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与张某1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4日实务研究1181493字阅读模式

睢宁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婚约财产纠纷(2020)苏0324民初7254号

原告:李某,男,1989年2月5日生,汉族,住睢宁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尤跃,睢宁县财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张某1,女,1992年8月18日生,汉族,住睢宁县。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收据、谈话笔录等证据。原告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给付原告彩礼现金20000元及金戒指一枚的事实。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在上述证明范围内依法予以认定并在卷佐证。被告当庭未提交证据。
根据当事人陈述及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案件事实如下:原告李某与被告张某1于2018年1月经他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不久即同居生活。双方于2018年4月19日按当地风俗举行了订婚仪式。订婚时原告为被告购买了金戒指一枚并经案外人庄素珍手给付被告彩礼现金20000元。××××年××月××日,原告花费6500元为被告购买了宗申A17全封闭电动三轮车一辆。
另查明,双方同居期间,被告于××××年××月××日在睢宁县卫生院生育一女,取名张某2。2019年8月,原、被告双方因举行婚礼事宜、孩子上户口及抚养子女等问题发生争执导致分手。双方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彩礼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缔结婚姻关系为目的,在订婚时由男方家庭按照当地习俗给付女方的数额较大的金钱或者“三金”等。结婚过程中给付的上、下车礼、改口费、磕头礼;一方为对方购买的衣服、手机、电动车等表达感情物品;举办订婚及结婚仪式所花费的钱财;男方去女方家购买的烟、酒、食品等一般不认定为彩礼。原告在双方订婚时给付被告的现金20000元、金戒指一枚均系为将来缔结婚姻目的所为的给付,均属彩礼范畴。原告于××××年××月××日为被告购买的宗申A17全封闭电动车不是订婚时为将来缔结婚姻目的所为的购买给付,不属彩礼范畴。原告主张订婚时为被告购买了金项链一条。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并辩称金项链系自己购买并提交了转账记录。原告未提供购买该金项链的相应证据,且该金项链系××××年××月购买并非订婚时为将来缔结婚姻目的购买,本院对该金项链的性质不予认定。关于原告主张的微信转账也不是发生于订婚期间,且原告自认微信转账系双方共同生活期间本人的工资收入,故微信转账亦不属彩礼范畴。关于原告主张的“四季礼”为烟酒、食品等折价10000元,因该“四季礼”的给付发生于双方订婚之后,且原告未合理说明该“四季礼”的性质,本院对此不予认定。彩礼返还问题应综合考虑彩礼的用途、男女双方是否同居生活等诸多因素。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共同生活一年有余,且双方共同生活期间,被告生育一女,现独自抚养。综合考虑彩礼的数额,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长短,双方分手的原因及双方分手后被告独自抚养子女的现状,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对自身诉讼权利的放弃。
综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75元,由原告李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张刚
法官助理王缆
书记员胡梦晓

2020-12-08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