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某与龚某婚约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14日实务研究1421455字阅读模式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婚约财产纠纷(2020)苏03民终527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钟某,男,1994年5月2日生,汉族,居民,住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火枝,江苏江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泳丞,江苏江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龚某,女,1996年10月26日生,汉族,居民,住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颖,江苏大运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钟某、龚某于2017年经他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18年3月3日(农历正月十六)钟某按照当地风俗向龚某传启,给付彩礼10万元及三金(老凤祥牌的金手镯、金项链、钻戒),庭审中,双方均认可价值25000元。2019年1月24日(农历腊月二十四)按照习俗举行婚礼,共同生活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于2020年3月25日因产生矛盾分开生活,同居期间未生育子女。
另查明,双方当事人共同生活期间,钟某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先后多次向龚某转账近5万元。庭审中,龚某主张传启10万元彩礼在与钟某共同生活期间用于共同生活开支,仅剩1万元左右,传启三金在钟某处。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彩礼范围的问题。彩礼是中国旧时婚礼程序之一,又称财礼、聘礼、聘财等。我国自古以来婚姻的缔结,就有男方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向女方赠送聘金、聘礼的习俗,这种聘金、聘礼俗称“彩礼”。一般通过订亲仪式给付的数
额较大的见面礼、聘礼等应认定为彩礼。结合本案,原、被告均认可,传启彩礼10万元及三金(价值25000元),共计125000元。
本院认为,关于彩礼范围的问题。一般通过订亲仪式给付的数额较大的见面礼、彩礼(狭义)、聘礼;数额不大但往往与较大数额彩礼一起给付的倒茶钱;具有传统意义的“三金”等应认定为彩礼。结合本案,双方当事人均认可,传启彩礼10万元及三金(价值25000元)。钟某母亲给付龚某见面礼11000元,属于钟某家庭通过订亲仪式给付的数额较大的见面礼,应属彩礼范畴。而在双方结婚仪式过程中给付的上、下轿礼10000元,因结婚仪式实际举办不认定为彩礼。
关于返还彩礼金额的问题。钟某、龚某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已按照习俗举办婚礼。钟某上诉称双方实际共同生活仅三个月,但一方面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面与其在2020年5月25日一审庭审中确认的双方当事人分开生活的时间不相符。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采信,一审法院确认双方当事人同居生活一年多,并无不当。钟某在一审提交法院的彩礼明细中虽然包含见面礼11000元,上、下轿礼10000元,但其在起诉状和一审庭审中均明确其诉讼请求为“返还彩礼10万元及三金”,一审法院据此确认彩礼共计125000元,并无不当。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双方共同生活期间的必要开支等情况并适当兼顾妇女利益,参照风俗习惯和社会公德,对钟某要求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酌情支持35000元,亦无不当。二审中,钟某要求龚某返还其给付的见面礼11000元,而龚某自愿放弃取回陪嫁物品,综合考虑双方当事人利益及减少当事人诉累,关于彩礼返还金额,本院不予调整。

综上所述,钟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上诉人钟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建航
审判员黄博
审判员石镜霞
法官助理沙莎
书记员梁悦

2020-11-2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