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某与董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24日73 3381字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沪02民终84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林某,女,1977年9月17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静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景奉涛,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一犀,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董某某,男,1978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静安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董某某和林某于2003年5月19日登记结婚。2009年10月董某某签订系争房屋买卖合同并将该房屋登记在其一人名下,购置房屋的总价款为2,350,000元(其中首付款950,000元,贷款1,400,000元)。
2012年1月,董某某与林某签订经上海市宝山公证处公证的《夫妻财产约定协议书》,约定系争房屋四分之一房产份额为董某某个人所有、四分之三房产份额为林某个人所有,银行贷款还款义务按照二人各自在上址房产中的产权份额承担。
2014年1月21日,董某某与林某在民政局自愿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系争房屋归董某某所有,林某放弃份额,剩余贷款由董某某一人承担。2014年8月21日,董某某与林某再次签订协议,约定“婚后房产仍按公证书执行”、“五、经济补偿与经济帮助:男方同意一次性向女方支付经济补偿和经济帮助金合计¥600万元(大写:人民币陆佰万元整),协议签订之日起每年按照10%来递增,该款项应于男方再婚之日前支付完毕;若女方先于男方再婚的,则男方无须支付上述款项。六、特别约定:男方若先于女方再婚的(包括未领取结婚证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之情形),本协议第五条将直接执行”。
2018年10月31日,一审法院就林某诉董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作出(2018)沪0106民初16588号民事判决书,双方均提起上诉。双方在该案审理中一致确认系争房屋截至2014年1月21日离婚时尚有贷款本金1,303,862.35元未归还,房屋价值按照8,300,000元进行处理。2019年3月29日,本院作出(2019)沪02民终288号判决,其中第三条为“现登记在董某某名下的上海市共和新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归林某所有,上址房屋所余贷款由林某负责偿还,林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给付董某某房屋折价款人民币1,749,100元,董某某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搬离上址房屋,并配合林某办理上址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因办理上址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产生的所有费用由林某负担”。

经查,董某某名下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闸北支行贷款账号XXXXXXXXXXX********、地址为共和新路******房屋贷款账户自双方2014年1月21日离婚后,共扣除贷款本金174,204.96元、利息248,501.89元,合计422,706.85元(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一审审理中,林某表示2019年4月的房贷已向董某某补偿并提供了一份与董某某于2019年4月14日的微信聊天记录。该聊天记录显示林某通过微信向董某某转账7,000元,转账的备注为“2019年4月份房贷”,董某某在聊天中陈述:“收到房贷四月份”、“从今天开始我不再居住3106室,一周之内搬清东西”。董某某对收到林某微信转账7,000元及聊天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笔钱款并非还贷补偿,而是林某支付给董某某提前搬离系争房屋的补偿款,其在收取微信转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备注内容,林某对董某某的说法不予认可。对此,一审法院认为,聊天记录及转账备注已清楚地显示林某支付该笔钱款的目的是为归还董某某为其垫付的贷款,董某某虽持不同意见但未能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故对该事实,一审法院予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董某某与林某经判决离婚,法院已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了分割,将系争房屋判归林某所有,且生效判决已经明确该房屋的剩余贷款由林某偿还,同时该份判决明确了剩余贷款的余额计算至2014年1月21日双方离婚时,故2014年1月21日之后的还贷义务应当由林某负担。关于林某主张还贷资金来源于董某某、林某共同生活期间的共同财产,由于其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形成证据链,故对其相关观点一审法院难以采纳,如其认为尚有未经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可另行通过合法途径进行主张。但根据林某提供的证据,其已于2019年4月14日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向董某某支付贷款7,000元,故对该部分应当予以扣除。另林某关于2019年5月的房贷已在执行中支付的辩解意见缺乏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董某某要求享受房产增值部分的诉求,由于(2018)沪0106民初16588号民事案件以及(2019)沪02民终288号民事案件已就该房屋扣除贷款后的现存价值进行了分割,故董某某再次主张房价增值部分权益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难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林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支付董某某垫付贷款费415,706.85元;二、驳回董某某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3,058.38元,由董某某负担1,779.85元,林某负担1,278.53元。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认为,在(2018)沪0106民初16588号及(2019)沪02民终288号案中,双方确认系争房屋分割时剩余贷款的截止时间节点为2014年1月21日,而系争房屋的价值是按照该案审理时的时间节点予以确定,并据此确定了上诉人应支付给被上诉人的房屋折价款。在2019年3月19日作出的民事判决书中主文明确“现登记在董某某名下的上海市共和新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归林某所有,上址房屋所余贷款由林某负责偿还……”,该判决书对判决之后的房屋贷款明确了承担人,但对2014年1月21日至判决之日止期间的贷款未作明确。鉴于该案系按照审理时的时间节点确定的房屋价值及房屋折价款,其中包括了对2014年1月至该时间节点系争房屋应付贷款的增值部分,故本院认为,该期间系争房屋的还贷义务不宜由上诉人一人承担。
根据本案及已生效判决查明事实,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4年8月2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对系争房屋的约定系对2014年1月21日《自愿离婚协议书》中该部分财产的变更,故系争房屋的份额约定自双方离婚时予以确定。从2014年1月21日至系争房屋分割期间,系争房屋维持双方按份共有状态,期间,双方已经离婚但均有使用房屋的情节,故系争房屋的贷款亦应按约承担。
关于2019年3月之后的系争房屋的剩余贷款,上诉人通过微信转账7,000元支付了4月份的贷款。被上诉人在二审中确认在执行中支付的9万元包含了2019年5月之后的贷款,上诉人主张2019年5月份的房屋贷款已在执行中支付没有相应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已垫付的贷款金额,本院综合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及本案在案证据予以认定。
关于上诉人认为系争房屋的还贷资金来源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共同财产的主张,没有提供充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该项主张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支付系争房屋占有使用费的主张,不是本案处理范围,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6民初40642号民事判决;
二、林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支付董某某垫付贷款费人民币353,131.38元;
三、驳回董某某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58.38元,由董某某负担人民币1,779.85元,林某负担人民币1,278.53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58.38元,由董某某负担人民币764.60元,林某负担人民币2293.7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翁俊
审判员王江峰
审判员熊燕
书记员王款

2020-11-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