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凌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29日实务研究1241766字阅读模式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离婚纠纷(2020)京02民终991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女,1989年4月23日出生,汉族,北京长城电子装备有限责任公司职员,住北京市大兴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凌某,男,1988年7月31日出生,壮族,北京长城电子装备有限责任公司职员,住北京市通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国玉,内蒙古巨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凌某与王某于2017年12月26日登记结婚,婚后无子女,王某于2018年11月7日搬离双方共同住所,双方开始分居。
2018年6月28日,凌某通过工商银行替王某交纳税款,两笔共计45602.74元(凌某主张45583.77元),王某予以认可,向法院提交银行明细显示,2018年5月17日,深圳市国富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向王某建设银行账户转账45603元,王某认可该笔款项未打给凌某,此笔款项是彩礼钱。
庭审中,王某认可自2017年11月23日起至2018年11月2日期间,凌某通过银行、支付宝、微信向王某转账共计136622元。

王某提交平安银行信用卡交易记录、招生银行信用卡交易记录、支付宝交易记录、工商银行流水、微信交易记录证明支出情况,分开时还剩40000元及分开后的消费,凌某对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王某消费过高,且分开后的消费不能视为共同生活支出。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转账记录及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夫妻关系的存续应以感情为基础。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经法院调解后,凌某坚持离婚,王某亦同意离婚,法院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凌某要求与王某离婚的诉讼请求,应于准许。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庭审中,双方认定2018年11月7日,王某搬离共同住所,故法院认定双方届时已经分居。
针对双方提出的共同财产分割问题,结合庭审意见及双方陈述,双方分居之时王某银行卡中尚余40000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王某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该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法院认定应依法分割。
针对凌某主张的税费问题,经核算金额应为45602.74元,庭前问话笔录中,凌某表示该笔费用包含于原告父母给双方共同过日子的钱。王某向法院提交银行明细显示,2018年5月17日,深圳市国富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向王某建设银行账户转账45603元。2018年6月28日,凌某通过工商银行替王某交纳税款,两笔转账共计45602.74元(凌某主张45583.77元)。王某认可该笔款项未打给凌某,且该笔款项亦不在庭审中王某所述的40000元款项中,王某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笔款项的去向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法院认定其为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分割。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钻戒、黄金对戒,双方在一审法院均未提及,更未对此提出请求,故二审不予处理。关于两台海尔净水器,双方在一审法院明确表示:“同意一人一个,不需要法院处理。”现王某上诉称一审法院未对该财产作出处理,没有事实依据。
关于凌某替王某交纳的税款45602元(此后王某所在单位已还给王某)及分居时王某卡内尚余的40000元,均为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款项,故一审法院认定为双方共同财产并无不当。王某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该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应当依法分割。王某对上述款项均认可,但不认可是共同财产,不同意分割,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在一审法院审理中,王某认可自2017年11月23日起至2018年11月2日期间,凌某通过银行、支付宝、微信向王某转账共计136622元,明确表示“对真实性没有异议”,现其上诉称其中有40000元份子钱系现金存入,并据此认为一审法院事实不清,其主张缺乏事实依据。
综上所述,王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0元,由王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时霈
审判员王磊
审判员胡珊珊
法官助理余未
书记员付鑫裕

2020-11-30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