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某1与喻某2抚养费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18日法律文书361610字阅读模式

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鄂0102民初5405号

原告:喻某1(曾用名:喻子轩),男,2010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
法定代理人:徐某,女,1982年4月24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系原告喻某1的母亲。
被告:喻某2,男,1975年3月18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

本院查明的事实如下:喻某2与徐某原系夫妻关系,婚内于××××年××月××日生育一子喻某1。2019年6月11日,喻某2与徐某协议离婚,双方签订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约定:儿子喻某1归女方抚养,离婚后男方每月10号前将小孩的抚养费(含生活费、教育费及医疗费)人民币7000元整直接打入女方指定银行账户内,直到小孩完成学业为止。协议还约定有其他内容。上述协议签订后,喻某2仅于2020年1月21日向徐某转账10000元;于2020年1月24日向徐某转账10000元;于2020年1月26日向徐某转账1000元;于2020年2月14日向徐某转账1000元;于2020年3月29日向徐某转账2000元;于2020年5月1日向徐某转账2000元;于2020年6月17日向徐某转账3400元;于2020年7月29日向徐某转账1800元;于2020年8月15日向徐某转账3500元;于2020年9月15日向徐某转账3500元;于2020年9月18日向徐某转账2900元;于2020年10月14日向徐某转账3500元;上述款项合计44600元。

本院认为:喻某2与徐某签订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第三十七条“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及《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的规定,结合《自愿离婚协议书》中“儿子喻某1归女方抚养,离婚后男方每月10号前将小孩的抚养费(含生活费、教育费及医疗费)人民币7000元整直接打入女方指定银行账户内,直到小孩完成学业为止”的约定,对于喻某1主张的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期间11个月的抚养费77000元,虽然喻某2于2020年1月21日至2020年10月14日期间向徐某转账合计44600元,但喻某2表示其中过年期间支付的20000元不算生活费,是额外给的,所以扣除上述20000元后,喻某2尚欠截至2020年5月的抚养费52400元(77000元-24600元=52400元)。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喻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喻某1支付截至2020年5月的抚养费52400元;
二、驳回原告喻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喻某2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被告喻某2负担。因上述费用已由原告喻某1预交,故被告喻某2在支付上述款项时,将上述费用一并支付给原告喻某1。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王雪涛
书记员胡心慧

2020-11-0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