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与田某、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24日法律文书311796字阅读模式

本溪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辽0521民初2035号

原告:王某,女,满族,1952年7月13日生,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人,现住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吉成,系辽宁华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某,男,汉族,1942年2月11日生,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人,农民,现住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
被告:刘某,男,满族,1969年12月4日生,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人,现住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佩松,系本溪市溪湖区河东法律服务所工作者。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溪县政府文件复印件一份、2017年9月25日情况说明一份、2017年9月25日授权委托书一份、2018年8月29日证实一份、2017年9月13日证实一份、结婚复印件一份、24864号房屋档案及转让给刘某协议、二被告通话录音一份、(2019)辽0521民初1105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一份、(2019)辽05民终1198号民事判决书原件一份、收据复印件一份。被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2000年6月28日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房产所有权证及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复印件一份、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一份。本院庭后对被告田某进行询问,其陈诉与被告答辩意见基本一致。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本院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告王某与被告田某于1996年7月同居,××××年××月××日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再婚后未生育子女。二人于2019年5月31日经本溪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判决离婚。2019年5月11日,被告田某与沈阳军区沈阳房地产管理分局签订房地产使用权有偿转让协议书,以14万元的价格取得后者在本溪县小市镇观音阁马皮匠沟的房地产使用权,使用期限50年。加上之后缴纳的土地管理费10080元,共计150080元,该款来源为被告田某承包工程的工程款。因田某承包工程时向被告刘某借款15万元,工程结算时田某准备偿还刘某,这时按照刘某父亲刘兴杰的授意(与田某系连襟关系),让田某出面,用这15万元“购买”沈阳军区沈阳房地产管理分局的房产。收购结束后,田某随即与刘某签订转让协议,将房产转让给了刘某,协议时间是2000年6月28日。双方办理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后该房产连同附近其他不动产被本溪县政府收购,收购价格总计450万元,双方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协议书,但是没有办理变更登记,现在争议房产还登记在刘某名下。原告王某认为争议房产由其夫妻出资,应当有其份额,多次找二被告协商争取利益,被告田某亦为原告出具证实、委托书:证明房产系夫妻共同财产,委托原告找刘某协商。原告王某与被告田某的离婚判决中(2019)年0521民初1105号民事判决书确定了争议房产的出资款15万为夫妻共有,并且判决由田某给付原告王某75000元。

本院认为,被告田某购房款150080元,在离婚双方已经做出分割,判决书已经生效,离婚当事人一方不得再行诉讼。原告以离婚后财产纠纷案由起诉,要求重新分割该房产的前提是,被告田某在离婚时隐瞒了争议房产收益或者有隐藏、转移财产等行为,本案中,尽管被告刘某处分了争议房产且金额较大,但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田某对此获得了收益,故原告要求重新进行离婚后财产分割的理由不成立。关于原告要求确定二被告争议房产转让效力的问题,被告田某购买房产时,与原告系同居关系,购房款系田某婚前财产,田某购房及后期转让给刘某的行为均与原告无关,转让行为无需征得原告同意。至于离婚判决认定的15万元购房款为夫妻共同财产的前提条件是基于田某的认可,并非依据法律的规定,该离婚判决认定的事实对15万元以外的增值部分及夫妻之外的第三人没有约束力。在争议房产问题上,原告只对离婚判决认定的购房款享有权利,该房产产生的其他权利和收益均与原告无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崔玉伟
人民陪审员潘雨彤
人民陪审员王绍华
书记员王岩岩

2020-11-06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