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某、高某某一般人格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5日34 3957字

(2020)粤01民终13382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粤01民终1338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某(曾用名林某某),男,1984年11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雅妮,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莉,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某某,女,1993年9月6日出生,满族,住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奕,广东领前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法院查明事实:
一、高某某、李某某相识及同居情况:高某某主张其与李某某于2015年通过朋友聚会认识,李某某声称单身,双方不久就确立恋爱关系;2016年底,高某某、李某某同居;2017年3月,高某某怀孕,李某某敷衍高某某说去新加坡登记结婚;高某某怀孕五个月时,查到李某某已婚并有一子,李某某仍然欺骗高某某声称己离婚,高某某不再相信李某某,但因胎儿月份己大,无法进行中止妊娠手术,因此只能将孩子生下来,期间发生了高危的妊娠并发症,导致胎儿早产,产检、分娩手术和坐月子的所有费用都是自己一力承担;此后,李某某又因强奸了一名女性,于2019年2月19日被提起公诉,李某某被羁押于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高某某为证明其主张,提交女儿高某出生医学证明(载明高某于2017年10月21日出生)、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支持李某某为高某的生物学父亲、高某某为高某的生物学母亲)、广州市白云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于2019年10月29日出具的《婚姻登记档案记录证明》(载明李某某于2011年6月30日与罗某依法登记结婚)、原李某某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原审法院工作人员于2019年12月12日前往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询问李某某,李某某表示对高某某的诉讼请求及证据均无意见。
二、关于高某某主张的损失部分:
1.医疗费:高某某主张其在广州爱博恩妇产医院门诊检查及住院生产的医疗费共计101248元、伊丽莎白医院门诊10432.2元、围产期组织干细胞存储费用18880元、脐带血储存费用21780元。为此,高某某提交广州爱博恩妇产医院出具的住院费用清单、伊丽莎白妇产医院出具的费用清单、广东博雅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围产期组织干细胞存储协议书》、脐带血储存协议。原审法院认为高某某已举证证明其支出医疗费共计152340.2元(101248元+10432.2元+18880元+21780元),原审法院对此予以确认,对于高某某主张的医疗费超出上述金额的,缺乏相应证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2.误工费:高某某主张误工费为10万元,并称其为演艺公司的艺人,公司在印度尼西亚为高某某承接一些演出,费用由主办方结束时结算,故其无法提供国内固定工资流水。为此,高某某提交其缴纳房租的记录及支付宝、微信支出记录。原审法院认为,高某某未举证证明其收入情况,其所提交支付宝、微信等消费记录并不能证明误工损失,其误工费应按2018年广东省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8258元计算,原审法院根据高某某孕期及哺乳期等情况,原审法院酌定误工期间为128天,误工费应为20430.2元(58258元/年÷365天×128天)。
3.孕期、产期、哺乳期护理费:高某某主张该护理费包括向月嫂支付的工资及定金共44200元,为月嫂购买机票1500元、通乳师工资1730元。为此,高某某提交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及支付宝转账记录予以佐证,原审法院对上述费用予以确认,经核算共计47430元(44200元+1500元+1730元)。
4.孕期相关生活用品费用:高某某主张其在淘宝、京东为买了孕产妇用品及新生儿用品共计55797.29元,为此高某某提交淘宝、京东、考拉网购等截图。原审法院根据高某某的举证,结合案情,酌定30000元。
5.孕期营养费:高某某主张其购买复合维生素、叶酸、钙、燕窝、鱼胶及海参共计13900元,为此高某某提交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拟证明其向代购等购买营养品。根据高某某的主张及本案情况,原审法院酌定营养费5000元。
6.精神损害抚慰金:高某某主张精神抚慰金200000元。原审法院结合案件实际情况,酌情认定李某某向高某某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
原审法院裁判理由及结果:
高某某以结婚为目的与李某某相识恋爱,但期间李某某隐瞒已婚的重要事实在先,在婚姻存续期间与高某某同居,并多次承诺与高某某拍摄婚纱照及登记结婚,欺骗了高某某的感情。上述过错行为已侵害了高某某的人格权,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如前所诉,高某某的损失包括医疗费152340.2元、误工费20430.2元、孕期、产期、哺乳期护理费47430元、孕期相关生活用品费用30000元、营养费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以上共计285200.4元。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对高某某的诉请予以部分支持。

