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1与展某、陈某2法定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2月5日22 6360字

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鲁0602民初6942号

原告:陈某1,男,1954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
被告:展某,女,1933年3月10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馀亮,烟台芝罘黄务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告:陈某2,女,1951年2月10日出生,汉族,烟台市福山区村民,住烟台市福山区。
被告:陈某3,女,1960年8月18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
被告:陈某4,女,1987年7月2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烟台市莱山区。
被告:于年福,男,1950年6月28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北里居民委员会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北里居民委员会中一街**内**。
被告:于某1,女,1975年1月2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
被告:于某2,男,1976年1月3日出生,汉族,烟台市芝罘区居民,,住烟台市芝罘区
被告于年福、于某1、于某2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尹怡然,山东誉岳诚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原告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诉争房屋位于烟台市芝罘区,产权登记在陈光玉(陈光裕)名下,房产证编号3706021019026,有北屋三间、东平台一间,建筑面积57.26平方米、占地面积106.34平方米,建筑年限1978年,为陈光玉与被告展某的夫妻共同财产。陈光玉(2000年6月5日去世)与被告展某系夫妻,育有子女6人:长子陈某1、次子陈永禄(1986年11月23日去世,未婚),三子陈永寿(2006年12月4日去世)、长女陈某2,次女陈淑香(2017年1月11日去世)、三女陈某3。陈光玉的父母早于陈光玉去世。三子陈永寿与杨志香于2002年12月9日经本院调解离婚,二人婚后育有一女即被告陈某4,陈永寿去世之前一直在北里居民委员会居住。次女陈淑香与被告于年福育有被告于某1、于某2二子女。2001年1月15日,被告展某与韩明英再婚,离开涉案诉争房屋。被告于某1、陈某2、陈某3、于年福、于某2均认可被告于某1自2003年12月10日在涉案房屋内居住至今,原告主张于某1入住的时间早于2003年12月10日。
被告于某1为支持其抗辩,提供了以下证据:
1.落款日期2013年12月10日、内容为“居民陈光玉(病故),其妻展某有房产一幢,坐落于,有北屋叁间,面积为39.26平方米,东平台壹间,面积为18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为57.26平方米,占地数量是106.34平方米。门窗水电齐全,四至见房产证。今卖与居民于某1名下,房价捌仟元整,房款当交不欠。空口无凭,立字为据。”的《房产权变更》,被告于某1主张上述《房产权变更》中卖房人、买房人处分别有展某、于某1的签字捺印,代笔人孙德明(时任会计)签字捺印,王顺桓(时任副书记)、于年茂(时任村委会主任)、孙德鹏(时任治保主任)、于年福、韩明英(展某登记结婚的后老伴)、于年友(村民)亦在证明人处签字捺印,可以证明展某已将涉案房屋向其出售,并在村委会成员见证下完成了交易,处置方式符合当时村里习惯,涉案房屋不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2.落款日期2008年2月14日、内容为“今有展某房子一栋,卖给其外孙女于某1,房价捌仟元,房钱至今未付。为防展某的后事,经多方协商,现达成协议如下:一、买房人于某1给陈某2、陈淑香、陈某1每人贰仟陆佰陆拾元整,因于某1家庭困难,无能支付,为表诚信,现表誓言如下:如展某去逝后,捌仟元的房钱做殡葬费使用,殡葬由于某1承担,直到烧满三周年为止,满三周年后,房屋所有权归于某1所有。二、一旦展某回原房居住,回于某1那里住。空口无凭,立字为据。”的协议书一份,被告于某1在协议下方的甲方处签字捺印,陈淑香及原告陈某1、被告陈某2在乙方处签字捺印。被告于某1用于证明被告展某向其出售涉案房屋,原告陈某1、被告陈某2和于某1的母亲陈淑香都是知情且同意的,协议对当时没有付款的情况进行了约定,先是商定不给展某房款8000元的话,就把这8000元分给陈某1、陈某2和陈淑香每人2660元,给了他们三人每人2660元就不用支付房款8000元了,但因无力支付就约定了8000元做展某百年之后的安葬费。
3.落款日期2008年4月16日、内容为“我展某今收到于某1买房款捌仟元整,口说无凭,立字为证。”的收条一份,被告于某1主张上述收条中姜某在代笔人处签字捺印,展某、韩明英在收款人处签字捺印,王丛春、张正春在证明人处签字捺印,可以证明涉案房款其已足额支付给了被告展某。
4.产权人陈光玉、编号3706021019026的乡村私有集体房产证一份,证明涉案房屋已经由展某出卖给了于某1,展某也将房产证交付给了于某1。
