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与于某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14日53 4729字

大连市普兰店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辽0214民初3826号

原告:张某,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系XXXXXX工作人员,住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锡文,系辽宁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伟进,系辽宁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未到庭)
被告:于某,女,19XX年X月X5日出生,汉族,系XXXXXXXX公司职员,住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绪,系辽宁水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于双方无争议的证据,即原告提供的结婚证、出生医学证明、常住人口登记卡、微信转账记录,被告提供的工商银行工资卡工资明细清单、普兰店区铁西街道新村社区证明、大连市妇产医院手术住院病志、平安银行交易流水、微信转账记录,由于原、被告双方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故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对于原告提供的银行流水(工商银行、平安银行),拟证明原告把卖房款打到被告账户,本院认为,由于该流水体现原告卖房款是直接打入原告账户的,故本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对待证事实不予确认;2、对于被告提供的大连市普兰店区绿叶红幼儿园证明,拟证明原、被告婚生女张某甲自2018年5月至2019年末一直在该园学习,本院认为,由于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婚生女张某甲于2019年之前跟原、被告共同生活,于2019年11月份跟原告共同生活,故本院对该证明中证明的张某甲在该园学习的期间中2019年11月之前的期间予以确认,对其他期间不予确认。
根据原告陈述及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确认事实如下:
1.原告与被告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原、被告婚后生育婚生女张某甲于××××年××月××日出生。原、被告双方于2019年11月分居,婚生女张某甲于2019年之前跟原、被告共同生活,于2019年11月份始跟原告共同生活,日常生活由原告母亲照顾。被告系再婚,与原告结婚前己育有一女,现与被告共同生活。被告月稳定收入2400余元,原告现每日有100元以上收入。
2.原、被告双方婚后取得房屋一处,该房屋原产权人系张斌(原告的二叔),原告称该房屋是原告母亲以8000元的价格以买卖的形式登记到原告名下。
3.被告陈述,2017年,原、被告为被告经营美甲店将双方婚后取得的一处房屋在银行办理抵押贷款170000元,到账150000余元,原、被告将其中100000元给付被告父亲于某甲,于某甲每月向被告微信转账6000元(在被告提供的微信转账记录中有被告父亲从2017年7月至2017年8月每月向被告微信转账6200元、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11月每月向被告转账6000元的记录),由被告将该6000元微信转账给原告,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该贷款在原、被告将该房屋出售之前已经偿还完毕。原告对被告以上陈述予以认可。
4.2019年1月11日,原告的工行账户收入出售婚后取得的一处房屋的房款455121.33元。原告自认其用房款中的110000元购买车辆,后于2019年11月将该车辆出售,所得70000余元给了原告父亲;原告另将婚姻存续期间于2019年5月承租经营的花店在接近半年后以5100元的价格转租出去,并将家中电脑、孩子的ipad出售,所得款项已经花销。
5.在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期间,被告父亲于2017年7月10日向被告微信转账5000元、于2018年7月28日分四次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35000元、于2018年9月28日分两次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15000元,以上合计55000元。另有200元一次、900元两次、1000元四次、1100元一次、1520元一次、2000元两次、3000元一次不等的微信转账记录,合计约15000元。以上共计65000元。
6.被告于2017年12月17日分四次向被告父亲微信转账合计40000元、于2018年3月29日向被告父亲微信转账10000元,合计50000元。
7.原告于2019年3月1日通过微信转账给被告父亲于某甲50000元。
8.在2019年3月1日之后,被告父亲于2019年3月26日分两次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15000元、于2019年5月17日分三次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25000元、于2019年6月6日向被告微信转账5000元、于2019年8月1日分两次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20000元。以上合计65000元。
9.从原告提供的银行流水来看,能够体现出原告于2019年向被告户对户银行转账的款项有3000元一次(2019年1月11日)、100000元一次(2019年1月12日)11700元一次(2019年1月12日)、18000元一次(2019年1月14日)、9000元一次(2019年2月4日)等,合计约140000余元。