本院认为,结合诉辩双方的意见,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如下:(一)李某某是否侵犯了高某某的人格权?李某某是否应向高某某支付精神抚慰金?(二)一审法院认定高某某的损失金额是否正确?高某某自身对其损失是否应承担责任?(三)李某某向高某某转账的210900元应否在本案中予以抵扣?
关于争议焦点(一),结合高某某的陈述及其提交的微信截屏可知,李某某在与高某某相识后,隐瞒已婚的事实,与高某某交往并发生了性关系,导致高某某怀孕、生子的事实发生。高某某系在受到隐瞒、欺骗的情况下对其性权利做出了处分,并因此造成了身体及精神损害的伤害,李某某的行为明显有过错,且违背社会公德,侵害了高某某的人格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李某某应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故高某某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李某某上诉称其未与高某某有婚外同居行为,未侵犯高某某人格权,不应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根据李某某的过错程度、行为方式及行为所造成的后果酌定其向高某某支付30000元的精神抚慰金,符合本案实际,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争议焦点(二),因高某系早产,故高某某主张围产期组织干细胞储存费用和脐带血存储费用属于必要费用,有事实依据,且符合情理。同时,高某某提交了发票证实前述费用共计40660元,故一审法院将该笔40660元计入医疗费并无不妥。李某某上诉称其不应承担围产期组织干细胞储存费用和脐带血存储费用共计40660元,本院不予采纳。高某某在一审中提交了其向月嫂支付工资的转账凭证,且提交了其为月嫂购买机票的支付凭证,可以证实月嫂交通费及工资均已实际发生,故一审法院对月嫂工资、月嫂的交通费予以支持,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李某某上诉称高某某聘请月嫂的工资过高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对高某某的误工费、孕期相关生活用品费用、营养费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李某某主张其2017年3月向高某某转账3万元系要求高某某终止妊娠,因李某某提交的转账记录上并未载明转账用途,且高某某对此予以否认,故对李某某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李某某隐瞒其已婚事实与高某某交往并发生性关系导致高某某怀孕生子,主观上有重大过错,其应对高某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考虑到高某某是成年人,其也应该对自身行为的后果有一定主观认知,本院酌定高某某自身承担10%的责任。一审法院认定医疗费152340.2元,误工费20430.2元,孕期、产期、哺乳期护理费47430元,孕期相关生活用品费用30000元,营养费5000元,以上共计255200.4元,李某某应承担90%的责任即229680.36元。因李某某还应承担3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故李某某总计应向高某某支付259680.36元。
关于争议焦点(三),李某某上诉主张其向高某某转账支付210900元,且其在二审中提交了转账凭证。高某某称双方女儿高某出生之前的5000元是给其奶奶的见面礼,高某出生之后的转账款项中有3万元是通过其转给李某某的好友,2018年5月的10200元已经转回给李某某,其他的系给高某的抚养费。李某某提交的转账凭证均未备注转账用途,同时,结合高某某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屏及转账凭证,本院对高某某关于李某某转账款项的意见予以采纳。本院认为,李某某提交的转账款项不足以证实其向高某某支付的款项与高某某一审诉请的损害赔偿有关,故对李某某称其支付的210900元足以覆盖其应承担责任部分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即李某某主张的210900元转账不应在本案中予以抵扣。

综上所述,李某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对成立部分予以支持。原审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处理稍有不当,本院予以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9)粤0106民初39703号民事判决;
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李某某向高某某支付259680.36元;
三、驳回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高某某负担1100元,李某某负担19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000元,由李某某负担1800元,高某某负担2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印强
审判员刘敏
审判员杨玉芬
书记员薛淑婷
方蕾

2020-07-2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