自2018年12月9日后未再照顾母亲,并向法院提交了照片等证据予以证明。朱某2不认可朱某1的上述陈述,并辩称其未照顾解某原因在于朱某1不让朱某2照顾母亲,并将解某住所处门锁更换,其母摔伤原因系因半夜起夜摔伤,且事后朱某2积极带母亲治疗,朱某2并无过错。

一审法院认为,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本案中,解某系限制行为能力人,朱某1与朱某2均系解某子女,均有赡养扶助解某的法定义务。朱某1与朱某2签订的《照顾母亲协议》,约定每人照顾解某一个月,上述协议系朱某1、朱某2二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但不能据此排除任何一方赡养其母解某的法定义务。若朱某1主张朱某2不履行赡养解某的义务,应以解某名义向朱某2主张赡养的相关权利,而朱某1以自己替朱某2尽了赡养义务为由,要求朱某2支付护理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但是,考虑到解某系限制行为能力人,自2018年12月起,解某由朱某1一人赡养,朱某1所付出的人力、财力必然较多,故朱某2应当给予朱某1一定的经济补偿,具体数额由法院根据公平原则予以酌定。
本院认为,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间有关赡养义务分担的约定不影响子女对父母应尽的赡养义务,故相关赡养义务分担的约定仅在子女间有效,而对父母无法律上的拘束力。本案中,解某系限制行为能力人,无生活自理能力,朱某1与朱某2作为解某子女,均有赡养扶助解某的法定义务。双方虽签订了《照顾母亲协议》,约定由每人照顾母亲解某一个月,但该协议仅在朱某2与朱某1间发生效力,而不能据此排除任何一方赡养父母的法定义务。故一审法院认定朱某1以自己替朱某2尽了赡养义务为由,要求朱某2支付护理费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鉴于朱某1在照顾护理解某的过程中,付出更多的人力、财力,一审法院考虑到解某的生活需求,本着公平的原则,酌情考虑确定朱某2支付朱某1经济补偿一万三千五百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朱某1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12元,由朱某1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侯晨阳
法官助理崔宁
书记员陈**双

2020-11-2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