10.从被告提供的微信支付记录来看,从2017年7月至2019年9月期间,原、被告之间均有相互支付记录。其中,原告向被告微信支付的大额款项有4000元一次(2017年7月26日)、3500元一次(2017年12月14日)、10000元五次(其中四次均是2017年12月17日支付,被告收到后随即支付给被告父亲,另一次是2019年2月12日支付)、20000元两次(2018年3月29日微信转账)、15000元一次(2018年11月27日一次)、6000元一次(2019年2月27日)、7000元一次(2019年5月20日)、5000元一次(2019年9月18日)等,扣除支付给被告父亲的40000元,合计约90000余元。另有1000元到2000余元不等的原告向被告微信支付记录。被告向原告微信支付记录中的大额款项除了每月向原告支付6000元或6000余元(即被告父亲每月向被告微信支付的用于偿还房贷的6000元)外,有4000元一次(2018年11月9日)、10000元一次(2018年11月29日),合计约14000元。被告微信支付记录中另有多次向原告微信支付的1000元、1830元、1850元、1900元等小额支付。除了以上微信支付款项,被告微信支付记录中另有其他消费记录、理财记录及偿还信用卡等记录,其中10000元以上支出记录多次,合计约超150000元。
11.从被告提供的银行流水来看,能够体现出被告于2018年向原告户对户银行转账的款项有6310元一次(2018年9月18日)、82000元一次(2018年11月9日),合计88310元。
12.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双方现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债务。
13.原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认可,原告在诉状中所称与被告共同居住的女性,系经原告同意后,被告方允许该女性到原、被告家居住。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为:1、原、被告双方婚姻关系是否应予解除(即是否准予双方离婚);2、婚生女张某甲的抚养权问题;3、原告要求被告父亲偿还180000元借款(即卖房款)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4、原告要求分割其给付被告311000元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对于焦点1,本院认为,原告要求离婚,被告同意离婚。双方对于解除婚姻关系达成了一致意见,故本院应准予双方离婚。
对于焦点2,本院认为,婚生女张某甲(××××年××月××日出生)现年4岁半,原则上由母亲抚养更有利于照顾孩子,但被告系二婚,在与原告结婚前已养育一女,现跟随被告共同生活,被告月稳定收入2400余元,原告每日收入100余元,张某甲从原、被告分居后至今跟随原告共同生活,综合考量,张某甲暂由原告抚养为宜,但被告的探视权是受法律保护的,原告必须保证被告对张某甲的探视权得以实现,否则被告有权通过法律途径主张探视权。另,待张某甲满10周岁后,被告有权在征求张某甲的意见后选择是否变更抚养权。对于被告应承担的张某甲抚养费,结合大连地区2019年城镇居民年人均消费支出31485元及被告月稳定收入2400余元、被告对生育的两个孩子负有抚养义务的客观情况,判令被告每月承担张某甲抚养费800元为宜。
对于焦点3,本院认为,从原告的银行流水体现,原告卖房款455121.33元于2019年1月11日均进入原告银行账户,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此日期后将房款中的180000元支付给被告父亲。综合来看,被告自认被告父亲于2017年使用原、被告房屋抵押贷款100000元,双方均认可,此款已经以被告父亲每月向被告微信支付6000元,被告将此款微信转账给原告,原告以此款还贷的方式于原、被告出售房屋前(即2019年1月11日前)已偿还完毕。通过被告提供的微信支付记录也能体现出上述还款事实。被告父亲除了上述每月向被告微信转账6000元外,在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期间,被告父亲共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65000元。在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8月1日期间,被告父亲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65000元。上述两段期间,被告父亲向被告微信转账合计130000元。从现有证据来看,被告于2017年12月17日分四次向被告父亲微信转账合计40000元、于2018年3月29日向被告父亲微信转账10000元、原告于2019年3月1日向被告父亲微信转账50000元,三笔款项合计100000元,但从被告父亲向被告微信支付的大额款项体现,被告父亲除了上述每月向被告微信转账6000元外,已向被告微信支付130000元,超过原、被告向被告父亲支付的款项。故原告无据证明被告父亲借款180000元,原告要求被告父亲偿还借款180000元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不应支持。
对于焦点4,本院认为,从原、被告银行转账往来及微信支付往来情况来看,除了被告父亲与原、被告之间的款项来往外,原告支付给被告的款项有据可查的大额款项合计约230000余元(银行转账及微信转账),被告支付给原告的大额款项合计约102310余元(银行转账及微信转账),被告为经营消费及偿还信用卡等大额款项支出150000余元,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被告经营美甲店、原告经营花店,且要养育婚生女张某甲,原、被告为夫妻共同生活和经营产生合理花销是必然的,另,原告婚后出售婚后所得房屋所得款项及其他婚后收入原则上本就属于原、被告双方夫妻共有财产,双方有平等的处分权,且原、被告认可双方现无共同财产,则双方无共同财产可供分割,故原告要求追回其给付被告的款项无法律依据,不应支持。
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张某与被告于某离婚;
二、原告张某与被告于某婚生女张某甲(2016年3月6日出生)跟随原告张某共同生活,被告于某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承担张某甲抚养费每月800元至张某甲独立生活时止;
三、驳回原告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877元(原告已预交),其中关于原告要求处理财产部分的诉讼请求对应的诉讼费727元由原告张某负担,关于原告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对应的诉讼费150元由原、被告各负担一半,即75元。被告负担的案件受理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可向本院或同级的被执行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
当事人不履行生效文书确定义务的,人民法院有权扣押、冻结、划拨、变价其财产,予以信用惩戒、罚款、拘留。

审判员杨剑英
书记员陆金雪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