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与褚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7日37 1911字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京02民终655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男,1988年5月8日出生,汉族,任我在线商务有限公司职员,住北京市东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效辉,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褚某,女,1987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国家税务总局干部,住北京市丰台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对于双方无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褚某、刘某双方于2015年6月15日登记结婚,婚后无子女。婚后双方共同居住在涉案房屋中,后双方产生矛盾,2018年11月褚某搬出涉案房屋独自居住至今。2019年5月褚某曾起诉离婚被法院驳回,现为褚某第二次起诉离婚。涉案房屋系双方在婚前购买,登记在双方名下。购房款和税费、佣金等费用共计花费586.47万元,其中,婚前褚某父母出资568万元,刘某父母交付了定金2万元、税费、佣金等费用16.47万元。婚后,刘某父母给付褚某父母185万元作为购房房款的出资。故涉案房屋中褚某父母出资383万元,刘某父母出资共计203.47万元。另,双方均认可该房屋现价值为1050万元。关于装修及购买家具家电的费用,双方均认可由刘某出资20万元支付,房屋归谁所有房内的家具家电就归谁所有。筹备婚礼的钱褚某认可系刘某家所出。

一审法院认为,褚某、刘某双方结婚后因性格不合产生矛盾,自2018年11月分居至今,褚某两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可以认定双方夫妻感情已经破裂,褚某要求离婚,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第二款之规定,由双方父母出资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一方子女名下的,该不动产可认定为双方按照各自父母的出资份额按份共有,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根据以上的规定,父母的出资视为对子女个人的赠与,子女用父母出资购买房屋的行为应视为个人的出资行为。对于双方所购买的房屋应视为子女双方按各自出资份额共有该房屋的所有权。本案中的涉案房屋,系婚前双方父母为双方结婚而购置,各自父母的出资应视为对各自子女的赠与,该房屋应视为褚某、刘某双方按出资份额共有所有权。现双方均主张分割该房屋,考虑到褚某方出资较多、且在离婚诉讼中本着照顾女方的原则,涉案房屋归褚某所有,由褚某给付刘某相应的折价款较为适宜,根据双方的出资比例及双方认可的现价值由褚某给付刘某相应的折价款。刘某主张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装修及家具家电费用,双方均认可由刘某方出资20万元,现双方均同意房屋归谁家具家电归谁所有,法院对此不持异议。但获得房屋一方应按照双方所认定的价款给付另一方10万元的折价款。关于刘某主张的其父母出资43万余元筹备婚礼应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该笔钱款系举办婚礼的正常花销,现刘某作为债务进行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故对于该主张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法院对于案涉房屋及家具、家电、装修折价款的处理是否适当。
关于案涉房屋处理一节,褚某与刘某于婚前购买涉案房屋,并约定各出资一半,产权为共同共有。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褚某一方实际出资383万元,刘某一方实际出资203.47万元。房屋所有权证虽登记为共同共有,但双方的约定是各出资一半,现刘某一方从买房至今未按约定足额支付房款,且房屋在大幅涨价的情况下,刘某主张一半的房屋份额,有违双方约定,亦会导致利益失衡,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根据双方的出资比例确定诉争房屋归褚某所有、由褚某按出资比例给付刘某房屋折价补偿款的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不持异议。
关于装修及家具、家电一节,一审审理期间双方均认可由刘某出资20万元,本院审理期间刘某称自己一方出资约24万元,因双方均同意房屋归谁家具家电归谁所有,考虑到折旧等因素,一审法院确定涉案家具、家电归褚某所有,由褚某给付刘某折价款10万元亦无不当。
关于刘某上诉主张其父母为二人举办婚礼出资40余万元应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而要求褚某偿还一半的诉求,因该笔钱款系举办婚礼的正常花销,现刘某要求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774元,由刘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保河
审判员屠育
审判员郭文彤
法官助理史佳伟
书记员万羽

2020-09-2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