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某与朱某1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4日41 1651字

海城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离婚纠纷(2020)辽0381民初8124号

原告:范某,女,汉族,1980年1月3日出生,住辽宁省海城市。
被告:朱某1,男,汉族,1977年10月8日出生,住辽宁省海城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男孩朱某2(××××年××月××日出生)。原、被告婚后因双方性格不和,为家庭生活琐事发生口角,致使夫妻感情不睦。2019年6月24日,原告范某诉至海城市人民法院,要求与被告朱某1离婚。2019年9月25日,本院作出(2019)辽0381民初584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范某要求与被告朱某1解除婚姻关系的诉讼请求。但原、被告并未和好,双方于2019年2月分居至今。原告提供的证据有:1、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两份;2、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一份;3、户口本复印件三张;4、钱鑫证人证言;5、(2019)辽0381民初5847号民事判决书一份。所证事实足资认定,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朱某1未提供证据。

本院认为,婚姻关系的存续应当以感情为基础,判决是否准予离婚应当以夫妻感情破裂与否为据。本案的原告范某曾于2019年6月24日向本院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在本院作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后,双方仍未和好,自2019年2月起分居至今,可见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故对原告范某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由被告朱某1抚育婚生子朱某2的诉讼请求,因在原、被告双方分居期间,朱某2一直同其父朱某1共同生活,考虑未成年子女的生活环境不宜发生巨大变化,避免影响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故婚生子朱某2继续由被告朱某1抚育为宜,原告范某应给付抚育费。庭审中原告范某自认分居期间朱某2的生活费均是由被告朱某1承担,故原告应自2019年2月起支付抚育费至子女经济生活独立时止,结合本地生活水平以及原告每月2000元的收入状况,确定原告范某每月给付子女抚育费500元。庭审中原告范某自愿放弃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系其对权利的自行处分,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有以下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两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第三十七条“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范某与被告朱某1离婚;
二、婚生男孩朱某2由被告朱某1抚育,原告范某自2019年2月起每月给付抚育费500元至子女经济生活独立时止。
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原告范某承担。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上诉费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赵业伟
书记员曹妍

2020-12-15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