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罗某、黄某、翁某1等诉被告周礼彩、解信英、周观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1月30日法律文书353185字阅读模式

隆昌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川1028民初2120号

原告:罗某,女,1987年1月29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原告:黄某,女,1953年5月3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原告:翁某1,男,1949年1月12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原告:翁某2,男,2006年12月9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法定代理人:罗某,女,1987年1月29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系原告翁某2之母。
原告:翁某3,女,2012年8月6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法定代理人:罗某,女,1987年1月29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系原告翁某3之母。
五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兰瑞祥,系北京京师(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礼彩,男,1998年2月20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法定代理人:解信英,女,1975年12月1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系被告周礼彩之母。
被告:解信英,女,1975年12月1日出生,住四川省隆昌市。
被告:周观汉,男,1972年1月2日出生,住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罗某系死者翁邦建妻子;原告翁某1、黄某婚后只生育一子翁邦建;原告翁某2、翁某3系死者翁邦建的子女。被告周礼彩系精神病患者。被告周观汉、解信英系周礼彩父母。
2020年4月19日16时许,被告周礼彩在家中突发妄想,感觉楼下有人一直在骂自己,一直持续到19时许,周礼彩无法忍受,便下楼寻找骂自己的人。周礼彩在附近寻找一圈后,认为是自己家对面一楼“阳光格调”装修店里面的人在骂自己,周礼彩便站在该装修店外朝店内辱骂。几分钟后,翁邦建来到装修店内,听见周礼彩骂人,便将装修店卷帘门拉下。之后,翁邦建在店内听到周礼彩仍然在骂人,便走出装修店和周礼彩理论,翁邦建在和周礼彩在理论过程中,用手朝周礼彩左脸上打去,周礼彩被打后用手将翁邦建推开。在“阳光格调”装修店内的张从阳认为两人要打架,便从店内走出准备拉开两人。周礼彩认为翁邦建等人要打自己,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朝翁邦建胸口捅去,翁邦建被捅后倒地。张从阳到达现场后,周礼彩又持刀朝张从阳捅去,致张从阳右手臂受伤。邬清华、邬之万等人见状,将周礼彩控制住,刘明霞将周礼彩的匕首夺下。120救护车到达现场后,翁邦建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周礼彩案发时及目前患精神分裂症,案发时无刑事责任能力。
经鉴定,翁邦建系生前胸、腹部遭受双刃刺器戳致多器官损伤死亡。翁邦建血液中乙醇含量为212.8mg/100ml(属醉酒状态)。翁邦建胃内未检出安定、乐果、甲氰菊酯成分,张从阳右手臂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另查明,2020年8月10日本院出具的(2020)川1028刑医2号强制医疗决定书决定对被告周礼彩强制医疗。翁邦建死亡后原告垫付了医疗费581.25元、冷冻柜、清理遗物、抬运遗体、协助尸检共计790元、殡仪馆费用1250元,以上共计2621.25元。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周观汉曾向本院申请要求对被告周礼彩、周观汉是否是亲子关系进行鉴定,后因被告周观汉无理由拒不参加鉴定和不缴纳鉴定费用,视为自行撤回了鉴定的申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当事人身份证复印件、原告向本院提交的户口簿复印件、常住人口登记表、结婚证、井场村村委会证明、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龙台村村委会证明、宁夏中财源林工程有限公司隆昌分公司的证明、隆昌市公安局的受案登记表、司法鉴定意见书、离婚登记材料、门诊票据、收据,被告向本院提交的隆检医申(2020)2号强制医疗申请书、(2020)川1028刑医2号强制医疗决定书等证据予以证明,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被告周礼彩经鉴定系精神病人,事发时有部分责任能力,属限制民事行为的精神病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七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本案被告周礼彩臆想有人骂自己,并持刀具将翁邦建刺死,被告周礼彩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告解信英、周观汉作为被告周礼彩的监护人也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翁邦建虽然系隆昌市界市镇井场村村民,但其生前一直在城镇务工,因此应当按照城镇人口计算损失标准。被告周礼彩应当赔偿五原告的金额为:1.医疗费581.25元;2.死亡赔偿金36154×20=723080元;3.原告翁某1生活费:25367×9=228303元;4.原告黄某生活费:25367×6=152202元;5.原告翁某2生活费:25367×7÷2=88784.5;6.原告翁某3生活费:25367×11÷2=139518.50元;7.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0元;8.丧葬费:34633.50元;9.冷冻柜、清理遗物、抬运遗体、协助尸检合计:790元;10.殡仪馆费用1250元,以上共计1399142.75元。至于五原告诉称的误工费和交通费,原告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本院综合评定后认为酌情考虑为误工费500元,交通费300元。综上五原告的各项损失共计1399942.75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翁邦建在和被告周礼彩理论的过程中先动手打了被告周礼彩的左脸,激化了矛盾,对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本案的次要责任。本院综合评判后认为被告周礼彩应当承担本案80%的责任即赔偿五原告各项损失1399942.75元×80%=1119954.2元。被告周观汉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对自己抗辩权利的放弃,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综上所述,五原告要求三被告承担因翁邦建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1400542.75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周礼彩赔偿原告罗某、黄某、翁某1、翁某2、翁某3各项费用1119954.2元,上述赔偿费用从被告周礼彩个人财产中支付,不足部分,由被告解信英、周观汉赔偿,限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30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罗某、黄某、翁某1、翁某2、翁某3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698元,由原告罗某、黄某、翁某1、翁某2、翁某3负担739.6元,被告周礼彩、解信英、周观汉负担2958.4元(三被告应负担的诉讼费原告已垫付,三被告在履行上述给付义务时一并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魏乔
书记员袁溢

2020-11-13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