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某与刘某1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9日真实案例381533字阅读模式

商水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豫1623民初4149号

原告:袁某,女,汉族,1989年2月9日生,住商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尚荣,男,汉族,1974年10月29日出生,住商水县,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刘某1,男,汉族,1986年10月25日生,住商水县。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经人介绍于2010年3月认识,同年9月份按农村风俗举行婚礼开始同居生活,10月28日在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年××月××日,原被告生育一子刘某3;××××年××月××日,原被告生育一女刘某2。婚后,原被告因生活琐事时常生气。2019年9月份,原告负气回娘家生活居住,至今未归。原告于2019年11月21日诉至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于2019年11月30日作出(2019)豫1623民初5729号民事判决:不准予原被告离婚,之后,被告没有探望和慰问原告,双方互不来往。原告称双方无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被告称其父母的一头羊被原告牵走,原告应予返还,同时称双方的共同财产有工资款7000元、存款4万元皆由原告保存;共同债权有原告母亲建房借款1万元,被告对上述事项均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本院认为: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并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登记结婚,婚姻基础一般。婚后,原被告本应相互珍惜,彼此尊重,共同承担起经营家庭生活、孝敬父的义务,但由于双方缺乏必要的理解和信任,面对生活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没有正确对待和处理,致使因家务琐事时常生气,加之原告回娘家生活居住,被告没有前去慰问和探望,严重伤害了夫妻感情。原告2019年11月21日的离婚诉请,虽经本院判决不准原被告离婚,但恰好印证了原被告夫妻感情已经出现严重破裂的事实。原被告本应以被法院判决不准离婚为契机,深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加强沟通交流,增进理解信任,努力挽回当初共同承诺和期许的美好婚姻关系,但由于双方采取搁置与放任的处理方式,互不理睬、互不履行夫妻义务,错失了修复夫妻关系的最佳机遇,导致原告再次提起离婚诉讼,充分印证了原被告夫妻感情已经达到彻底破裂的程度。尽管原被告已共同生活多年,又生育一子一女,且子女尚未成年,离婚也并非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但婚姻自由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原被告应正确认识婚姻问题的现状,理解对方的关切和诉求,文明理智地对待离婚问题。综上,原被告维系夫妻关系的感情基础已经丧失,和好已无希望,本案应以判决准予离婚为宜。故对于原告的离婚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子女抚养及子女抚养费,本着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角度考虑,婚生女刘某2由原告抚养、子刘某3有被告抚养为宜,抚养费各自承担。对于原告请求被告补偿生活帮助费20000元,因其没有提交有效证据,本院不予支持。庭审中,被告请求原告返还牵走被告父母的一头羊,该请求因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可就该项请求另行主张。对于被告要求分割共同财产合计47000元及债权10000元,因其没有提交相关有效证据,本院不予支持,待有新证据后,被告可就该项请求另行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2020)准予原告袁某与被告刘某1离婚;
(2020)婚生女刘某2由原告袁某抚养、婚生子刘某3由被告刘某1抚养,抚养费各自承担;
(2020)驳回原告袁某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原告袁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李广真
书记员赵海铭

2020-09-1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