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2等与刘某3法定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16日31 2378字

(2020)京03民终7534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京03民终75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1,男,1959年9月20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红,北京京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2,女,1958年6月1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艳红,北京京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3,男,1987年4月26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自强,北京泽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蓉,北京泽盈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某4与鞠某原系夫妻关系,育有独生子刘某3。二人于2000年1月4日经法院调解离婚,刘某3由鞠某抚育。2010年6月8日,刘某4与张秀媚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2012年1月17日,刘某4与张秀媚协议离婚,之后未再婚。2017年11月26日,刘某4因病去世,生前未留有遗嘱。刘某4之父刘某5、之母郑某已先于刘某4去世。刘某1、刘某2系刘某4之兄弟姐妹。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西八间北里×号楼×层×-×号房屋(以下简称×号房屋)原登记在刘某1名下,于2015年9月17日变更登记至刘某4名下,于2017年12月15日变更登记至刘某2名下。刘某3主张该房屋系刘某4的遗产。刘某1、刘某2予以否认,称该房屋属刘某2所有。
经刘某3申请,法院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房屋管理局调取了×号房屋的登记档案。登记档案显示,房屋产权由刘某1变更为刘某4是基于刘某1(出卖人)与刘某4(买受人)2015年9月17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成交价格为155万元,合同签订及产权变更事项系刘某4委托张某办理;产权自刘某4变更为刘某2是基于2017年12月15日刘某4(赠与人)与受赠人(刘某2)签订的《赠与协议》。因协议签署及房屋过户之时刘某4已经去世,双方均认可协议及过户并非刘某4本人所为。刘某1、刘某2称刘某1因刘某4一直未支付购房款提出解除合同,要求刘某4退还房屋,在准备办理过户之时刘某4突发疾病未能办理,后基于刘某2对刘某4和刘某1均有照顾,刘某1和刘某4同意将房屋直接赠与刘某2,刘某1不再要求刘某4支付购房款。刘某3称涉案房屋系刘某4以刘某1名义购买,刘某1与刘某4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仅为办理过户所用,刘某1从未向刘某4主张过购房款;刘某2与刘某4之间亦不存在真实的赠与合同关系。
此外,法院经刘某3申请调取了刘某4名下的银行流水明细,显示刘某4名下尾号为×1北京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9月21日余额为1361.08元,尾号为×2北京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9月3日余额为1462.89元,尾号为×3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9月21日余额为2492.5元,尾号为×4中国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6月21日余额为3844.84元,尾号为×5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9月21日余额为19539.98元,尾号为×6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截止于2019年9月21日余额为106.34元。
刘某3要求继承涉案房屋以及刘某4名下的全部存款。刘某1、刘某2表示刘某3对刘某4未尽到赡养义务,无权继承刘某4的遗产,而刘某2在刘某4生前对刘某4尽到了扶养义务,并为刘某4支付了医疗费及丧葬费,应当由刘某2继承刘某4遗产。刘某1、刘某2提交了若干医疗费、丧葬费票据予以佐证。刘某3不认可证明目的。经询,双方均认可刘某4在去世前有自理能力及收入来源。
另,刘某3于2019年8月29日向法院申请查封涉案房屋,法院于2019年9月5日作出裁定书,采取了保全措施。刘某3支出保全费5000元、担保费1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之一为涉案房屋是否为刘某4的遗产。虽然房屋目前登记在刘某2名下,但房屋产权人自刘某4变更为刘某2发生在刘某4去世之后,综合双方的陈述以及证据,不难认定赠与合同的签署以及过户的办理均为他人冒用刘某4名义所为,故变更登记属于错误登记,不发生所有权转移的效力。因此,涉案房屋仍归刘某4所有,属于刘某4的遗产,应依法继承。刘某3为刘某4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依法应当继承刘某4的全部遗产。刘某1、刘某2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无权继承刘某4遗产。刘某1、刘某2主张刘某2对刘某4尽了扶养义务,首先,刘某4生前有自理能力亦有经济来源,无需他人扶养;其次,刘某4死亡事发突然,刘某1、刘某2垫付抢救费用、负担丧葬费,是身为近亲属的情义之举,并不足以说明刘某1、刘某2对刘某4尽了扶养义务。因此,法院对刘某1、刘某2的主张不予采纳。担保费、保全费,鉴于涉案房屋的过户系刘某2找他人冒用刘某4名义所为,刘某3为防止刘某2再次转移财产申请对涉案房屋进行查封属正当、必要的行为,故担保费、保全费属于刘某3的合理损失,应由刘某2赔偿。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就涉案房屋及存款继承问题的处理均表示认可,亦未提出上诉,本院对此亦无异议。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担保费、保全费的负担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涉案房屋的过户系刘某2找他人冒用刘某4名义所为,刘某3为防止刘某2再次转移财产申请对涉案房屋进行查封属正当、必要的行为,故担保费、保全费属于刘某3的合理损失,一审法院判决刘某2赔偿刘某3相应的担保费、保全费并无不当。

综上,刘某1、刘某2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5元,由刘某1、刘某2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申峻屹
书记员张立

2020-07-3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