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17日127 1779字

定州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婚约财产纠纷(2020)冀0682民初4005号

原告:范某,男,1986年7月7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玉兰,河北泰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某,女,1995年5月17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爱英,定州市顺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1.原、被告于2019年农历9月16日未办理结婚登记举行
婚礼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婚前双方已同居,同居的时间双方说法不一。原告有两个子女,被告有一个孩子。为子女的照看,双方曾有矛盾。现原、被告已分开生活。
2.关于购车款:2019年2月26日,在原、被告交往期间,被告李某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汽车一辆,总价款2263121元,当日支付首付113156元、完税24600元,并购买了保险。为被告购车,原告变卖自有汽车得款94000元打入被告朋友杨露账户,由李某签名支付了车款。同日原告通过支付宝给被告转款50000元。以上有被告购车公司出具证明及购车付款单及记帐凭证、转账记录、保险单证实。购车后自被告账户还车贷18个月。
3.关于彩礼,原告主张10万元,其中包括订婚20000元。原、被告发生矛盾后,曾有被告姐姐的公公马永彬调解过。从原告提交的马永彬录音及对李某的录音中,均确认曾给付过彩礼等,只是因返还的数额多少争执不下。在提及彩礼10万及购车款时,马永彬并未否认,只是强调不负责要回来、未经手购车款。给付彩礼是当地婚嫁风俗,结合双方的证据和陈述,认定婚前给付包括订婚在内的彩礼共计10万元。
4.原告在北京工作假日回家。被告在曲阳工作,白天在曲阳上班,下班后回定州。自2019年4月至2020年6月,原告共转给被告42557.8元,被告转给原告37620元。2020年6月22日的6000元和2000元两笔转款,原告退回给被告。6月24日转款被告成功转出,但没有支付凭证。被告提供2019年3月
至2020年5月30日微信支付宝付款页支出共计165474元,消费多为在曲阳县产生。
5.被告于2019年7月24日在曲阳第三医院做人流术支出约800元,无票据。2020年7月2日至7月4日到该院妇科治疗妇科疾病,支出3040.1元,有票据证实。
6.诉讼当中,依据原告保全申请,本院做出(2020)冀0682民初4005号民事裁定书,查封李某名下宝马轿车一辆,牌照号冀F×××××,期限一年。

本院认为,原、被告在交往过程中,原告为被告购车出资144000元,是为发展双方感情直至建立合法夫妻关系为目的的赠予。关于婚前原告给付的10万元,包括订婚礼20000元,结合证据及双方陈述,其性质认定为按民俗给付的彩礼。购车款及彩礼,均为缔结婚姻产生,现双方并未登记结婚,应适当返还。本案原、被告虽未办理结婚登记,但已经按习俗举行婚礼,并长期共同生活履行家庭义务,且同居期间被告流产就医身体受损,故酌定返还15万元。原、被告交往及共同生活期间,互有小额转账,均有生活支出。被告单方支付的165474元,因被告在曲阳工作,消费多在曲阳县产生,不能证实都与家庭支出关联,不能做为扣减应退款的数额依据。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第一百九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彩礼及购车款共计15
万元。
案件受理费2495元,保全费1020元,共计3515元,由原告负担1230元,被告负担228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于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上诉费4890元,上诉于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交纳执行标的款账户:开户名定州市人民法院,开户行农业银行定州支行,账号:50×××70。
交纳诉讼费账户(结算帐户):开户名定州市财政局,开户行农业银行定州支行,账号:50×××09。
上诉费帐户:开户名,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银行保定市西城支行,账号:10×××07。
原、被告将款项通过以上帐户支付的,将相关付款凭证提交本院,做为履行凭证。

审判员张文彩
书记员谢孟宇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