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某与张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5日实务研究444436字阅读模式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云0103民初7994号

原告:周某,女,汉族,1985年10月14日出生,身份证住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毅,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张某1,男,汉族,××××年11月9日出生,身份证住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仕旺,云南民定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第三人:张某2,男,汉族,1956年6月9日出生,身份证住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丽萍,云南民定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2016年3月28日的《承诺书》一份,欲证明基于被告及第三人在离婚协议中的承诺,原告才放弃本人胡坤在拆迁安置中的一切权利;被告及第三人质证认为,原告未提交原件核对,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书证应当提交原件。……”原告未提交《承诺书》原件核对,对《承诺书》本院不予采信。2.原告提交2020年6月26日盘龙区龙泉街道中坝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欲证明第三人委托原告代为选房;被告及第三人质证认为,第三人未向原告出具授权委托书,对该份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认可;本院认为,被告及第三人对《证明》中居委会公章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证明》的真实性予以采信。3.第三人提交2020年10月14日盘龙区龙泉街道中坝社区居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欲证明中坝村66号房屋系第三人及配偶郑玉芬共同共有,拆迁补偿的房屋均属第三人及郑玉芬共同所有;原告质证认为中坝村66号房屋系家庭共同共有,原告也属于该户家庭成员,对《证明》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证明》加盖有出具单位公章,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周某与被告张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于2015年12月1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第四条约定:离婚后被告将以父亲名下面积为100㎡的回迁房的所有权补偿给原告,由于该房屋户主是被告父亲张某2,故产权变更手续由张某2协助原告办理,现回迁房还无法确认,故离婚后原告暂住被告家;协议还对其他相关事项进行了约定。同日,第三人张某2出具《情况说明》,载明:其愿将名下100平米回迁房的所有权转让给儿媳周某作为其离婚补偿,由于现在回迁房还无法确认,待回迁房确认时,本人将配合办理过户手续。2020年6月20日,中坝、上坝、兴龙片区城中村改造项目现场指挥部就盘龙区中坝片区城中村改造项目回迁安置房城投·湖畔四季城瑞园三号地块选房事项发布选房公告。选房结束后,三号地块4幢505室(建筑面积101.51㎡)、4幢1109室(建筑面积120.95㎡)、3幢604室(建筑面积81.5㎡)房屋备注为第三人张某2;上述房屋尚未办理产权登记。原告因本案诉讼申请诉讼财产保全,支出保全费2520元、诉讼保全责任保险服务费2000元。
另查明:1.第三人张某2与案外人郑玉芬于××××年登记结婚,共同生育一子即被告张某1,郑玉芬因死亡于2019年9月23日办理户籍注销手续。2.2013年5月26日,原告周某出具《保证书》一份,载明其与张某1结婚后,二人每次发生矛盾,周某就用割腕、吃药(另载明自2010年1月至2013年5月20日期间周某吃药、割腕次数)来威胁张某1,使后者精神紧张恐惧,周某保证今后无法发生任何矛盾,不再采用上述方式进行威胁。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要求确认原、被告签订的《离婚协议》有效的诉讼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因履行上述财产分割协议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被告及第三人主张原告在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长期采用过激方法威胁被告及其家人,被告及第三人系在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情况下签订《离婚协议》及《情况说明》,应属无效。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于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并参照第九次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会议纪要内容,因民法总则施行前成立的合同发生的纠纷,原则上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婚姻关系虽与合同法调整的一般民事法律关系有一定区别,但离婚协议的性质在法律上仍属于合同,经双方合意产生,应受合同法调整;本案中原、被告协议离婚及第三人出具《情况说明》的时间均在民法总则施行之前,故应当适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及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一方以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才属于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当事人因意思表示不真实而订立合同的行为属于可撤销的行为,故对被告及第三人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对被告及第三人主张《离婚协议》及《情况说明》对补偿原告的回迁房约定不明的意见,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是否成立存在争议,人民法院能够确定当事人名称或者姓名、标的和数量的,一般应当认定合同成立。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本案中,原、被告协议离婚的时间是2015年12月1日,而涉案回迁房选房公告发布的时间是2020年6月20日,由于原、被告协议离婚时对用以补偿原告的回迁房坐落等详细信息无法具体明确,并结合第三人最终所选取的三套回迁房面积(分别为81.5㎡、101.51㎡、120.95㎡)客观上不存在混淆的可能性等因素,原、被告及第三人对《离婚协议》及《情况说明》中涉及的回迁房不存在指向不明的情况,对被告及第三人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对被告及第三人提出第三人承诺以其名下回迁房补偿原告的行为属于赠与,第三人享有任意撤销权的意见,本院认为,离婚协议中约定的赠与行为与合同法中单纯的赠与行为性质并不相同,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与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而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时达成的财产分割协议所涉及的赠与条款,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的分割等密不可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被告及第三人主张原告存在胁迫行为,但提交的《保证书》仅能反映出原告在2010年1月至2013年5月20日期间曾采取过过激行为,而原、被告协议离婚及第三人出具《情况说明》的时间是2015年12月1日,且被告及第三人并未举证证实原告的过激行为与原、被告签订《离婚协议》及第三人出具《情况说明》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另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离婚协议中涉及的财产赠与条款应优先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规定,第三人不享有合同法规定的任意撤销权。
对被告及第三人主张涉案房屋属于家庭共同财产,第三人无权代表其配偶对房屋进行处分,第三人承诺以回迁房补偿原告的行为系无权处分行为,《情况说明》应认定无效的意见,本院认为,第三人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共同共有关系存续期间,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一般认定无效。……”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并未将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行为认定为无效,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应优先适用物权法的相关规定;第三人张某2出具《情况说明》的行为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即使第三人的行为属于无权处分,也仅影响《离婚协议》及《情况说明》约定的合同义务是否能够实际履行,并不影响合同的效力。
综上所述,本案中,《离婚协议》系原、被告双方自愿签订,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并生效;对原告要求确认原、被告于2015年12月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有效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确认城投·湖畔四季城瑞园三号地块4幢505室房屋所有权归原告,及被告、第三人应协助配合办理涉案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涉案房屋尚未办理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权证,本院不能依据双方陈述及选房结果确定房屋所有权人及性质,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九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周某与被告张某1于2015年12月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
二、驳回原告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150元由原告周某承担7050元,由被告张某1承担100元,保全费2520元、诉讼保全责任保险服务费2000元由原告周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两年。

审判员张欣
书记员王亚

2020-11-2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