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某与焦某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15日36 1753字

肃宁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婚约财产纠纷(2020)冀0926民初1228号

原告:苗某,男,1998年8月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肃宁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然,女,河北旭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焦某,女,1996年5月15日出生,汉族,农民,住肃宁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铁乐,河北秦镜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对原、被告没有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原告经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原告于2017年11月25日给付被告1.1万元,××××年××月5日原告给付被告13万元。2018年10月1
—7—
日原、被告举行结婚仪式。2020年6、7月份原、被告分开生活。
本院对原、被告有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
被告陪嫁的物品有在中联电器商场购买的家电价值15200元,包括小天鹅滚筒洗衣机、长虹彩电、美菱冰箱、格力空调,赠品为刀具、整理箱,有中联电器商场销售凭证予以证实,被告主张折价10000元。原告认可除赠品外,均在原告处;家具有欧式沙发一组、茶几一个、电视柜一个、餐桌一个、餐桌配套椅子六把、六开门衣柜一个,未提交票据。被告主张折价20000元,原告认为被告主张的折价数额过高。后经询问原告,原告认可上述家电和家具按被告主张折价30000元,同意从彩礼中扣除。
原、被告婚纱摄影支出4188元,由被告支付,有被告提交的两张转入“可可里拉旅拍……”转账记录截屏可以证实。原告称其姐姐向原告转款5000元用于拍摄婚纱照,证据不足,对于原告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被告转给原告母亲4400元,有转账记录截屏予以证实,被告称转给原告母亲的4400元系因被告支付限额,在购买家具时不能支付,原告母亲替其垫付的,未提交相关证据,故对于原告所称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和被告提交的微信转账详情、原被告在广州生活期间缴纳房租的收据,能够证实在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原、被告均负担了部分生活支出。原、被告认可在共同生活期间也均有收入。

本院认为,给付彩礼是我国的民间婚俗,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为的给付。本案中,原告共给付被告14.1万
—8—
元,均系以结婚为目的给付的款项,因此应认定为原告给付被告的彩礼。被告主张其中的1.1万元为赠予,后来给付的13万元中的3万元为购买三金的款项,也视为赠予,不应认定为彩礼,没有证据,对其上述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故对原告要求返还彩礼的主张应予支持。但鉴于原、被告虽未登记,但举办了结婚仪式并共同生活近两年,且被告确有因共同生活购买家电、家具和婚纱摄影等支出,故彩礼不宜全部返还。原告认可被告主张的陪嫁折价3万元,系其真实意思表示,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结合本地风俗,根据原、被告共同生活的时间、结合实际情况及合理性,考虑物尽其用原则,被告主张的陪嫁物品不再取回,归原告所有;原告主张的彩礼由被告酌情返还,本院认为以返还60000元为宜。被告主张彩礼已全部花完,但原、被告在共同生活期间均有收入,且相互之间有资金往来,因此不能说明被告全部花费均为彩礼,故对被告不返还彩礼的主张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9—
一、被告焦某返还原告苗某彩礼60000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60元,被告焦某承担650元,原告苗某承担9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扫描下方二维码自行网上上诉立案及进行其他网上诉讼操作,或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张建宁
书记员闫佩佩

2020-12-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