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曲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28日实务研究461588字阅读模式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晋05民终129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男,1967年9月24日生,汉族,吉林省榆树市人,住晋城市,公民身份证号码×××。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曲某,女,1971年11月7日生,汉族,山西省运城市人,住晋城市,公民身份证号码×××。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曲某与被告王某原系夫妻关系。2008年5月22日,原、被告登记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婚后于1991年8月17日生有一子王**,归女方抚养,抚养费自负,男方有探视权。2、位于晋城市城区迎宾街1502号1-1-501室的房子及室内财产归女方所有……”。综合《离婚协议书》、房屋所有权证、物业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当事人陈述,《离婚协议书》中的晋城市城区迎宾街1502号1-1-501室房屋与房屋所有权证中的晋城市火车南站9号楼1单元501室系同一处房屋,房屋的现坐落为晋城火车南站小区4号楼1单元501室。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曲某与被告王某于2008年5月22日签订《离婚协议书》,并依此办理了离婚登记。被告王某抗辩其本意是将房子给孩子,因孩子未成年且随原告生活,才暂时协议归原告所有。被告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签订离婚协议的法律后果是明知的,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对其抗辩不予采信。虽然《离婚协议书》中的房屋坐落书写有误,但从原、被告名下房产状况来看,协议所指向的房屋是唯一的,不存在歧义。故认定双方于2008年5月22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离婚协议书》已经约定案涉房屋归原告曲某所有,原告要求被告协助办理房屋过户的请求系物权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制度的规定。因此,被告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不予采纳。原告要求被告协助办理案涉房屋过户手续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六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判决:一、确认原告曲某与被告王某于2008年5月22日签订《离婚协议书》有效;二、被告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之内协助原告曲某将晋城市火车南站9号楼1单元501室(晋城市房权证泽州县房字第XX**)过户至原告曲某个人名下。案件受理费2150元,由被告王某负担。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据此,曲某与王某已达成离婚协议,且该协议内容合法,为有效协议。王某应按照离婚协议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双方在协议中约定房屋归曲某,故王某应协助完成过户手续。王某上诉主张双方曾口头约定房屋归孩子所有,但并无证据证明,曲某亦不认可,故该主张不能成立,依法不予支持。王某上诉还主张本案已过诉讼时效,因双方在离婚后对房屋仍一直处于共同共有的状态,曲某向法院起诉要求王某协助办理过户,属不动产物权保护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故该主张不能成立,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上诉人王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段新娥
审判员  祁俊
审判员  杨丽珍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刘颖
书记员  刘 璐
 

2020-11-2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