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某、马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3日31 2149字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1民终808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任某,女,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斌,辽宁乾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佳,辽宁乾开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某,男,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雪梅,上海段和段(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被告于××××年××月××日登记结婚,2017年5月1日举办了婚礼。因当时被告身体状况欠佳,双方从未进行过夫妻生活,也无婚生子女。由于婚后二人未能正确处理家庭关系,导致夫妻感情破裂。原告曾于2017年8月起诉离婚,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以(2018)辽0105号民初7136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原告离婚的诉讼请求。现原告再次诉至我院请求离婚。被告在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前给付原告彩礼10万元。2017年5月1日举办婚礼时收到礼金54,600元。至原告向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的2017年8月3日止,彩礼款尚余60,000元、婚礼礼金尚余34,000元,共计94,000元尚在原告处。原告系沈阳博立科技公司员工,月收入两千余元,在该公司为名义股东,其本人未实缴股东出资。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婚前相处时间较短,婚后又无夫妻生活,夫妻关系应名存实亡。对于原告的离婚请求,被告表示同意,基于婚姻自由原则,对原告离婚诉请依法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补偿原告31,111元,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家电的购买时间、花费数额等,不予支持。其主张精神损失费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被告要求原告返还彩礼10万元以及亲友参加婚礼所随的份子钱余额34,000元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分析该司法解释第(二)项中“共同生活”的含义可知,此处的共同生活是指男女双方履行夫妻义务,享受夫妻权益的过程,该过程应当是长期性的,而非短暂的偶尔的间断性的。实质意义上的共同生活,既是婚姻关系中生理和伦理价值的反应,也是社会主义婚姻家庭关系的本质要求。不能以简单的登记后居住过即认定为共同生活,这并不符合该条司法解释的制定目的,也不符合婚姻法关于婚姻的真正含义,更不符合民众对夫妻共同生活的正确理解,也难谓公平。本案中,原、被告虽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但双方从未进行过夫妻性生活,从登记结婚到原告提起离婚诉讼,仅仅三个月时间。在此情况下,不能简单的认定双方已经共同生活。因此,被告主张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符合前述司法解释第(二)项规定的返还条件,本院酌情予以支持。鉴于原告在首次提起离婚诉讼时尚有彩礼60,000元,酌情确定原告返还给被告40,000元;对于礼金余额34,000元,原告应返还给被告17,000元,共计57,000元。关于被告主张原告在婚续期间存在多笔大额资金流转的问题,虽然原告账户确有多笔资金流转,但在被告未能举证证明上述资金系来源于双方婚续期间收入的情况下,本院不能据此认定原告存在恶意转移夫妻共有财产的行为,被告据此提出的相应诉请,不予支持。关于被告主张的原告在沈阳博立科技有限公司出资10万元,应判决归被告所有的诉讼请求,被告并未提举充分有效之证据证明原告确已实缴出资,且即便属实,该财产也属于沈阳博立科技有限公司资产,原告仅拥有相应的股权及收益,被告要求该10万元股金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没有相应的事实依据及请求权基础,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任某与被告马某离婚;二、原告任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被告马某彩礼及礼金共计57,000元;三、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150元。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对于上诉人任某提出不应返还彩礼款的上诉主张,其主张彩礼款已经花销殆尽不应再返还,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支持自己的主张,且其在起诉状中明确写明“订婚宴中被告母亲给原告10万元现金(约定其中包括婚纱照三金等合计4万元,现剩余6万元)”,故一审法院认定的款项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对于上诉人提出应当分割对方公积金和工资的主张,因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可待其取得充分证据后可另行主张。对于上诉人提出的其他上诉主张,均因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任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洋
审判员刘晶
审判员吴永梅
法官助理冷焱
书记员马晓玲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