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与张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18日实务研究612755字阅读模式

营山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川1322民初2867号

原告:陈某,女,1965年5月2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营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开俊,四川营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某1(曾用名张某2),男,1949年3月1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营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冉斌,四川斌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雨。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告陈某、被告张某1于××××年起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后双方于2017年6月12日经营山县人民法院调解离婚,法院随后制作了(2017)川1322民初1469号民事调解书,调解书载明:原告陈某与被告张某1离婚。离婚案件庭审中,原告曾表示放弃夫妻共同财产,但没有明确具体表明有什么共同财产,离婚协议中也没有对共同财产进行处理。
被告张某1与案外人张某3、张某4(曾用名张某5、张某6)系兄弟姊妹关系,其父亲张某7于1987年6月去世,母亲黄某1于1976年2月去世,三兄弟姊妹继承其父母所有的坐落在营山县××街××号房屋,建筑面积49.45㎡。三人于1987年10月14日申请房屋所有权登记,登记后,房屋所有权证号为:营房字第1××6号,房屋地址:纸市街××号;建筑面积49.45㎡(实际面积与登记面积不符)。1994年2月19日,张某3、张某4与被告张某1就上述祖业房产签订了《祖业房产送约协议书》,并在营山县公证处办理了《公证书》[(94)营证字第530号],该协议约定“……张某3、张某4愿将营山县×××街×号,共计49.59㎡转送大哥张某1继承居住受理,其原因……经张某3、张某4二位多次商量及切实的处理正式决定一次性送给大哥张某1继承居住受理,产权也相继转送,张某3、张某4永不后悔……”。办理公证后,原、被告自愿给弟、妹各补偿了6000元。
另查明,为实现营山县总体规划,加快旧城改造,案外人四川省营山县荣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拆迁单位与被告张某1作为被拆迁人于1999年11月20日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书》,协议约定拆迁×××街×号房屋,98.45㎡,其中底层临街营业用房34㎡、住房面积64.45㎡。约定安置被告张某1坐落在纸市××街××幢××号××层临街营业房约37㎡,×幢×单元×层×号住房约109㎡。事后实际安置营业用房37.37㎡,住房110.01㎡,按当时拆迁相关政策,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各项费用品迭后,张某1补差款55175.38元。该款由原告陈某和被告张某1共同支付。接房后,原、被告共同对安置房屋进行了装饰装修,并居住使用。
经审理查明,2019年,因县城“城市双修”工程,房屋征收项目需要。被告张某1将原与四川省营山县荣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拆迁安置的营业房和住房,作为被征收用房与营山县人民政府征收办分别签订了《营山县房屋征收货币补偿协议书》,并自愿放弃征收房屋产权和房屋安置,选择货币补偿。营业用房共补偿1192918元(临街底层营业房补偿款1134180元),住房共补偿863867元(住宅补偿款607695.24元),包含了对装饰装修、搬迁费、停产营业、临时安置费、政策补贴等费用的补偿,营业房及住房的房屋补偿款共计1741875.24元。现被告张某1履行了搬迁义务,但政府征收补偿款还未支付。

本院认为,本案首先应明确涉案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归属问题。涉案房屋的前身是被告张某1父母购买县××街××号房。当时登记面积为49.45㎡。被告张某1父母于原、被告结婚前去世。涉案房屋的前身系张某1三兄妹共同继承的遗产。因此,在1987年申请登记时,登记为三人共有。原、被告结婚后,该房屋部分系张某1的婚前财产。1994年被告张某1的弟妹将继承的遗产房屋份额明确赠送给被告张某1,并对协议进行公证。此时张某1对涉案房屋的前身享有全部权利。赠与后,原、被告用共同积蓄给被告弟妹一定补偿,不影响房屋所有权的性质。但应考虑原告对被告张某1取得该财产付出了一定的财产补偿款。1999年四川省营山县荣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为了城市规划。将涉案房屋的前身拆迁并补偿安置营业房一间和住房一套,即案涉房屋。原、被告原系夫妻关系,在离婚诉讼中,原告虽曾表示在协议离婚时,放弃共同财产的分割权利,但在法院审理终结时,没有对共同财产的具体标的物进行明确的分割。因此,应视为在离婚诉讼中,没有对夫妻共有财产进行分割。离婚后,被告没有处分共有财产,也未转移、隐藏共同财产。现共有财产在2019年被征收,且现征收协议正在履行之中,补偿款还未兑现。原告依法提起诉讼主张权利,没有超过诉讼时效3年。被告辩称原告即使没有主张分割共同财产,现提起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有权利分占部分共同财产。拆迁时,原、被告虽然没有明确具体份额,但客观上原、被告共同对涉案房屋投入了资金。涉案房屋有部分权利应属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有权分割涉案被征收房屋的补偿款。
其次,明确原告是否应分割涉案房屋的权利。综上所述,原告陈某有权分割征收张某1名义房屋的拆迁款。但考虑被征收房屋的前身系张某1个人所有,原告有权分割在共同生活期间原、被告共同支付拆迁安置房的补差款及房屋装饰装修款。原告在涉案被征收房屋补偿款的相应份额的确认。综合考虑涉案房屋的来源,第一次拆迁时房屋本身的价款和补差款以及装修款的数额,原、被告共同生活期间的家庭现状,征收后被告及其子女需再次购房居住生活等因素,本院酌定由原告分占营业房和住房补偿款中的20万元。其余补偿款归被告张某1个人所有。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陈某和被告张某1共同所有的坐落在营山县××街××幢××号××层营业房和×单元×层×号住房的房屋征收补偿款,由原告分占200000元(该补偿款由被告领取后三十日内向原告支付),其余补偿款归被告张某1所有。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900元,由原告陈某负担4750元,被告张某1负担21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判决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应当依法按期履行。逾期未履行的,权利人申请执行后,人民法院依法对相关当事人采取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名单、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刘苍
法官助理李林艳
书记员张若馨

2020-12-03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