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某1与陆某某、傅2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2日33 3448字

(2020)沪02民终4686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沪02民终468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傅某1,男,1969年9月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陆某某,女,1971年11月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傅2(曾用名付晨),男,1995年8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上述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新,上海市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傅春林,男,1941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原审第三人:庄菊英,女,1946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青浦区。
上列两原审第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辉,上海衡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原审第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姜逸菲,上海衡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上海市青浦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
原审第三人:张根荣,男,1963年8月19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青浦区,现住上海市青浦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涉争三层楼房于2000年被建造于青浦区仓桥村XXX号场地上,无建房批复。陆某某、傅2、傅某1及傅春林与庄菊英对涉争三层楼房的出资有争议。
2004年5月25日,上海青浦区建筑修缮公司(作为甲方拆迁人)、上海青浦安业房屋拆迁置换有限公司(作为甲方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与傅某1与张根荣(两人均作为乙方被拆迁人)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由乙方预定青盈苑二期9号楼505室即本案系争房屋、青盈苑二期5号501室。2009年6月29日,傅某1与上海青浦房地产有限公司就系争房屋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次日,系争房屋被登记在傅某1名下,建筑面积为128.93平方米。同年12月30日,系争房屋被登记在陆某某与傅某1名下,登记状态为共同共有。
依陆某某申请,一审法院委托上海信衡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评估系争房屋现值。该公司出具的估价结果为,在全部假设和限制条件下,系争房屋于价值时点的市场价值为349万元,折合建筑面积单价27,069元/平方米。陆某某为此支出评估费9,000元。
陆某某与傅某1于1993年6月2日登记结婚,于1995年8月8日生育一子名傅2。2018年12月12日,陆某某与傅某1经一审法院调解离婚,未处理系争房屋。傅春林与庄菊英系傅某1之父母。陆某某的户籍于1994年1月18日由原盈中乡盈中村迁入原环城乡仓桥村4队,于2004年6月15日农转非。傅2因出生报户籍于原环城乡仓桥村4队,于2010年3月14日农转非。傅某1因出生报户籍于原环城乡仓桥村4队,于1996年11月27日因征地农转非。傅春林世居于原环城乡仓桥村4队,于2004年6月15日农转非。庄菊英于1966年4月8日由原大盈东村迁入原环城乡仓桥村4队,于2000年9月8日农转非。
2003年6月21日,上海青浦区建筑修缮公司(作为甲方拆迁人)、上海青浦安业房屋拆迁置换有限公司(作为甲方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与傅春林(作为乙方被拆迁人)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乙方预定青盈苑XXX号XXX室、XXX室、XXX室。
上海青浦安业房屋拆迁置换有限公司与上海青开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合并成立上海青浦新城区房屋拆迁置换有限公司,上海青浦新城区房屋拆迁置换有限公司后又更名为第一房屋征收所。
一审诉讼中,一审法院向第一房屋征收所询问得知,系争房屋的安置对象为陆某某、傅2、傅某1。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本案系争房屋为涉争三层楼房的配套安置房。涉争三层楼房无建房批复,故一审法院无法据此确定房屋所有权人。陆某某、傅2、傅某1及傅春林与庄菊英对涉争三层楼房的出资有争议,但建房出资人不等于拆迁安置对象。农村宅基地房屋拆迁按户安置。实践中,拆迁单位未必会将所有安置对象作为被拆迁人记入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但一般会由户主出面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按照农村拆迁安置政策,一户农民也不可能享受两次安置。本案中,傅春林与庄菊英主张傅某1是受傅春林与庄菊英的委托办理涉争三层楼房的拆迁手续,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故一审法院对该项主张不予采纳。本案涉争三层楼房的《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由傅某1代表该户签订,陆某某作为其配偶,傅2作为其儿子,两人当时均为农业户籍,户籍也均在仓桥村,自然应是拆迁安置对象。在涉争三层楼房拆迁之前,傅春林已作为另外宅基地房屋的被拆迁人与拆迁单位签订《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预订3套配套安置房,而涉争三层楼房的《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亦未将傅春林与庄菊英列为被拆迁人,一审法院确认系争房屋的安置对象为陆某某、傅2、傅某1,由该三人共同共有。根据法律规定,共有人没有约定不得分割共有财产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共有人可以协商确定分割方式。达不成协议,难以分割或者因分割会减损价值的,应当对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取得的价款予以分割。本案中,陆某某已与傅某1离婚,双方共有的基础丧失,故对陆某某、傅2要求分割系争房屋的主张,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结合本案案情,并考虑到陆某某、傅2要求将两人的份额放在一起,故对陆某某、傅2要求取得系争房屋,并由陆某某、傅2支付傅某1三分之一房屋折价款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对傅春林与庄菊英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傅某1与第一房屋征收所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第三次庭审,视为放弃相应抗辩权利,法律后果自负。
一审法院判决,一、上海市青浦区盈港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陆某某、傅2所有;二、陆某某、傅2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傅某1房屋折价款1,163,333.33元;三、驳回傅春林与庄菊英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34,720元,由陆某某负担11,573.33元,傅2负担11,573.34元,傅某1承担11,573.33元。评估费9,000元(陆某某已预付),由陆某某、傅2、傅某1各负担3,000元。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主张原审第三人傅春林、庄菊英对涉争三层楼房有出资,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系争房屋系动迁所得,于2009年产权登记在上诉人名下,傅春林、庄菊英对此是明知的,如傅春林、庄菊英认为在系争房屋内有相应权益,应积极主张权利,但两人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未通过任何途径进行过主张,本院对上诉人认为傅春林、庄菊英在系争房屋中享有份额无法支持。本案所涉《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并未对涉争三层楼房的安置对象明确列明,但农村宅基地房屋的动拆迁一般是以户为单位,故一审法院认定涉争三层楼房的安置对象系陆某某、傅2、傅某1符合相关规定。但该房屋于2000年建造、2004年拆迁时,傅2尚未成年,一审判决其取得三分之一的份额欠妥,本院综合本案实际情况兼顾房屋来源等因素,对陆某某、傅2、傅某1应得的份额酌情予以调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8民初3831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
二、撤销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8民初383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陆某某、傅2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傅某1房屋折价款人民币1,50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720元,由陆某某、傅2负担人民币19,290元,由傅某1负担人民币14,930元。评估费人民币9,000元(陆某某已预付),由陆某某、傅2负担人民币5,130元,傅某1负担人民币3,87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720元,由上诉人傅某1负担人民币14,930元,由被上诉人陆某某、傅2共同负担人民币19,29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严萍
审判长翁俊
审判员熊燕
审判员王江峰
书记员黄琪隽

2020-07-3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