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与邹某1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4日实务研究1215942字阅读模式

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纠纷(2020)鄂0107民初85号

原告:张某(曾用名张某黎),女,1984年1月7日出生,汉族,湖北省监利县人,中国地震局地震研究所职工,住武汉市武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左先思,湖北敏讷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雨虹,湖北敏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邹某1,男,1979年8月24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武汉市人,武钢氧气公司职工,住武汉市青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某(系邹某1之父),男,1946年9月20日出生,汉族,湖北省武汉市人,退休职工,住武汉市青山区,一般代理)。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于2012年经人介绍相识,××××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一女孩,取名邹某2。由于原、被告婚后在生育方式和子女抚养的问题上发生矛盾,影响了夫妻关系,双方于2017年2月分居生活至今,在分居生活期间,婚生女邹某2随原告生活。2018年1月10日,原告以双方婚前缺乏了解,没有感情基础,双方长期处于分居状态为由,诉至本院要求离婚。本院于2018年4月作出(2018)鄂0107民初22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在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后,原、被告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原告于2018年11月1日以夫妻感情没有和好的可能为由,再次诉至本院要求离婚。本院于2019年7月29日作出(2018)鄂0107民初3549号民事判决书,准予原、被告离婚。原、被告对本院判决准予双方离婚不持异议,但对财产分割均有异议,双方均提出上诉。2019年11月20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鄂01民终10287号民事裁定书,撤销本院(2018)鄂0107民初3549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在本院重新审理期间,原告仍坚持离婚诉讼请求,被告表示同意离婚,但双方对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各持己见,无法达成调解。
另查明,原、被告的财产收入、支出情况如下:
(1)原告婚后在招商银行办理了尾号为1886的储蓄卡一张,截止2017年2月该卡内余额为2905.57元;2017年3月后,该卡内共计收入181138.67元,所有收入均为理财分红,无现金存入。
(2)根据原、被告分别提交的公积金流水,原告2014年3月至2020年6月的公积金总额为172193.17元[227132.47元+2568元-57507.30元];被告2014年3月至2020年6月的公积金总额为120482.10元[193745.36元-73263.26元]。
(3)依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参照原、被告各自向法院提交的银行帐户流水,原告2017年3月至2020年6月(共计40个月)的工资收入为300560.19元(已扣除原告退还给单位的档案奖9187.20元、党建奖10693.27元),月均收入为7514元;被告2017年3月至2020年6月(共计40个月)的工资收入为231615.67元,月均收入为5790.39元。上述两项共计184044.24元。
(4)原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截止2020年8月25日,原告购买的股票市值为4853元。
(5)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截止2020年8月26日,被告购买的理财产品活期富余额为11.56元、朝朝盈余额为2.97元。
(6)原告在与被告分居生活期间,为婚生女邹某2购买华夏华夏福两全保险及附加重大疾病保险一份,每年保费为2775.13元;购买华夏福临门年金保险及金管家年金保险一份,每年保费为12000元;原告已为上述两份保险缴纳四年的保险费用(2017至2020年),共计59100.52元[(2775.13元/年×4年)+(12000元/年×4年)]。
(7)原告在与被告分居生活后,原告为其本人购买同方全球[康健一生]终身重大疾病、同方全球附加恶性肿瘤疾病保险一份,每年保费为6307元。
在庭审中被告对原告为婚生女邹某2的保险支出费用不予认可;被告对原告为其本人购买的保险支出费用亦不予认可。另原告称招商银行卡中的钱款有部分来自婚前财产和父母对其个人的赠与,且被告父亲名下的30000元国债系夫妻共同财产,但被告均不予认可。被告认为原告隐瞒并转移了大量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对此不予认可。
