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某与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8日69 1832字

武胜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川1622民初3009号

原告:易某,女,1971年8月2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武胜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文志同,武胜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告:刘某,男,1972年11月1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武胜县。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年××月××日,原、被告自愿在武胜县××镇××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婚后,双方生育了两个女儿(均系在校学生,主要由被告在承担子女抚养费)。2018年9月10日,原、被告在武胜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并自愿签订了《离婚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六、因协议人易某身患风湿关节炎,至终身病残,需长期治疗,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由刘某给付易某补偿金10万元,此款定于本协议订立当天给付5万元,其余5万元于2019年9月1日开始,每年9月1日定时给付1万元,直至付清为止;另外,刘某从2018年9月10日开始,每月10日定时给付易某生活费、治疗费1000元;如易某将来再婚,自再婚结婚登记后,刘某停止支付治疗费、生活费;如易某未能再婚,刘某必须给付易某治疗费、生活费至易某身故为止。一旦刘某停止给付上列费用,由此引起的诉讼费、律师费等由刘某负责赔偿2万元经济损失。七、本协议签订后,刘某给付易某现金5万元,当时双方共同到武胜县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手续,如一方反悔,应当赔偿对方损失费1万元……”。该协议签订后,被告仅按约支付了原告补偿费5万元和从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的每月涉案生活费、治疗费1000元,其余到期款项未支付。
另查明,原告系肢体二级残疾,尚未再婚。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本案原、被告自愿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在原告主张的补偿金5万元方面,因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明确约定“其余5万元于2019年9月1日开始,每年9月1日定时给付1万元,直至付清为止”,按照该约定,原告主张的补偿金仅2019年度和2020年度合计2万元到期,余下3万元并未到期,故对原告主张的到期债权即2万元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同理,在原告主张每月生活费和治疗费1000元方面,因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明确约定了给付条件、期限和方式,而本案被告仅从2019年9月至今的该项费用未支付,之后的费用应以条件成就和期限到期后主张为宜,故对原告主张从2019年9月至2020年11月的生活费和治疗费即1.5万元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在原告主张的赔偿款2万元方面,因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明确约定“一旦刘某停止给付上列费用,由此引起的诉讼费、律师费等由刘某负责赔偿2万元经济损失”,该约定应理解为被告违约而造成原告经济损失即诉讼成本支出,而在庭审过程中,原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均明确表示本案属法律援助案件,未收取任何费用即未造成原告实质上的经济损失即诉讼成本支出,故对原告主张的该项费用,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易某支付补偿金2万元;
二、被告刘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易某支付生活费和治疗费1.5万元;
三、驳回原告易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判决生效后在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案件受理费1550元,减半收取计775元,由原告易某负担387.5元,由被告刘某负担387.5元(原告易某已预交案件受理费775元,被告刘某在履行义务时,一并支付给原告易某38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判决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应当依法按期履行。逾期未履行的,权利人申请执行后,人民法院依法对相关当事人采取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名单、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涂胜
书记员刘欣宇

2020-12-09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