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某与李某遗嘱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19日83 1905字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苏03民终513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某,女,1966年5月24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士军,江苏富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男,1984年1月5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铜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远博,江苏同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案外人李某某与前妻董某某于2012年在铜山法院调解离婚,协议约定李某某与前妻董某某共有的位于徐州市铜山区自建住房及院落归董某某所有,李某某给付董某某生活费50000元,财产处分未涉及本案涉案房屋。后徐某与案外人李某某于2017年同居生活,后于××××年××月××日办理结婚登记。案外人李某某于2019年5月12日订立遗嘱,遗嘱处分了其名下位于某某村水利工程处对面的房屋一套及屋内所有财产,指定由徐某继承上述财产。案外人李某某因肺癌于2019年10月23日去世后,徐某、李某因涉案房屋继承问题发生纠纷,李某用车将房子大门挡住。徐某与李某协商未果,诉至法院形成本诉。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李某提出对遗嘱真实性进行鉴定,后又表示不再进行鉴定。
另查明,涉案房屋无宅基地登记,也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徐州市铜山区某某村村委会曾于2016年4月25日向案外人李某某出具房屋产权证明一份,内容为:现有位于某某工程处对门)的办公用房三间,计105平方米,房屋产权属于李某某所有,因其他原因,尚未办理房屋产权证。本证明仅用作办理营业执照,不得另作他用。后徐州市铜山区某某村委会又出具证明一份,内容为:铜山区茅村镇某某工程处对门自建房,该土地部分属于李某某1、部分属于某某村委会所有旅社厕所)与李某某无关。

一审法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李某虽对遗嘱真实性有异议,但其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亦无证据证明该遗嘱并非案外人李某某自书,故对该遗嘱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另案外人李某某虽身患癌症,但本案遗嘱系其于2019年5月12日自书,其于2019年10月23日去世,其订立遗嘱的时间距去世的时间较长,李某虽抗辩李某某在订立遗嘱时神志不清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故一审法院对被告的抗辩不予支持。关于遗产处分的铜山区某某工程处对门自建房,虽某某村委会曾向案外人李某某出具房屋产权证明,但村委会并非法律规定的不动产登记机构,无权设立不动产物权,故案外人李某某不能因村委会出具该证明而取得不动产物权。另结合村委会出具的该证明上载明“因其他原因,尚未办理房屋产权证,本证明仅用作办理营业执照,不得另作他用”,说明该证明系因案外人办理营业执照所需开具,并不能说明是村委会对其系该不动产所有权人的认可。该村委会于本案审理期间出具证明一份,证明涉案房屋所占用土地部分属于李某某1,部分属于该村委会,李某某并未取得涉案房屋的土地使用权。建于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上的农村房屋权属的原始取得与否,往往取决于建造者是否获得行政部门有关土地规划、建设审批,未履行合法审批程序,建造者无法基于原始建造行为而取得房屋所有权。另对于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规定内容建设的违法建筑的认定和处理,按照城乡规划法等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属于国家有关行政机关的职权范围,应避免通过民事审判变相为违法建筑确权。本案遗嘱处分的房屋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及合法报建手续,徐某的诉讼请求含有确认建筑物权利归属及内容,故涉案诉争房屋的合法性应先通过有关行政部门确认,亦不应通过民事审判程序处理。综上所述,涉案房屋无土地使用权证,未办理规划报建手续,未办理房产证,无法依据权属登记确认李某某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且现有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李某某已合法取得上述房屋所占用土地的使用权及该地上建筑的确切出资情况,故该房产权属不清,不应列入李某某的遗产继承范围,徐某基于遗嘱继承该房屋排除妨碍的诉讼请求亦没有依据,不予支持。但涉案房屋是由案外人李某某生前居住使用直至其去世,故房屋内财物应属李某某所有,属于其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其遗嘱对于该部分财物处分的内容合法有效,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遂判决:案外人李某某遗嘱中关于处分某某水利工程处对门房屋内财产的部分合法有效;驳回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徐某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审判长刘建航
审判员石镜霞
审判员黄博
法官助理沙莎
书记员尹娅

2020-11-0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