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与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5日35 1709字

南丰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婚约财产纠纷(2020)赣1023民初1540号

原告:吴某,男,1992年09月12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南丰县人,自由职业,住江西省南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炜祺,江西维尔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洋,江西维尔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徐某,女,1993年09月02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南丰县人,住江西省南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伟强,江西维尔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根据有效证据,结合当事人法庭陈述,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20年02月29日,原告吴某与被告徐某经人介绍相识后开始交往。03月22日,原告和亲戚朋友到被告家提亲后确立婚约关系,并给付彩礼10万元和见面礼6200元。05月04日,被告提出分手,并将彩礼10万元和亲戚朋友给付的红包钱8760元退还给原告。05月05日,被告表示已怀孕,双方同意复合后,原告将被告退回的彩礼和红包钱全部转回给被告(当日通过支付宝给付70000元,通过微信给付18760元,次日通过微信给付20000元)。06月26日,原告在南丰县喜迎门酒楼举办订婚宴席,宴请双方的亲朋好友,花去酒席费14600元和烟酒费5148元。订婚后,双方因家庭生活和经济等问题发生矛盾,并对胎儿的去留发生争议,07月31日晚上再次发生争吵后,被告决定离开。被告承认于08月04日至09日自行到南丰县中医院行引产手术。引产手术导致双方矛盾加大,至今未登记结婚。
另查明:1.原告认可被告已返还一只金手镯和一枚金钻戒指。2.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原告通往微信等方式陆陆续续给付被告30410元,其中部分款项用于购买金器饰品,还部分款的项用途双方持有不同意见。

本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因此,当婚姻关系不成立时,一方请求返还彩礼且符合上述情形的,应当予以返还。另外,《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十九条规定“双方已一起共同生活或已生育子女,因感情破裂而分手的,双方共同生活时间超过两年或已生育子女,因感情破裂提出分手或离婚的,一方要求返还彩礼的,不予支持。”本案中,原告吴某与被告徐某只按照当地习俗举行订婚仪式,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共同生活也不超过两年,符合法定的返还彩礼条件,故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返还彩礼,但返还的具体数额还应当参照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给付彩礼的数额、生育情况和当地习俗等因素综合确定。本案中,原告吴某与被告徐某同居生活时间虽然不长,但经历怀孕流产,对身心确有影响,故对原告主张返还全部彩礼,本院不予支持,彩礼只须酌情返还。本院结合双方同居生活的时间,给付彩礼数额、怀孕流产情况、引起退婚的事由和已返还金器饰品等情况,酌情确定被告返还原告彩礼60000元。关于原告主张的红包钱、酒席费、烟酒费和共同生活期间给付的其他款项,因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彩礼范畴,本院不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吴某婚约彩礼60000元;
二、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235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1617.5元,由原告吴某负担917.5元,被告徐某负担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李美云
书记员胡仙红

2020-11-2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