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某1、黄某2遗嘱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8日26 1708字

(2020)浙02民终2299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浙02民终229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某1,男,1948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某2,女,1957年7月11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海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欣成,浙江贞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妤,浙江贞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吴某,男,1950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住宁波市江**。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继承人黄某3与吴荣康育有黄某1、吴某与黄某2三个子女,1960年黄某3与吴荣康经法院判决离婚。黄某3于2014年4月30日在浙江省宁波市公证处立遗嘱一份,载明,我名下有位于宁波市[房屋所有权证号:房权证甬海段私字第××号]。我丈夫已经去世,现因我年岁已高,为防止我过世之后子女们之间为该房屋产权发生不必要的纠纷,我现立下本遗嘱决定,在我过世之后,上述房产中属于我所有的部分由我的女儿黄某2个人继承,不作为黄某2的夫妻共同财产,这是我的意愿,其他任何人不得干涉。黄某3于2017年3月24日死亡。吴荣康已于2003年5月31日死亡。一审法院另查明,根据宁波市江北区公证处(2001)甬北证民字第74号继承权公证书载明,屠三林生前只生育一女屠某(于1970年10月死亡),屠某生前只生育一女黄某3,黄某3继承其外公屠三林位于宁波市江北区权。2001年屠家巷1号房屋拆迁,黄某3根据当时的拆迁政策可自行选购房屋进行安置,黄某3于2001年7月14日签订房屋购销合同,自案外人处购买了位于,登记在黄某3名下,所有权证号为房权证甬海段私字第××号。2017年补办了证件,权证号为浙(2017)宁波市海曙不动产权第0031685号。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并可以指定遗嘱执行人。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黄某3在与吴荣康离婚后,继承其母亲在屠家巷1号的房屋产权,并根据当时的安置政策独自购买涉案房屋,该房屋系黄某3个人所有。黄某3作为涉案房产的所有权人,有权以遗嘱形式处分其个人财产,其在宁波市公证处立下的公证遗嘱合法有效。根据该遗嘱,黄某2对涉案房屋享有继承权。黄某1、吴某主张按照法定继承对涉案房产进行分割,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判决:被继承人黄某3名下位于宁波市海曙区[权证号:浙(2017)宁波市海曙不动产权第0031685号]由黄某2继承所有。一审案件受理费16500元,由黄某1、吴某负担。
本院认为:黄某3依据宁波市江北区公证处2001年出具的继承权公证书,取得其外公屠三林所遗房产的继承权。后该房屋拆迁安置,黄某3作为被拆迁人自选安置所得涉案房屋,并通过公证遗嘱处分涉案房屋由黄某2一人继承所有。黄某1上诉称屠三林除黄某3的母亲屠某外,尚有其他子女依法享有继承权,2001年的公证遗嘱侵犯了屠三林其他继承人的合法权益。本院认为,关于黄某3遗产的范围,屠三林是否存在其他法定继承人的事实,现并无初步证据证明,黄某1上诉称黄某3无权继承屠三林全部遗产,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且本案处理的是黄某3遗产的继承纠纷,而不是屠三林遗产的继承纠纷,若黄某3的遗产来源不合法,可由屠三林的其他继承人另案主张,黄某1作为黄某3的法定继承人对此并无诉的利益。涉案房屋虽于2017年补办了产权登记,权证号与公证遗嘱不一致,但不能据此认定公证遗嘱对涉案房屋的处分无效。黄某3的公证遗嘱有公证处的询问笔录、录音等印证,黄某1上诉称公证遗嘱并非黄某3真实意思表示,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经审查,一审法院并不存在程序性错误。综上,黄某1之上诉,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500元,由上诉人黄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审判长陈艳
审判员倪春艳
审判员张华
代书记员吴煜

2020-07-3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