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某与王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4日实务研究1101237字阅读模式

邵东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后财产纠纷(2020)湘0521民初5005号

原告(反诉被告):宁某,女,1992年9月18日出生,汉族,住长沙市望城区。
委托代理人:唐平平,邵东市东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反诉原告):王某1,男,1991年9月26日出生,汉族,住邵东市。
委托代理人:曾仲红,邵东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经审理查明,原告(反诉被告)宁某与被告(反诉原告)王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女孩王某2,2019年11月11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及债务的约定为,位于长沙市望城区××路××栋××号房屋和湘AB××**汽车归宁某所有,共同债务(欠宁某父母)170426元,由王某1分24个月偿还。同日,由宁某拟稿,双方签订离婚补充协议,其主要内容为,澳海澜庭65栋2203号房屋归王某2所有,宁某再婚前应当将房屋过户到王某2名下;湘AB××**汽车归王某1使用,但不得转卖、赠送,否则,宁某有权收回汽车。王某1在经营的一家公司(投资30万余元)的归属,没有书面约定。离婚后,汽车一直由王某1使用,王某1已偿还债务1万元。
上述事实,有离婚证、离婚协议书、离婚附加协议、车辆登记表及当事人的法庭陈述予以证明,可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离婚后财产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是民事主体通过意思表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的行为”,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未经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民事法律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原告宁某与被告王某1离婚协议中的债务分摊条款和离婚附加协议,合法有效;其财产分割条款,因离婚附加协议的变更而失效。婚姻家庭的伦理性,决定着离婚协议不同于其他民事协议,不能简单机械地判定其是否显失公平。况且,即使显失公平,若无乘人之危情形,也不得请求撤销。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百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反诉被告)宁某与被告(反诉原告)王某1在离婚协议中签订的债务清偿条款合法有效;
二、被告王某1自本判决生效的下月起,每月1日清偿原夫妻共同债务7000元,至余欠160426元清偿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宁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反诉原告王某1的反诉请求。
案件受理费200元(含反诉费,均减半收取),由原告宁某、被告王某1各负担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罗佑荣
代理书记员申旖旎

2020-12-09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