又查明,本案审理期间,原告要求将放置在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建设十一路七星花园28栋704号房屋内的海尔吸尘器一台、格力空调三台、双立人厨房13件套、KK22F57TI218升西门子三门冰箱一台、窗帘四副,归其所有(上述物品已由被告提交照片且经原告确认);洗衣机一台、KDL-42W800A42英寸索尼电视机一台归被告所有。被告表示同意原告的上述意见。另被告表示不再要求原告返还沙发一个、桌子一张以及板凳三个,但要求原告将放置在原告处的本人及其父母的衣物等物品归还其本人。
再查明,原告婚前于2010年11月22日以买受人的身份与出卖人武汉山水美城置业有限公司签订《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一份(合同编号:昌100530104),原告购买了位于武昌区徐家棚徐东大街长江美墅6栋9层3室房屋(建筑面积89.82平方米)一套,房屋总价款754690元,首付房款484690元,原告以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的方式,向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东支行贷款270000元,贷款期限为30年,自2010年12月1日起至2040年12月1日止,共计360个月,还款方式为委托扣款方式,还款方法为等额本金还款法,每月偿还本金金额为1661.25元,利息按住房公积金实际贷款余额和利率计算。原告在归还上述房屋的贷款过程中,均是以存入现金再扣划的方式偿还贷款,没有扣用其个人住房公积金中的款项偿还贷款。原、被告登记结婚后,原告用于偿还贷款的汉口银行账户以现金存入八笔,共计金额91100元,转账付款一笔,金额为160287.78元。其中2014年3月31日现金存入4000元的活期存款存入客户确认签名为张某;2014年6月16日现金存入1000元、2014年6月18日现金存入4300元、2014年9月16日现金存入5600元、2014年12月13日现金存入5000元、2015年3月11日现金存入11400元的活期存款存入客户确认签名均为原告的母亲郭桃云;原告的母亲郭桃云于2015年4月2日10时03分56秒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原告在汉口银行偿还贷款账户付款160287.78元;2015年4月2日10时11分30秒现金存入56000元的活期存款存入客户确认签名为原告的母亲郭桃云;2015年4月3日存入3800元,无相应的凭证相对应。根据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东支行《储蓄历史数据查询》记载,2014年2月20日至2015年3月20日,上述房屋按月清偿贷款14个月,共计22834.30元;2015年4月3日一次性结清剩余贷款本息232107.18元。根据《武汉市房屋抵押记载信息单》记载,上述房屋于2015年12月2日注销抵押登记。2016年5月18日,原告以申请人的身份向武汉山水美城置业有限公司提交了其婚前名下武昌区徐家棚徐东大街长江美墅6栋9层3室房屋《武汉市商品房合同备案注销、更名申请审核表》,原、被告及原告的父亲张连佑、母亲郭桃云均到场在《武汉市商品房合同备案注销、更名申请审核表》中的“购房人退房、更名申请理由”栏内申请人签名处亲笔签名并摁手印,更名申请理由为“因家庭原因更名为父亲张连佑”。武汉山水美城置业有限公司同意原告的更名申请并在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备案。原告的父亲张连佑、母亲郭桃云依据更名后的《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编号:昌100530104),于2016年10月申请办理并取得武昌区徐东大街1号长江美墅6栋9层3室房屋的不动产权证书。
原、被告对上述房屋的备案合同已进行更名的事实均不持异议,但被告认为因当时原告正值怀孕期间是被迫在更名审核表中签名,婚后归还的房屋贷款系夫妻共同财产,要求分割上述房屋婚后共同还贷及相应的增值部分。原告则认为,上述房屋的实际出资人是原告的父亲、母亲,与被告登记结婚后的实际还款人也是原告的母亲。
以上事实有结婚证、婚生女出生医学证明、民事判决书、银行凭证、银行流水、公积金明细、奖金退还明细表、微信及支付宝明细、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公积金贷款借款合同、武汉市商品房合同备案注销、更名申请审核表、股票账户信息、保险合同、不动产档案信息、开庭笔录、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在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后,夫妻关系未得到改善,原告要求离婚,被告应诉后表示同意离婚,故原告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婚生女邹某2尚且年幼,且一直随原告生活,由原告抚养婚生女较为合适,故原告要求抚养婚生女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应配合被告行使探视权,具体探视时间和探视方式,可由双方另行协商。根据被告的月均工资收入5790.39元,每月支付婚生女邹某21448元的抚养费较为适宜。原告要求被告每年按照5%增加抚养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被告共同财产的分割。2014年3月至2020年6月,原告的公积金总额为172193.17元,被告的公积金总额为120482.10元。招商银行卡内共同存款为184044.24元。2017年3月至2020年6月,原告40个月的工资收入为300560.19元,被告40个月的工资收入为231615.67元。原告名下的股票市值为4853元。被告名下理财产品余额为14.53元。原、被告上述夫妻共同财产收入共计1013762.90元。