原告质证后,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认可,表示其母亲展某的后老伴韩明英已于2018年冬天去世,母亲不会写字;认可证据2协议书内容和其签字的真实性,但被告于某1没有履行,没有给其2660元;对证据3收条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不认可,提出应该鉴定;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房产证是父亲去世后由于某1的母亲拿走。
被告展某质证认为,证据1中展某的签字非本人书写,仅由本人捺印,展某之前确经女儿陈淑香、被告于某1要求打算出售涉案房产,但交易行为没有实际履行,陈光玉去世后展某改嫁,房屋空闲,外甥于某1婚后无房居住,暂居于涉案房产,而非签订所谓的房屋买卖协议之后交付房屋;从文书的内容来看,错误陈述展某所有房产一套,如果是村领导成员起草见证,涉案房屋属于陈光玉、展某夫妻共同财产的性质不会不知晓,且载明了房款当交不欠,而事实上至少在签订文书时房款未实际支付,证据1文书内容与事实不符,系人为故意编造,不能证明涉案房屋买卖关系成立,更不能证明涉案房屋的产权已经属于于某1。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清楚,假设该文书是真实的,只能证实2008年2月14日陈某2、陈某1、陈淑香对展某和于某1之间房屋买卖意向的情况知晓,该协议并且遗漏了陈永寿或其法定继承人作为该房产所有人的意思表示,不能证明于某1以该证据所要证明的事实。对证据3的真实性不认可,展某自其三子陈永寿2006年去世后再也未回过村里的老房子,展某未收到于某1一分钱;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占有房产证用于证明交易程序的一部分有异议,展某从未将房产证交付给于某1。
被告陈某2对证据1、2、3、4的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认可,认可母亲展某经过村干部的见证把父母的房产卖给了外甥于某1,于某1给了母亲8000元;2008年2月14日关于于某1家庭困难不能付款8000元的情况下如何处理达成的协议也认可;于某1拿着房产证是母亲展某卖房的时候给的,当时土地证是放在家里后窗上,怕丢了母亲就让陈某2保管,后来就给了原告了。
被告陈某3对证据1、2、3、4的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认可,认可母亲展某经过村干部的见证把父母的房产卖给了外甥于某1,于某1给了母亲8000元;2008年2月14日关于于某1家庭困难不能付款8000元的情况下如何处理达成的协议也认可;于某1拿着房产证是母亲展某卖房的时候给的;母亲在父亲去世当年找了后老伴韩明英,由陈某2、陈某3经常去照顾二人,了解这个情况。
被告于年福、于某2对证据1、2、3、4的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认可。
关于2008年2月14日协议书的形成。
原告陈述:2000年我父亲去世当年我母亲就和韩明英结婚去韩明英位于凤凰台的家中居住,我恐怕我母亲将来和韩明英产生矛盾离婚,或者有其他问题母亲要回来居住,所以我和陈某2、陈淑香、于某1签字形成了这么一份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不是我写的,当时母亲房屋卖给于某1的时候我不知道,但是2008年签协议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房子卖了;我母亲和韩明英在2016年或者2017年就在东林敬老院居住,2018年韩明英去世以后不到一个月,我母亲就从敬老院出来了,要求回到涉案房屋居住,然后和于某1一起住了两天左右,因为没有电(电被于某1掐了),然后母亲又出来租房住,所以我认为该房屋要重新继承分割。
被告陈某2称:当时原告的家属也就是我弟媳和我说,让冬梅也就是于某1写个证据,将来我母亲百年以后殡葬等费用由于某1负责,当时陈某3不在场,协议书的内容是于某1写的,我母亲从敬老院出来后在房屋内住过半个多月,我母亲卖房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于某1没有地方住,要买这个房,我就说也没卖给旁人,卖就卖给她吧,都是自己的外甥,也不能不管她。
被告于某1称:2008年正月我大舅也就是原告,还有我大舅妈、大姨陈某2,他们三个人到我妈家去找到我,我当时住在我妈家,跟我商量说我姥姥把房子卖给我了,因为钱没给她,就商量不行的话签个协议,先是商定不给展某房款8000元的话,就把这8000元分给陈某1、陈某2和陈淑香每人2660元,给了他们三人每人2660元就不用支付房款8000元了,但因无力支付就约定了8000元做展某百年之后的安葬费,等到我姥姥百年以后发送殡葬,不能动弹的时候来我家住,就这样大家签了协议,协议的内容是我书写的,当时原告说他眼睛不好让我写,他们签字捺印。后姥爷去世以后,我姥姥与我在涉案房屋内住过多次,最后一次住半个多月,后来我姥姥自己走了。
关于房款8000元的支付,被告于某1称:2018年4月16日,我在家装修房子,我姥姥展某与后老伴韩明英去我家了,我姥姥说外甥你要有钱,就把钱给我吧,所以找人写了协议。被告于某1为此申请证人姜某到庭作证。
证人姜某作证称:我认识于某1的对象,所以装修找到了我。当时给于某1位于的房屋干水电装修,两个老人过来找于某1,于某1过来找我帮忙代笔写个收条,我帮着写了,也念给两个老人听了,两个老人签完字我就去干活了;当时于某1找我的时候拿着钱,双方都点钱了,是8000元,我写完看着点完钱后,在场还有2个人在收条上签字了,我在场还在人作为证明人签字,几个人想不起来了,当时都在干活我不认识证明人。
