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某、祝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2日32 3534字

(2020)皖15民终1122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皖15民终112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彭某,女,1964年3月17日生,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航,上海市新闵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英,上海市新闵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祝某,男,1965年12月16日生,汉族,经常居住地:安徽省金寨经济开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闵远刚,安徽事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祝某上诉请求:一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审人民法院对惠州中心1504号不动产权属等事实认定事实不清。
彭某辩称,祝某不能证明彭某对惠州的两套房产是知晓的。
彭某起诉请求:1.依法分割登记在被告祝某名下位于广东省惠州市中信城市时代1单元15层4号房屋(以下简称惠州中信1504房屋),判归原告所有;2.依法分割原登记在被告名下的位于惠州市雅居乐白鹭湖倚湖会6号楼703房屋(以下简称惠州白鹭湖703房屋)的售房款;3.依法分割原、被告为股东的惠州久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久通公司)的股权价值;4.依法分割安徽都灵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都灵公司)登记在被告名下的30%的股权价值;5.依法分割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账户内的资金,判归原告所有;6.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年××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一子,现均已成年。2016年10月,被告提出做生意欠债,为保全家庭共有财产,与原告假离婚,以逃避债务。原告相信了被告,与被告签署了离婚协议并办理了离婚登记。不料,离婚不久,被告即与他人结婚。由于原告受到被告蒙骗,登记离婚时,被告隐瞒了夫妻共同财产,侵害了原告合法权益,为此,诉请分割上述原为夫妻共同的财产。

一审审理认为,一、关于原、被告登记离婚是否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财产分割协议是否有效问题。本院认为,原、被告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签订离婚协议、办理离婚登记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我们认为并倡导,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遵法守法依法行事者,其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反之,不遵法守法甚至违法者,因其漠视甚至无视法律规则,就应当承担不受保护或受到法律追究的风险。本案中,即使原告当初办理假离婚属实,那么也应当为逃避夫妻债务办理假离婚这一不诚信、无视法律规则行为,承担风险。其次,原告诉称离婚是为逃避夫妻债务的假离婚,无论是否属实,与离婚后夫妻财产分割没有关联性。离婚协议属家事合同,有其特殊性,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置,双方可协议处理。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只要不存在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行为,对离婚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无论怎样约定,都不损害其他债权人对夫妻共同债务依法主张权利。二、原、被告登记离婚时,被告祝某是否有隐藏夫妻共同财产行为;原告诉请再次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是否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归男方所有的“其他财产”范围内。1、关于被告祝某原所有的惠州白鹭湖703号房产及其持有的惠州久通公司股权和安徽都灵公司股权,在双方登记离婚时,被告是否隐瞒问题。根据被告提供的线索,本院调阅了原告于2014年12月31日因住宅被盗,向惠州市公安局汝湖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所做的询问笔录等书面材料。该材料反映证实原告彭某曾在惠州白鹭湖703号房屋居住、生活等情况;证人程某、储某、金某出庭证实,原、被告离婚前,原告彭某曾多次去过安徽都灵公司并曾帮助公司食堂做饭;惠州久通公司企业信息表记载,彭某为其股东之一。本院认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原告,在处理个人婚姻及财产分割这一涉及人身、财产关系重大事项时,理应对上述有关房产权属、被告在都灵公司持股情况进行过核实查明;其次,原告作为惠州久通公司股东之一,对惠州久通公司各股东持股情况也更是自然清楚。原告诉称,离婚时,被告对上述共同财产进行隐瞒,理由不能成立。退一步讲,当初协议离婚时,原告在明知已有财产线索且可以查清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下,却放弃核查,而与对方签订分割财产协议,其就应当对自己行为负责。综上,上述财产,应在双方协议中约定归男方所有的“其他财产”范围内或者说是原告已自愿放弃分割。2、关于祝某所有的惠州中信1504房产及银行存款,双方协议离婚时,被告是否隐瞒问题。首先,不动产物权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庭审中,祝某称该房产与他人共有,为此提供了北京惠仁兴业科技有限公司汇款凭证及惠州久通公司、祝某关于惠州中信1504房产的权属证明,但均不能改变业已登记的不动产权属效力。惠州中信1504号不动产,权利人登记是祝某,应为祝某所有。其次,庭审中,被告虽提供有购买二套房时,房产交易中心查询购房人被告夫妻两人原房产信息的服务费收据,但不足以证明原告当时是否一同前往查询,以及知晓惠州中信1504不动产权属情况;程某与原告微信聊天记录内容,也不足以证明原告对该房产权属的详细情况就一定知情。关于被告两笔银行存款问题,庭审中,被告辩称是离婚后公司业务往来货款,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应视为离婚前被告存款。对上述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在协议离婚时,可视为原告不知情。原告诉请再次分割,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八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原告彭某对位于广东省惠州市中信城市时代1单元15层04号不动产享有二分之一物权;二、被告祝某在中国农业银行惠州小金口支行存款179458.29元,祝某在中国银行金寨支行营业部存款32870.45元,计212328.74元,原告彭某分得一半即106164.37元;三、驳回原告彭某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判决确定义务,于本判决生效一月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3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计13300元,原告负担7000元,被告负担6300元。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两套房和两个公司的股权以及两个银行账户上的存款是否属于离婚时未进行分割的财产。
双方对一审证据的质证意见亦同一审。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一审审理查明,彭某、祝某两人离婚前,彭某曾多次去过安徽都灵公司并曾在该公司食堂帮忙做饭;惠州久通公司企业信息表记载,彭某为其股东之一。因此,彭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处理个人婚姻及财产分割这一涉及人身、财产关系重大事项时,应对祝某在都灵公司持股情况进行过核实查明和对其作为股东之一的惠州久通公司各股东持股情况是清楚了解的,故应视为彭某和祝某在离婚时,对上述两公司财产情况属于离婚协议中的“其他财产”范围(按照登记享有权利)。
关于双方争议的、原登记为祝某所有的惠州白鹭湖703号房产问题。一审法院调阅了彭某于2014年12月31日因住宅被盗,在公安机关所做的询问笔录等书面材料。该材料反映证实彭某曾在惠州白鹭湖703号房屋居住、生活等情况,因此,彭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处理个人婚姻及财产分割这一涉及人身、财产关系重大事项时,应对上述有关房产权属知晓或者进行过核实。
关于登记为祝某所有的惠州中信1504房产问题。首先,不动产物权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祝某虽称该房产与他人共有,但均不能充分证明与他人共有的事实,亦不能改变业已登记的不动产权属效力。惠州中信1504号不动产,权利人登记是祝某,应为祝某所有。同时,祝某提供的购买二套房时房产交易中心查询购房人夫妻两人原房产信息的服务费收据等,不能充分证明彭某当时一同前往查询,以及知晓惠州中信1504不动产权属情况,因此,该房产不属于夫妻离婚协议中“其他财产”范围。
关于两个银行存款问题,祝某上诉称是离婚后公司业务往来货款,但祝某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其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上诉人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300元,由上诉人彭某负担4150元,由上诉人祝某负担41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审中,祝某提供的中国农业银行流水一份和中国银行流水一份,不能证明一审判决分割的银行存款并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审判长童竹平
审判员张海龙
审判员王芬
书记员胡秦秦

2020-07-3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