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某1与赵某2、赵某3法定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16日42 3196字

石首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鄂1081民初681号

原告:赵某1,女,2013年8月28日出生,汉族,湖北江陵县人,住址湖北省江陵县。
法定代理人:陈某,女,1982年1月26日出生,汉族,湖北江陵县人,住址同上,系原告母亲。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秀英,重庆道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2,女,1970年8月15日出生,汉族,石首市人,住址石首市。
被告:赵某3,女,1970年5月17日出生,汉族,湖北公安县人,住址湖北省公安县。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涛,湖北新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赵金海与原告赵某1的母亲陈某于××××年××月××日结婚,婚后于2013年8月28日生育原告赵某1,双方于2017年1月20日经石首市人民法院(2017)鄂1081民初88号民事调解书调解,自愿达成如下协议:陈某与赵金海离婚;婚生女赵某1由陈某抚养,赵金海不承担抚养费。赵金海在苏州市务工期间,于2020年5月23日因意外身亡,2020年5月25日,陈某、徐凤兰、赵某2、赵某3代表受害方与施工方协商,达成并签署《赵金海意外身亡赔偿协议书》,约定:由施工方一次性赔偿丧葬费、供养亲属抚恤金、一次性意外身亡补偿金(即死亡赔偿金)、以及处理事故的交通费、误工费等一切赔偿费用共计人民币180万元。同时,签署《承诺书》:“关于赵金海意外身亡赔偿全部费用共计180万元,本人徐凤兰、赵某2、赵某3、赵某1、陈某已自行协商赔偿款分配事宜,并保证将赵某1赡养费(指抚养费)、教育、生活支出等全部费用支付到位,若由此引发的争议与赔偿方无关,特此承诺”。协议签订后,陈某作为原告赵某1的监护人领取赵金海死亡赔偿金11万元,并代为保管;徐凤兰、赵某2、赵某3共同签署收据,收到赵金海死亡赔偿金50万元,由赵某2领取并保管;徐凤兰、赵某2、赵某3共同签署收据,收到赵金海死亡赔偿金39万元,由赵某3领取并保管;赵某3签署收据,收到赵金海死亡赔偿金80万元,由赵某3领取并保管;上述协议书、承诺书、收据均有见证人付某、文某(均系赵金海姐夫)签字确认。
另查明,赵金海意外身亡后,其前妻陈某、三个姐姐及亲朋好友等十多人在苏州处理赔偿事宜,其中部分乘车、部分自驾车二辆前往,回程时另租车二辆,交通费用、租车费用及途中生活支出共计57900元;亲朋好友为赵金海赔偿事宜及丧事,前后误工8天、10天不等,经核算误工费用39610元;在家为赵金海举办葬礼、丧事、墓碑等费用54558元;偿还赵金海生前所欠债务合计78500元;被告赵某2、赵某3为应诉,聘请律师费用20000元;上述费用合计250568元均由被告赵某2从领取的50万元赔偿款中予以支付。
再查明,赵金海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原告赵某1,第二顺序继承人为三个姐姐,即大姐徐凤兰、二姐被告赵某2、三姐被告赵某3。被告赵某3的户口迁至公安县时,自认是户籍登记错误,造成其身份证的出生年月早于二姐。
综上,原告赵某1待赵金海身后事处理完毕后,要求二被告分配该笔赔偿款,遭到二被告拒绝。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原告赵某1诉至法院。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身份证、户籍复印件、赔偿协议书、承诺书、收款收据、民事调解书、准生证、处理后事的费用清单及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赵某1以法定继承纠纷起诉,后申请变更为不当得利纠纷,经审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他人没有法律依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故本案应为:不当得利纠纷。死亡赔偿金是死者在死亡后由造成损害结果发生的一方给死者近亲属所造成的物质性收入损失的一种补偿。死亡赔偿金具有经济补偿和精神抚慰性质。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为死者的近亲属,其内容是对死者劳动收入的丧失所给予的财产性补偿,是补偿给死者近亲属的,而不是死者本人,不属于死者的遗产,死者生前债务应由继承死者遗产的继承人,以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清偿债务。死亡赔偿金是赔付给死者近亲属的,关于近亲属的相关规定,参照《继承法》中法定继承的顺序,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第二顺序继承的亲属就不能够请求分配。本案中无争议的事实为:1、赵金海死亡后得到的赔偿金为180万元,陈某领取并占有11万元,被告赵某2领取并占有50万元,被告赵某3领取并占有119万元;2、赵金海死亡后的丧葬费用54558元。
关于原告赵某1因被告赵某2、赵某3不当得利所遭受的损失。原告赵某1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在赵金海死亡时,年满7周岁,尚需11年抚养,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即26422元×11年÷2人=145321元,属被抚养人生活费,予以支持;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即42359元×20年=847180元,予以支持;原告赵某1的父亲赵金海去世,给其幼小的心灵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酌情考虑补偿其精神抚慰金50000元;综上,原告赵某1应获得1042501元赔偿。
关于双方有争议的交通费、误工费、律师代理费、赵金海生前债务等问题。原告对交通费、误工费的发生无异议,但认为费用过高,本院认为,交通费57900元,有费用明细,原告亦认可,本院予以采信;误工费39610元,有费用明细,原告亦认可,本院予以采信;律师代理费20000元,非死亡赔偿金赔偿的范围,且原告不予认可,本院不予支持;赵金海生前债务78500元,赵金海的死亡赔偿金是给其近亲属的补偿,非其遗产,债权人无权要求用死亡赔偿金来偿还。
关于被告赵某2、赵某3辩称,要求赔偿给原告赵某1的财产进行监管。本院认为,陈某与赵金海调解离婚后,陈某作为原告赵某1的母亲,也是其法定监护人,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是法律赋予她的职责,他人在无法定理由前无权剥夺她的监护职责,故对被告赵某2、赵某3财产监管的意见,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赵某2、赵某3辩称,赵金海的死亡赔偿金,经过三个姐姐及亲朋好友艰苦的谈判多争取到赔偿款,要求分配的意见。本院认为,赵金海的死亡赔偿金共计180万元,先扣减原告赵某1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的赔偿款1042501元,再扣减丧葬费用54558元、交通费57900元、误工费39610元,余605431元属于多争取的赔偿款,由赵金海的近亲属原告赵某1、徐凤兰、被告赵某2、被告赵某3四人均分,原告赵某1分得151357元。
综上,原告赵某1应获得的赔偿金为1083858元(已扣减陈某领取的11万元),由被告赵某2在领取的赔偿金347932元(已扣减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被告赵某3在领取的赔偿金119万元中承担连带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笫十七条、笫十八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赵某2、赵某3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赵某1因赵金海死亡而得到的赔偿金1083858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原告赵某1其他诉讼请求。
三、案件受理费简易程序减半收取9555元,由原告赵某1负担2962元,被告赵某2、赵某3负担659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及代理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刘波
书记员刘元

2020-11-0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