关于陈永寿对房屋买卖事宜是否知情,除被告陈某4未到庭发表意见外,本案原告与其他被告均认可陈永寿知情。原告提出,陈永寿知道于某1未给付其母亲房款8000元后,于2005年想起诉但没有立案,2006年12月陈永寿去世;2012年,原告与被告陈某2及母亲展某一起去烟台民生小区房产档案所花50元复印过房产证,也到过于某1居住的房子,证明2012年也跟于某1要过房子,但是都没有立案。原告为此提交了以下证据:
1.加盖烟台市芝罘区黄务街道北里居民委员会印章、落款日期分别为2005年7月28日和2012年2月15日的证明复印件及证明原件各一份,内容均为陈光玉、展某生育5子女即:陈某1、陈永寿、陈某2、陈淑香、陈某3。
2.具状人处有陈某1、陈永寿、陈某2、陈淑香、陈某3签字的起诉状两页,落款日期2005年8月3日,起诉状第一页原、被告处空白,诉讼请求处手写“确认两被告之间的房屋买卖无效,确保我们对坐落在市区陈广玉名下房产北屋三间、东厢三间的所有权”内容,事实和理由部分手写“在我们父亲名下座”,诉状第二页为打印内容“2005年春天,展某将房屋被骗实情告诉子女。为了维护母亲的权利,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要求被告归还房证,不要伤害姥姥,但被告不予理会。为了维护原告财产合法权利,依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此致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原告据此证明想提起诉讼要房子,但后来没有诉讼。
3.授权委托书5份,委托人处分别有陈某1、陈永寿、陈某2、陈淑香、陈某3签字,载明因与于某1房屋侵权纠纷案委托曹余亮做代理人。
被告展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提出陈永寿因房屋买卖于2005年向展某提出异议,并向黄务法律服务所咨询相关事宜,办理相关诉讼手续,但办理过程中陈永寿死亡,作为当时展某等家庭成员办理涉案房屋诉讼代理事宜的法律工作者,认可证据2委托书中填空的笔迹及展某的签字均为其所写,其他一切手续均是由其形成文书后交由陈永寿办理,诉讼手续并未正式完成,该组资料就是2005年8月陈某1、陈永寿、陈某2、陈淑香、陈某3委托其本人对于某1进行诉讼的资料。
被告陈某2、陈某3均表示委托书中的签字不是其本人书写,陈某2亦否认去民生小区房产档案所复印过房产证。
被告于某1、于某2、于年福质证认为,不清楚授权委托书的真实性,但所谓诉状不完整不符合常理,诉讼主体空白,事实理由不完整,并且手写、打印同时存在。被告于某1认可2012年原告带展某去过涉案房屋,展某说要把房子要回,于某1当场表示钱已经给了没权利再要了,之后再没有什么事,也再没有人向其要过房子。
诉讼中,被告展某申请对被告于某1提交的2018年4月16日收条中“展某”签字、捺印的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本院未予允准。

本院认为,涉案房屋原属于陈光玉与被告展某夫妻共同财产,被告于某1在涉案房屋内持续稳定居住至今已近二十年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依照法律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本案中,陈光玉去世后,被告展某及子女未对涉案房屋中属于陈光玉遗产的部分进行分割,涉案房屋属于各继承人共有状态,陈永禄已早于陈光玉去世且未婚,当时涉案房屋共有人应为原告、被告展某、被告陈某2、被告陈某3及陈淑香、陈永寿。2003年12月10日,被告展某由村委会工作人员见证向被告于某1出售涉案房屋的协议中虽无原告等共有人的签字确认,但根据2008年2月原告与被告陈某2、被告于某1的母亲陈淑香签字的协议书可以认定为三人对被告展某出售房屋的认可,且未在协议中签字的被告陈某3亦明示认可母亲展某向被告于某1售房的行为,另一共有人陈永寿于2006年去世,生前一直在北里居民委员会居住,亦知悉涉案房屋的买卖情况。原告虽提供诉状、授权委托书等主张包括陈永寿在内的共有人曾在2005年拟提起诉讼,但被告陈某2、陈某3明确否认签字的真实性,在案证据不能证明2005年曾向被告于某1主张过权利,且之后的2008年2月原告又就房屋买卖款项处理与被告于某1等人达成了一致。据此,就涉案房屋的买卖,应认定共有人均知情且认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或者全体共有人同意”之规定,涉案房屋买卖有效。至于房屋买卖款项交付与否,是基于房屋买卖合同的履行,当事人若有争议可另行解决。虽然,原告主张且被告于某1亦认可被告展某在2012年曾向其要过房子,但无证据证明双方就房屋买卖合同的解除达成一致,原告亦当庭认可自2012年以后再没有去被告于某1家要过房子。综上,原告继承分割涉案房屋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被告陈某4经本院合法传唤,未予到庭,是对诉讼权利的处分。鉴于本案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依法决定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某1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300元,减半收取计1650元,由原告陈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王春萍
书记员王彬(代)

2020-11-0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