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某与谭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30日实务研究562725字阅读模式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晋05民终2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侯某,女,汉族,1980年6月14日生,沁水县人,公民身份证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某,山西君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申某,山西君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谭某,男,汉族,1978年9月13日生,沁水县人,公民身份证号:×××。
原审第三人:梁某,男,汉族,1978年2月10日生,沁水县人,住沁水县,公民身份证号:×××。

一审法院查明:原、被告于2002年11月19日办理结婚登记。2014年原、被告从宋某处购买位于沁水县龙港镇景家沟新区富景花园2号楼一单元401室的房屋一套(面积125平方),购房款为50万元,首付20万元,2014年6月12日,被告取得涉案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共有人为原告。其中2014年7月11日,原、被告共同在建行晋城分行以该房屋抵押贷款30万元的资金,用于购买了该房屋,借款期限228个月(19年期限),并办理了抵押登记。2016年2月14日,原、被告协议离婚,并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登记。原、被告在“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一、男女双方自愿离婚。二、女儿抚养、抚养费及探望权……。三、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1)存款:无;(2)房屋: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位于沁水县龙港镇景家沟新区富景花园2号楼一单元401室的房地产权所有权归女方所有;(3)欠款:买房所欠银行50万元由女方承担;(4)房地产权证的姓名因欠银行款无法变更手续,女方承担所有欠款,自离婚之日起房产与男方无任何关系;……”。
2017年5月8日,建行晋城分行作为原告将谭某、侯某作为共同被告,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向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建行晋城分行提出诉讼的主要理由是:原被告二人因购买沁水县龙港镇富景花园2号楼1单元401号房间,向其申请贷款,按照原、被告二人与建行晋城分行2014年7月11日签订《个人住房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30万元,借款期限228个月,若原、被告二人未按约还款,建行晋城分行有权提前收回所有款项。……。合同签订后,依约放款,并按约定从谭某银行账户扣划应扣款项。然2016年10月份,原、被告二人中断还款,构成违约,提起诉讼。侯某辩称,该房屋由谭某居住,其已搬离,且暂无偿还能力,涉案贷款应由谭某归还。

2017年7月20日,建行晋城分行向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该院于2017年7月30日依法立案执行。2018年12月27日,该案被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级执行,并于2019年2月20日依法立案。谭某于2017年9月至2019年7月偿还建行晋城分行贷款本息。
2019年7月,被告谭某将涉案房屋出让给第三人梁某,房屋价款48万元,买受方先支付房款30万元,谭某偿还建行晋城分行贷款本息295560.88元,并缴纳了诉讼费。2019年7月24日,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晋05执81号结案通知书,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2017)晋0502民初1150号民事判决书执行完毕。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在2016年2月14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由于原、被告当时协议时,双方在建行晋城分行贷款本金30万元加上借款未履行期限(贷款19年期限未履行的期限)的利息,本息大约50万元;双方并以涉案房屋办理了抵押登记。因此,双方在离婚协议书明确约定涉案房屋归原告所有,但也明确约定是原、被告买房(涉案房屋)时所欠银行50万元(包括本息大约数)由原告承担;只有原告承担50万元房屋贷款本息后,涉案房屋的房地产权抵押解除后,才能变更房屋产权证手续。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原告没有按照约定归还银行房款,直到2016年10月原、被告中断偿还银行贷款,构成违约,建行晋城分行对原、被告提起诉讼,原告在诉讼中明确债务由被告负担;且实际在履行过程中,也由被告实际履行了债务。虽房屋归属和贷款偿还系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但按照双方离婚协议书约定的权利和义务是原告有取得涉案房屋的权利,但也有归还银行房屋贷款的义务。按照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原告在同一协议中,既约定了权利,也约定了义务,只有履行了义务,才能享有权利,这是法律秩序之必然。因此,原告请求房屋归其所有应以其偿还债务为前提条件,因原告未实际履行偿还买房所欠银行贷款的义务,故对原告要求房屋归其所有并要求被告协助办理产权变更手续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判决驳回原告侯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但上诉人侯某对一审查明事实部分提出两点补充和说明:1.其并非自愿将案涉房屋让给被上诉人居住,而是被上诉人长期占用、不予搬离。2.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先筹集50万元从原房主宋某处购得房屋,房屋过户之后,再将房屋进行抵押贷款30万元,该30万元用于归还先前为筹集资金而发生的对外借款。
各方当事人其他举证和质证意见同一审,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侯某和被上诉人谭某协议离婚时所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予认可。《离婚协议书》中有明确的夫妻共同财产处理条款,在该条款之下又分设多项,其中,对存款、房屋、欠款等财产分配问题进行了约定,这当中有权利的设定,也有义务的设定,各项相互综合在一起形成了“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条款”。由此可见,夫妻共同财产处理条款是一个整体的约定,按照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上诉人在同一协议中,既约定了权利,也约定了义务,只有履行了义务,才能享有权利。按照《离婚协议书》夫妻共同财产处理条款约定,侯某应及时偿还银行贷款,谭某在侯某偿还清银行贷款后及时办理案涉房屋过户手续。本案中,侯某未按时偿还银行贷款,引发债权债务诉讼,导致谭某需要共同偿还原本应由侯某承担的银行贷款。据此,侯某先违反了《离婚协议书》的约定,在其未履行义务的同时主张权利明显不当,故其起诉要求将案涉房屋归个人所有并过户其名下,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侯某与被上诉人谭某对案涉共有房屋如何具体分配及第三人梁某购房问题,可由相关权利人另行主张诉讼或调解解决。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50元,由上诉人侯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艳丽
审判员  王天明
审判员  焦瑛琴
法官助理  陈文泽
书记员  张智超
 

2020-11-2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