根据2017年、2018年、2019年湖北省人均可支配收入酌定原、被告每月支出为3000元,个人40个月支出为120000元,原、被告共计支出240000元。婚生女邹某2每月支出为3000元(含日常生活支出及就医费用),婚生女40个月(2017年3月截止2020年6月)支出为120000元。原告为婚生女邹某2购买两份保险,四年共计支出59100.52元。原、被告及婚生女邹某2的上述支出费用共计419100.52元。
现原、被告可供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为594662.38元(1013762.90元-419100.52元),原、被告各应分得297331.19元。
目前在被告名下的财产为:公积金120482.10元,工资收入111615.67元(工资总收入231615.67元,扣减被告支出费用120000元),理财产品余额为14.53,共计232112.30元。
目前在原告名下的财产为:公积金为172193.17元,工资收入及存款共计185503.91元(工资总收入300560.19元,存款184044.24元,扣减原告支出费用120000元,扣减婚生女邹某2支出费用120000元,扣减婚生女邹某2保险支出费用59100.52元),股票市值为4853元,共计362550.08元。
综上,原告应补偿被告65218.89元(362550.08元-297331.19元)。鉴于婚生女邹某2一直随原告生活,根据法律规定,离婚时双方协议不成,法院判决时应照顾子女及女方权益。本院酌定原告实际补偿被告60000元。
原告称招商银行中的钱款有部分来自婚前财产和其父母对其个人的赠与,并称被告父亲名下的30000元国债系夫妻共同财产,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达到其证明的目的,本院不予支持。被告称原告隐瞒并转移了大量的夫妻共同财产,但其提交的证据也不足以达到其证明的目的,故本院亦不予支持。
关于原、被告要求分割衣物等物品,本院认为,原、被告的个人衣物应归各自所有。关于原告要求将放置在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建设十一路七星花园28栋704号房屋内的海尔吸尘器一台、格力空调三台、双立人厨房13件套、KK22F57TI218升西门子三门冰箱一台、窗帘四副,归其所有(上述物品已由被告提交照片且经原告确认);洗衣机一台、KDL-42W800A42英寸索尼电视机一台归被告所有。被告表示同意上述意见,故本院予以支持。
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徐东大街长江美墅6栋9层3室房屋系原告婚前购买,在该房屋贷款全部结清后,原、被告及原告父亲张连佑、母亲郭桃云共同于2016年5月18日向武汉山水美城置业有限公司申请,要求将原告名下上述房屋的《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编号:昌100530104)更名为原告的父亲张连佑。原、被告及原告父亲张连佑、母亲郭桃云均到场在更名审核表亲笔签名并摁手印后,该房屋已更名至原告父亲张连佑名下,因此,该更名申请是原、被告对上述房屋相关权益的处分,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合法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被告以当时是被迫在更名审核表上签字为由,要求分割上述房屋婚后共同还贷及相应的增值部分的要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张某与被告邹某1离婚;
二、婚生女邹某2随原告张某共同生活,被告邹某1每月支付抚养费1448元,从2020年12月起至其独立生活时止;
三、被告邹某1每月探视婚生女邹某2两次,具体时间地点由双方自行协商;
四、原、被告个人衣物归各人所有;
五、原告张某名下的公积金、股票及存款归原告张某所有,被告邹某1名下的公积金、理财产品余额及存款归被告邹某1所有;
六、原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补偿被告邹某160000元;
七、原、被告放置于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建设十一路七星花园28栋704号房屋内的海尔吸尘器一台、格力空调三台、双立人厨房13件套、KK22F57TI218升西门子三门冰箱一台、窗帘四副归原告张某所有,洗衣机一台、KDL-42W800A42英寸索尼电视机一台归被告所有,被告邹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上述归原告所有的物品交予原告张某(上述物品已由被告邹某1提交照片且经原告张某确认);
八、驳回原告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00元,由原告张某负担100元,被告邹某1负担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李丽
人民陪审员商菠
人民陪审员谢曌
书记员宋婷

2020-11-26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