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某与沈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8日实务研究563029字阅读模式

济南市章丘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鲁0181民初6614号

原告:隗某,女,1988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济南市章丘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庆涛,山东百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沈某,男,1981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济南市章丘区。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1.××××年××月××日,沈某与案外人唐立萍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年××月22日双方协议离婚,协议第4条约定,婚后购买的迈腾车一辆(鲁A×××**)归男方所有,该车贷款由男方承担。××××年××月××日,沈某与隗某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2019年7月18日,隗某起诉离婚,案经审理,章丘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2月28日作出(2019)鲁0181民初550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隗某与沈某离婚。
(2019)鲁0181民初5506号民事判决书载明:鲁A×××**迈腾小轿车登记在案外人沈烈伟名下,隗某要求分割共同还贷部分,沈某不同意分割。因设涉及案外人利益,隗某表示另案处理,本案不予涉及;隗某与沈某结婚登记前,隗某共向沈某转款157200元、向济南景厨厨房设备有限公司(沈某个人独资,以下简称景厨公司)公户转账10000元,为购买货车支付车款33777.54元;隗某收到景厨公司货款38800元,沈某共向隗某转账31760元、通过景厨公司公户向隗某转账14600元。扣减沈某向隗某的转账及隗某所收货款后,婚前隗某为沈某共支出115837.54元。
2.2015年10月23日,沈烈伟以按揭贷款方式购置发动机号码为C52262的大众牌轿车一辆,价税合计189000元,车辆购置税16800元,共计205800元。车辆登记于沈烈伟名下,车牌号为鲁A×××**;按揭贷款期限三年,自2015年11月至2018年10月,每月偿还贷款3082.91元。××××年××月22日前,即沈某与唐立萍婚姻存续期间,沈烈伟将涉案车辆鲁A×××**转让给沈某,此后车辆贷款由沈某偿还。2020年9月,该车办理了过户手续,登记于沈立波名下,车牌号变更为鲁A×××**。××××年××月至2018年10月,隗某共计偿还涉案车辆贷款35390元,其中婚前偿还14550元,婚姻存续期间20840元,车贷已于2018年10月还清。
诉讼过程中,隗某与沈某均认可涉案车辆现有价值为10万元。
针对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和证据,结合当事人陈述以及本院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关于沈某购买涉案车辆的具体时间与价款。沈某主张涉案车辆系其借用沈烈伟名义购买,车辆首付款、贷款、购置税均由其缴纳,并提交发票与偿还贷款明细证实该主张。经质证,隗某对发票与还贷明细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不予认可。经审查,发票显示车辆购买方与纳税人均为沈烈伟,还贷明细亦未显示沈某偿还贷款,而且沈某曾在庭审中自认与唐立萍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沈烈伟大众迈腾车辆一部。因此,沈某关于借名买车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同时,根据现有证据以及认定的事实,无法确定沈某自沈烈伟处购置涉案车辆的具体时间及价款,而购置车辆的具体时间以及购置价款为本案裁判之关键,为减少本案当事人诉讼成本,节约司法资源,根据公平原则与诚实守信原则,参考涉案车辆购买时价格、二手车市场行情、车辆折旧率以及购置车辆的大体时间,本院酌定沈某自沈烈伟处购买涉案车辆的价格为174930元(205800元-205800元×10%×1.5年)。

本院认为,沈某于婚前购买大众轿车一辆,现登记于其名下,隗某于婚前、婚后代沈某偿还车辆贷款,事实清楚。隗某以民间借贷为由提起诉讼,实为双方离婚后针对涉案车辆的分割发生的纠纷,经本院释明隗某为此变更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围绕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事实,本案需要解决的焦点为:一是,隗某婚前偿贷款的性质;二是,隗某请求的合理性。
关于焦点一,隗某婚前偿贷款的性质。隗某主张婚前还款实际上是沈某向其借款,沈某对此予以否认。经审理,如上查明事实,隗某虽主张沈某于婚前向其借款还贷,但无借条等书面字据,且临近双方结婚登记之日,双方婚前资金往来频繁。因此,隗某自婚前第一次代沈某偿还贷款起,双方偿还车贷的行为系基于结婚为目的实施的共同还款行为,即婚前××××年××月至2018年3月,隗某还贷部分与沈某还贷部分均应计入夫妻共同财产之内。故,隗某关于借款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焦点二,隗某请求的合理性。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如上查明事实,案涉车辆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其次,参照《婚姻法解释三》第十条规定,“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依前款规定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案涉车辆虽不属于不动产,但涉案情形与法律规定类似,因此应当参照处理。本案中,案涉车辆登记于沈某名下,现已结清银行按揭贷款,并且隗某主张分割车辆价款,沈某主张物权所有,在考虑保持物权登记的稳定性、尽量发挥物权使用效能、满足各方生活所需等因素的情况下,本院认定该车辆归沈某所有。再次,该车辆虽系沈某婚前购买,但车辆所涉银行按揭贷款自××××年××月起双方基于结婚为目的共同偿还,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2018年10月才还清车贷,共同还贷金额共计43160.74元(3082.91元×14月),其中隗某的还贷份额对应的车辆部分应由沈某给予折价补偿。本院结合购置车辆时市场价格、共同还贷本息合计金额以及车辆现值,酌定沈某给予隗某折价补偿款12336.57元(43160.74元÷174930元×100000元÷2)。隗某主张车辆分割补偿价款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生效民事判决已认定涉案车辆另行处理,沈某主张不应对涉案车辆进行分割,理由不当,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上述法律法规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沈某支付原告隗某鲁A×××**号(原鲁A×××**号)大众牌轿车折价补偿12336.57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隗某过高部分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2元(减半计取),由原告隗某负担90元,被告沈某负担252元;诉讼保全费380元,由原告隗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乔振洲
法官助理王博
书记员焦玲

2020-11-2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