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置业服务有限公司与周某2、张胜平返还原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15日40 1664字

(2020)津0105民初1120号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津0105民初1120号

原告: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置业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河**友谊路**。
法定代表人:许娟,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懿德,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娜,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某2,男,1980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河**(聋人学校对过)。
被告:张胜平,女,1953年6月17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河**(聋人学校对过)。
被告:周某1,男,2010年1月16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河**(聋人学校对过)。
法定代理人:周某2(系周某1父亲),男,1980年2月28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天津市河**(聋人学校对过)。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被告张胜平系被告周某2之母,被告周某1系周某2之子,周某2的父亲周留生(已故)原系天津市显像管厂职工。坐落河北区红星路地号××(××)××面积43241.50平方米的土地系天津市显像管厂使用的,用途为工厂;根据《天津市房产所有证》记载,,地上建筑中砖混平房建筑面积1799131平方米。2008年2月28日,天津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天津市财政局联合发布了津国资考核[2008]25号《关于同意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三类退出企业”整体分流安置职工方案的批复》,确认天津市显像管厂系退出企业。2009年8月11日,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作出津中电资[2009]229号《关于退出企业房地产及相关设施移交中环置业公司的通知》,载明退出企业将其房地产及相关设施向集团公司移交,集团公司决定由本案原告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置业服务有限公司接收上述企业房地产及相关设施,并负责其经营管理工作。诉争房屋系坐落河北区红星路××真理道交口天津市显像管厂院内化工库一间(紧邻正义道,聋人学校对过),包含在砖混平房建筑面积17991.31平方米的范围内。三被告就讼争房屋系周某2之父周留生应显像管厂要求入住,且显像管厂答应过给周留生解决住房一节并未提交证据,现诉争房屋仍由三被告居住使用。原告自称自接收诉争房屋后,在2015年、2016年以口头或张贴公告形式要求过被告腾房,但并未就此提交证据。
另查,被告周某2已离婚,其子周某1、其母张胜平随其共同生活,周某2患冠状动脉心脏病、陈旧性心肌梗死,并于2020年被诊断出患慢性肾衰竭、肾病综合征、糖尿病性肾病等疾病,现每周需三次入院进行血液透析,目前周某1小学就学,周某2无收入来源,张胜平已退休,称退休金每月2000多元。周某2、张胜平、周某1名下无住房。

本院认为,本案中,三被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占用讼争房屋系周某2之父周留生经过原产权人天津市显像管厂同意,其占用讼争房屋的行为亦未在原告接管房屋后得到原告追认,况周留生虽系天津市显像管厂的职工,但已死亡,三被告不能证明其继续使用讼争房屋的合法依据,故原告作为讼争房屋的权利人可以要求三被告予以腾房,但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三被告入住讼争房屋应并非基于强占,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且三被告目前的生存状况堪忧,被告周某2身患多种疾病,且三被告无其他住处,不具备腾房条件,如果腾房会给三被告的生存利益带来影响,鉴于此,本院对于原告要求三被告腾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就原告主张的房屋使用费一节,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系强占房屋,被告入住时间久远,入住原因已难以查清,至本案起诉前也无证据证明原告曾向被告催要过使用费,考虑案件实际情况,对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置业服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2.5元,由原告天津市中环电子信息集团置业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赵国海
书记员刘荻

2020-07-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