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某与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30日实务研究802705字阅读模式

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浙0211民初3331号

原告:徐某,女,1970年8月13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志明,浙江太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晨,浙江太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乐某1,男,1970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
第三人:李某,女,197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北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挺,国浩律师(宁波)事务所律师。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被告系××××年××月××日登记结婚,2005年9月13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载明:“一、双方共同的房产座落于镇××街××弄××号××室,405室,镇××街××弄××号××室归男方所有,镇海后大街2弄3号405室归女方所有。二、双方共育一子,出生于1997年6月13日,离婚后归男方抚养,女方不承担抚养费。三、现家中的家电(彩电、冰箱等)是婚前共同购置,离婚后一人一半。四、归双方所有房屋不得变卖,如房屋出卖需双方同意签名才能生效。五、双方无共同债权,债务。”根据镇海区地名办公室出具的证明,现标准地名地址镇××街道××街××弄××号××室的标准历史地名地址为镇××街道××村××号××室,以上为同一地址。庭审中,原被告确认,404室和405室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已经打通墙体了,两套房屋在离婚时均登记在被告一人名下。
××××年××月××日,被告与第三人登记结婚。
落款日期为2019年4月24日的浙(2019)宁波市(镇海)不动产权第0××5号不动产权证书载明,坐落于镇××街道××村××号××室的不动产权利人为被告和第三人,二人按份共有,分别占50%。该不动产权证书原件现为原告持有。对此,原告称其与被告离婚时说好两套房屋都留给儿子,被告是港务局的,条件比其好,所以约定儿子由被告抚养,其为了儿子有住处,就把405室一直给他们住着,这两年房价涨了,儿子今年去湖州读了研究生,其就想着把405室卖了给儿子买房,让儿子去找一下房产证,儿子找到给其后其才发现登记了第三人的名字,房产证其就留下了。被告称,第三人一直要加名字,其没有同意,到2019年还在说要加名字,正好趁着换证,其就把404室和405室都加了第三人的名字,其没有告诉第三人405室在离婚时约定归原告所有,现其同意原告的意见,儿子大了,是要给他买房子。第三人称,其2020年6月发现被告出轨,所以对原告起诉本案不意外,现其与被告仍同住打通了的404室和405室,但分房居住。
另,原告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查封了涉案房屋,交纳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经查,涉案房屋上没有其他的权利负担。

本院认为,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原被告在《离婚协议书》中明确约定涉案405室房屋归原告所有,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应协助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
《离婚协议书》系2005年9月13日签订,当时房屋登记在被告名下,一直未办理变更登记手续。2019年4月24日,被告将房屋50%份额变更登记至第三人名下,被告的行为构成无权处分。根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据此,原告有权追回涉案房屋,并要求第三人协助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对于第三人辩称原被告之间存在新的协议,使得房屋实际上归被告所有的意见,因第三人未提交任何证据对此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对于第三人辩称被告将房屋50%份额赠与给其,并已经办理了登记,其享有物权,原告享有债权,原告的诉请超过诉讼时效,且实际履行不能的意见。本院认为,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离婚协议书》确实无法直接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但对原被告发生效力,也即,对于原被告来说,涉案房屋的所有权是属于原告的。被告将属于原告所有的房屋中的50%份额无权处分给第三人,作为所有权人的原告,是有权追回的,善意取得只是例外情形。而且,第三人若要善意取得涉案房屋50%份额,必须满足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三个要件,即(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现第三人自认被告是赠与给其50%的份额,故第三人并未支付合理的转让价格,不构成善意取得。因此,第三人虽已办理物权登记,但该登记行为没有法律上的依据,第三人应协助真实权利人即原告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本案系原告请求确认物权的归属,被告和第三人协助办理产权变更登记的义务是确认物权归属的当然结果,故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此外,涉案房屋已由原告申请查封,且之上没有其他的权利负担,被告和第三人协助办理产权变更登记,不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是能够履行的。综上,第三人的抗辩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告诉请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于案件受理费和财产保全申请费,综合考量本案案情,本院认为均应由被告承担。本判决生效后,本院希望各方能友好协商将两套房屋中间的墙体恢复,减少诉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坐落于镇××街道××村××号××室××街道××街××弄××号××室××房屋归原告徐某所有;
二、被告乐某1协助原告徐某将上述第一项中的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原告徐某名下,第三人李某予以相应协助,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案件受理费5800元,减半收取2900元,由被告乐某1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本院。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由被告乐某1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直接支付原告徐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后,义务人应在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内自动履行。如义务人不履行本判决确定义务的,权利人可自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期间人民法院有权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搜查、拍卖、变卖义务人的财产等强制措施;依据情节限制义务人高消费、纳入失信名单,向社会公布并通报征信机构,依法予以信用惩戒;对拒不履行的义务人,人民法院可以采取罚款、拘留等措施,直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赵 淼
代书记员徐立芯妤

2020-11-2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