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某与史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30日123 1185字

涉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冀0426民初2414号

原告:牛某,女,1992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涉县。
委托代理人:申兴平,男,1956年2月28日出生,汉族,职工,住涉县。
被告:史某1,男,1988年7月2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涉县。
委托代理人:张国荣,涉县荣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年××月××日,原、被告在涉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结婚时,被告给付原告彩礼款30000多元。现存放在被告家中的原告陪送物品如下:摩托车一辆,全自动洗衣机一台,41英寸彩色电视机一台,双人木沙发一个,被子十二条。2016年3月19日,原、被告生育一男孩,取名史某2,现跟随被告方生活。在婚后共同生活中,原、被告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2020年1月6日,原告曾诉至本院要求离婚,本院判决驳回原告的离婚请求后,原、被告关系并未和好。原告又于2020年9月11日诉至本院,要求离婚。另查明,原、被告对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陈述不一,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原告曾诉至本院要求离婚,本院判决驳回原告的离婚请求后,原、被告关系并未和好。由此可见,原、被告夫妻感情确已彻底破裂,依法应准许原、被告离婚。原、被告在一起共同生活时间已达六年之久且有了孩子,被告又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困难,所以彩礼不应返还。原、被告所生男孩史某2(2016年3月19日出生)现跟随被告方生活,为了史某2的健康成长,仍由被告方抚养,原告适当承担抚养费较为适宜。陪送物品是原告的个人财产,依法应由原告带走。原、被告对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陈述不一,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本案不做处理。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许原告牛某与被告史某1离婚。
二、原、被告所生男孩史某2(2016年3月19日出生),由被告史某1抚养,原告牛某从2020年9月起以后每年按照2020年河北省农村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标准的40%给付史某2抚养费,直至史某2独立生活之日止。
三、现存放在被告史某1家中的原告牛某陪送物品:摩托车一辆,全自动洗衣机一台,41英寸彩色电视机一台,双人木沙发一个,被子十二条,均由原告牛某带走。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0元,减半收取计100元,由原告牛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李同所
书记员郭亚星

2020-09-2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