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某、陈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24日21 2298字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鄂01民终107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代某,女,1987年9月14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洪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代绍熊,系代某之父,1962年6月14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洪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三云,系代某之母,1964年12月5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洪山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男,1983年1月14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汉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教权,湖北天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陈某、代某于××××年××月××日登记结婚。2010年4月28日,陈某与武汉中大永丰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武汉市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位于汉阳区××村芳草路以西水墨××单元××室房屋一套(以下简称涉案房屋),陈某支付首付款144007元。同年5月14日,陈某与建设银行签订《个人住房(商业用房)借款合同》一份,将涉案房屋抵押,贷款520000元用于支付涉案房屋房款,贷款期限为252个月。合同尾部,陈某作为借款人和抵押人签名,代某亦作为抵押人签名。涉案房屋自2010年6月17日开始还贷,贷款均由陈某及陈某父母出资偿还。
2010年6月21日,陈某、代某登记离婚,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在协议中房屋分割项填写为“无房屋分割”。2011年3月左右,陈某、代某关系缓和,双方共同居住于涉案房屋内。2011年8月6日,陈某、代某发生矛盾,代某书写《声明》:“我自愿放弃一切,自己就今天2011年8月6日离家,今后不再找陈某麻烦。无任何分割问题。”并于当日搬出涉案房屋。
2011年9月20日,陈某将涉案房屋的银行贷款结清。2012年3月28日,陈某办理涉案房屋权属登记,将涉案房屋登记至陈某个人名下,房屋所有权证号为:武房权证阳字第**。
诉讼过程中,经陈某申请,一审法院委托湖北中真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现价值进行评估。该公司于2020年7月16日出具评估报告书,估价结果为涉案房屋房地产市场价值总价为1597100元。陈某为此支付评估费7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登记于陈某名下的涉案房屋,系陈某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代某在贷款合同的房屋抵押人处签字,证明其对陈某购买涉案房屋是知情的。陈某、代某离婚时在离婚协议中载明“无房屋分割”,且代某于离婚后书写《声明》一份,明确载明“我自愿放弃一切……无任何分割问题。”代某出具该声明时并未受到欺诈或胁迫,亦未在一年内行使撤销权,声明的内容是代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即代某放弃涉案房屋的财产分割权。代某辩称当时房屋尚未办理两证,属于不可分割的财产,故没有分割的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认可。涉案房屋由陈某出资购买并还贷,登记于陈某个人名下,虽购房时间发生于陈某、代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代某已放弃对该房屋的分割,故一审法院对陈某要求涉案房屋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判决:登记于陈某名下的位于汉阳区××村芳草路以西水墨××单元××室房屋(房屋所有权证号:武房房权证阳字第**)陈某所有。案件受理费19174元,减半收取计9587元,评估费7500元,由陈某负担。
本院认为,2010年6月21日,陈某与代某离婚时,双方在婚姻登记机关达成的书面离婚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严格按照该协议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
离婚协议中,房屋分割项填写为“无房屋分割”。在审理过程中,并未发现双方在订立离婚协议时存在隐瞒、欺诈、胁迫等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陈某与代某基于离婚而签订的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条款,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涉案房屋的购房时间发生于陈某、代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代某在贷款合同的房屋抵押人处签字,证明其对陈某购买涉案房屋是知情的。但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填写无房屋分割,代某又在离婚后书写的《声明》中明确表明其自愿放弃一切,于2011年8月6日离家,今后不再找陈某麻烦,无任何分割问题。代某虽然称《声明》是陈某逼其所写,但其在一、二审中均未提交证据证明,也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在法定的期限内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现代某已通过《声明》明确表示放弃一切,无任何分割问题,《声明》的内容亦是代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故,一审法院对陈某请求将涉案房屋判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代某上诉请求是改判代某对诉争房屋享有一半所有权;如诉争房屋全部判归陈某所有,陈某应对代某折价补偿20万元。但代某在一审中并未提起反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八条第一款“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者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的规定,因陈某不愿意调解,代某可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代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代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黄浩
法官助理黄旭东
书记员程玉

2020-11-06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