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某1与单某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9日47 1966字

(2020)豫1625民初2494号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豫1625民初2494号

原告:程某1,男,1994年7月19日生,汉族,住安徽省宿州市萧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佳坤,河南洺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慧,河南洺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单某,女,1998年1月12日生,汉族,住郸城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井小英(系被告单某母亲),女,住郸城县。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通过网络相识,2016年10月1日后双方开始同居生活,当时原告程某122岁,被告单某18岁。原、被告同居时没有举行婚礼,也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同居前原告也没有给付被告方彩礼钱,原、被告同居时告诉了原告父亲,未告诉被告家人。原、被告同居后在江苏省常州市打工,原告在干物流,被告在厂里上班。被告单某于××××年××月××日,生育儿子程某2。原、被告关系不好,孩子出生前几天因为生气报一次警,2020年5月11日凌晨1点左右,原、被告发生打架,并且报了警,公安局工作人员调解后,被告才离开原告处,双方自此开始分居生活。20天后,即2020年6月1日,原告即写起诉状提起本案诉讼。原告于2020年1月1日通过微信向被告转款两次,共计2万元。原告父亲程振远向被告单某账户转款三次,每次5万元,共计15万元,转款时间分别是2020年1月29日、2020年1月30日、2020年2月26日。原告父亲称这15万元是赠给原告程某1的,被告单某称这15万元是其养孩子的生活费,和偿还在谈恋爱时原告借被告的钱。2019年安徽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5416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对账单、微信账单截图、原告父亲证言等,以及当事人、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述在卷为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同居生活,其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原、被告平时关系不好,因为双方打架被告曾两次报警,最后一次打架是在夜间,被告是因为原告打她才被迫离家,所以,原告诉称被告抛弃儿子,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规定:“解除同居关系时,双方所生的非婚生子女,由哪一方抚养,双方协商;协商不成时,应根据子女的利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哺乳期内的子女,原则上由母方抚养,如父方条件好,母方同意,也可由父方抚养”。原、被告的儿子程某2在原告起诉时才四个多月,正在哺乳期,离不开母爱,被告又不存在不利于孩子成长的情形,所以,程某2应当由被告抚养,由原告负担抚养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规定:“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支付。……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第八条规定:“抚育费应定期支付,有条件的可一次性支付”。程某2已经出生半年,程某2的抚养费应当按照原告程某1住所地安徽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5416元/年的30%计算,计算至程某218周岁,为17.5年,即80934元(15416元/年×30%×17.5年)。原告所诉彩礼之事,彩礼是在男女双方结婚之前,男方按照风俗习惯给付女方的财物,原、被告已经同居生活三年多,不存在再下彩礼之事。原告称其父亲把银行卡交给了原告,是原告再转给被告的,没有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原告称是其父亲赠与其本人的,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原告父亲在孩子程某2出生后直接转给被告单某的15万元,应当是视为原告父亲赠与原、被告二人的,赠与行为已经成立,此15万元应认定为原、被告的共有财产,加上原告微信转给被告的2万元,共有17万元共有财产在被告处,被告应当分给原告一半,即8.5万元。被告要求原告赔偿青春损失费,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儿子程某2由被告单某抚养,原告程某1负担抚养费80934元;
二、被告单某支付原告程某1共有财产85000元;
三、驳回原、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第一、第二两项,双方当事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案件受理费1950元、财产保全费1370元,合计3320元,原、被告各负担一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郑文利
书记员董亚飞

2020-07-2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