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某、潘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6日真实案例3401437字阅读模式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1民终86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冯某,女,汉族,住沈阳市铁**。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焕忠,辽宁凯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潘某,男,汉族,住沈阳市沈北新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潘某、冯某经人介绍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无子女。在共同生活中,潘某、冯某因家庭琐事时常发生矛盾,冯某于2018年11月离家,回娘家居住。潘某、冯某结婚登记前,于2018年8月7日,潘某父母给冯某彩礼100,000元,冯某当日存入自己的银行卡内,2018年8月18日潘某、冯某举办婚礼,收到双方亲属礼金87,000元,冯某当日存入自己的银行卡内,上述存款被冯某陆续取出,冯某称所存款为冯某父母及哥哥的钱存在冯某名下,取出还给父母及哥哥,潘某否认,冯某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潘某、冯某在夫妻存续期间,潘某公积金缴存5913.60元。潘某回娘家期间治病花医疗费5135.57元。

一审法院认为,潘某、冯某虽自主结婚,但婚后未建立真挚的夫妻感情因为生活琐事吵架,共同生活三个月双方即分居,互不尽夫妻义务,使夫妻感情破裂,现潘某要求离婚,冯某同意,应准予。婚前潘某家给付冯某彩礼100,000元,因双方在一起生活时间短,酌定返还50,000元,在夫妻存续期间缴存公积金属夫妻共同财产,应共同分割,双方收受礼金87,000元属共同财产,扣除冯某合理花销5135.57元,剩余81,864.43元,应予分割。冯某称,存款为冯某父母及哥哥的钱存在冯某名下,取出还给父母及哥哥,另称,潘某家拿的彩礼10,000元,有50,000元是冯某父母拿的,为了场面好看,潘某否认,冯某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不予认定。潘某称,潘某、冯某为无性婚姻,冯某称潘某家人强制冯某入教、采取人身强制让冯某磕头、下跪,双方均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离婚案件是否应当解除双方婚姻关系,取决于双方夫妻感情是否破裂。冯某、潘某共同生活三个月双方即分居,未建立起稳定的夫妻关系。潘某起诉离婚,冯某同意离婚,一审准许双方离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可。关于上诉人冯某主张未取得结婚礼金8.7万元,一审进行分割错误的问题,上诉人冯某工行对账单流水显示其2018年8月18日有7.7万元存入,上诉人主张该笔款项是上诉人哥哥的卖车款。上诉人对钱款为其哥哥卖车款未能举证证明。同时,该存款时间又与双方举办婚礼时间为同一日,该款项为双方婚礼礼金具有高度盖然性,一审认定该款项为双方婚礼收取的礼金,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并无不当,故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主张返还被上诉人彩礼5万元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本案双方虽然进行结婚登记,但双方共同生活时间较短,一审结合本案情况酌定上诉人返还彩礼金额的一半,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可。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主张一审未保护女方权益的问题,一审在分配双方礼金款项和返还彩礼的数额上,均结合本案事实情况及女方利益予以综合考量,上诉人该主张不能成立,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冯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冯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赵楠楠
审判员洪淳
审判员孙硕
法官助理彭博
书记员侯书颖

2020-09-2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