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波与熊某、蒋某赠与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29日法律文书401713字阅读模式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湘0111民初9943号

原告:何波,女,1980年3月11日出生,瑶族,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俊,湖南迈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熊某,女,1989年6月17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桃江县。
被告:蒋某,男,1979年6月15日生,瑶族,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与被告蒋某于2006年10月20日登记结婚,于2018年11月12日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并签订了《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书》中未涉及案涉100000元的分割。2020年9月,原告发现被告蒋某通过其银行账户于2018年9月30日向被告熊某转款20000元,于2018年11月2日向被告熊某转款70000元,于2018年11月5日向被告熊某转款10000元,合计100000元。
另查明,两被告因业务往来相识,从2018年8月份开始发展为情人关系。被告熊某主张自己系离异,被告蒋某当时向其介绍已离婚,双方系正当恋爱关系,被告熊某对蒋某未离婚不明知,但未提交相应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行为是典型的无偿处分行为,赠与人处分的财产应当是其个人所有的财产。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原告与被告蒋某对夫妻共同财产未作出特别约定,案涉钱款应为夫妻共同财产。现双方已离婚,离婚时未将案涉钱款进行分割,被告蒋某作为已婚人士,为了与熊某保持情人关系赠与钱款,其行为有违公序良俗,自身存在较大过错,故上述赠与款被告蒋某可分得40000元,原告应分得60000元。被告蒋某已将其财产份额40000元无偿赠与熊某,视为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得再向熊某主张返还。被告熊某作为成年女性,应当具备相当的判断能力和社会经验,其提出对被告蒋某未离婚不知情的辩解主张,本院不予采信。被告熊某与已婚的蒋某发展为婚外情人关系其自身亦有过错,故熊某应向原告返还赠与款60000元,并支付原告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一百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四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蒋某赠与被告熊某60000元的行为无效;
二、被告熊某应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返还原告何波60000元及资金占用损失(以60000元为基数,从2018年11月12日开始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2019年8月19日,从2019年8月20日开始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何波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1184元,由原告何波负担474元,被告熊某负担71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杨华
书记员李佳妮

2020-11-0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