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与史某变更抚养关系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0年11月26日45 1001字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再审裁定书

(2020)京民申472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某1,男,1981年5月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2(刘某1之父),住北京市海淀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史某,女,1985年2月16日出生,汉族,恒丰银行职员,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索琳,山东源诚(滨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当有证据证实以下情形之一发生:一、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二、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三、10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四、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本案中,刘某1与史某经法院调解离婚,生效的离婚调解书约定刘某3由史某抚养。刘某3年龄尚小,自2017年8月起跟随母亲史某共同生活至今。一、二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和在案证据,结合双方的诉辩意见及举证情况,认定双方抚养条件未发生明显变化,刘某3由史某抚养并无有碍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使的情形并无不当,所作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与待证事实无关联、对证明待证事实无意义或者其他无调查收集必要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故刘某1关于一、二审法院程序违法的主张,缺乏依据。刘某1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某1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于洋
审判员张雅政
审判员王芳
法官助理董殿超
书记员李涵乔

2020-11-04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