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1、王某离婚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16日59 5184字

(2020)辽01民终6477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1民终64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某1,男,汉族,住安徽省枞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俊东,辽宁腾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女,锡伯族,住辽宁省沈阳市大**。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丽丽,辽宁昊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雪,辽宁昊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年××月××日,朱某1、王某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朱某2。婚前王某贷款购得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一处,朱某1贷款购得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一处,婚后王某、朱某1一直共同在朱某1名下的上述房屋居住,为购买该房屋内的家具、电器共支付46697.9元。自××××年××月起朱某1、王某分居,在此之后婚生女一直暂随王某共同生活,并由王某独自抚养。王某在婚后于2017年6月25日购买了车牌号为辽A×××**的车辆,并将该车辆落于自己名下,购车价格为78500元,现该车辆由王某实际占有。××××年××月1日,朱某1、王某因家庭琐事产生纠纷后,先后两次相互撕扯,双方均因此受伤。王某受伤后至医院进行了治疗,前后共支付医疗费1210.3元,并支付了鉴定费1000元对其伤情进行鉴定。2019年1月28日,公安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朱某1、王某××××年××月1日发生两次撕扯致王某左耳鼓膜造成轻微伤,并对朱某1作出罚款的行政处罚。现王某认为朱某1、王某之间的感情已经破裂,故诉至法院,要求与朱某1离婚。朱某1在庭审中同意与王某离婚。另查明,朱某1的现工作单位为中国航发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其住房公积金的个人缴存基数为8100元。朱某1、王某于婚前各购买了一处分别落于自己名下的房屋,双方在庭审中对上述房屋的现价值存在争议,均同意通过网络询价的方式确定现有价值,其中王某名下的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购买价格为436075元,京东大数据评估询价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576822元,中国工商银行融e购电商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576822元,阿里拍卖大数据询价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567555元,即该房屋平均评估现价值为573733元[(576822元+576822元+567555元)÷3];朱某1名下的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购买价格为496955元,京东大数据评估询价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716991元,中国工商银行融e购电商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689072元,阿里拍卖大数据询价平台评估其现价值为701216元,即该房屋平均评估现价值为702426元[(716991元+689072元+701216元)÷3]。

一审法院认为,王某诉至法院,要求与朱某1离婚,朱某1明确表示同意离婚,说明双方之间的感情已经完全破裂,故对王某要求与朱某1离婚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关于婚生女抚养问题,朱某1、王某均表示希望婚生女随自己共同生活,法院根据婚生女暂随王某共同生活的实际情况,离婚后婚生女随王某共同生活更有利于其生活环境的稳定和日后成长,故婚生女应随王某共同生活,关于抚育费问题,结合王某住房公积金的个人缴存基数及其近期月平均工资情况,酌情确定其工资收入标准为每月8000元,再结合法定的承担比例抚育费确定为每月2400元(8000元/月×30%)。关于朱某1、王某婚后共同居住的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内的家具、电器及原告名下的车牌号为辽A×××**的车辆,上述物品朱某1、王某均要求予以分割,因双方各自提供的证据均无法证明购买的上述物品为婚前一方财产,故应按婚后共同财产对待,且双方分别要求对方支付的折价款数额基本相近,故酌情根据上述物品的登记备案及实际占有情况,本着照顾女方权益的原则,确定上述家具、电器归朱某1个人所有,车辆归王某个人所有。关于朱某1、王某于婚前各自购买的分别落于自己名下的房屋所有权归属问题,双方均要求各自名下的房屋归各自所有的主张并无不当,法院予以支持,其中房屋增值差额部分,王某主张朱某1向其支付此上述两处房屋增值差额款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朱某1应向王某支付房屋增值差额款33906.5元{[(702426元-496955元)-(573733元-436075元)]÷2};其中共同还贷差额部分,因无法确定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用于偿还贷款的款项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夫妻一方财产,故对此部分主张,依法不予支持。关于王某主张的人身损害赔偿款,公安机关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已认定朱某1、王某之间的撕扯行为致王某左耳鼓膜造成轻微伤,朱某1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家庭暴力,王某作为无过错方有权要求朱某1就其人身损害进行赔偿,其中医疗费、鉴定费部分,二费用均系王某因此次受伤所产生的合理支出,理应由朱某1承担,根据王某提供的证据,确定医疗费为1210.3元,鉴定费为1000元;其中营养费部分,因王某未提供相应医嘱,故对此部分主张,依法不予支持;其中精神损害赔偿金部分,因王某未就此进行伤残等级鉴定,故对此部分主张,亦不予以支持。关于王某××××年××月至××××年××月期间独自抚养婚生女的抚养费,因朱某1、王某自××××年××月起一直分居,不能独立生活的婚生女一直暂随王某共同生活,王某有权主张朱某1向其支付此期间的抚养费,关于抚养费问题根据朱某1的工资收入及法定的承担比例抚养费应确定为24000元(8000元/月×30%×10个月)。关于王某主张的其独自抚养婚生女期间为婚生女支付的医疗费,因已认定朱某1应向王某支付此期间的抚养费,且王某主张的数额在确定的朱某1应承担的抚养费数额内,故对此部分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关于朱某1要求王某返还其婚前应得的工伤赔偿金的主张,因该赔偿金已于朱某1、王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放给朱某1,已无法确定该款项是否已被使用,即使使用亦无法确定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还是一方生活,故对此部分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关于朱某1要求分割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银行存款的主张,因其未就此提供证据,故对此部分主张,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三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八条、第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一、准予王某与朱某1离婚;二、婚生女朱某2随王某共同生活,朱某1自2019年12月起每月10日前向王某支付抚育费2400元至朱某2年满18周岁时止;三、位于沈阳市浑**的房屋内的家具、电器归朱某1所有;四、车牌号为辽A×××**的车辆归王某所有;五、位于沈阳市浑**的房屋归王某所有,剩余房屋贷款由王某继续偿还,位于沈阳市浑**的房屋归朱某1所有,剩余房屋贷款由朱某1继续偿还,朱某1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某支付房屋增值差额款33906.5元;六、朱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某支付医疗费1210.3元,鉴定费1000元;七、朱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某支付××××年××月至××××年××月期间王某独自抚养婚生女的抚养费24000元;八、驳回朱某1、王某的其它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550元,由王某、朱某1各负担2275元。
本院认为,准予或不准予离婚应当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为区分界限,一审法院从朱某1、王某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等方面考虑,准予双方离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抚养权及抚养费过高的问题,应当按照有关法律规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结合父母双方经济负担能力、子女实际需要及本地生活水平等情况下,进行综合考量,本案中,一审法院结合朱某1、王某的经济情况、朱某2的实际生活情况、及与朱某2共同生活一方即母亲王某的负担能力等,酌定朱某2由王某抚养,朱某1每月给付抚养费2400元,并无不当,故对上诉人朱某1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分割家具家电、车辆有误的问题,经查,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原则上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审法院将案涉家具家电、车辆等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本院亦予以确认,朱某1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存在婚姻法第十八条夫妻一方财产的法定情形,同时,一审法院结合双方对财产的使用占有、利用及其他实际情况,从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角度,判决上述财产归各自所有,且不互相折抵价款,并无不当,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计算房屋贷款增值有误的问题,经查,夫妻一方婚前购买的贷款房,登记在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的,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所有,但应当对另一方补偿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的财产增值部分,一审法院将案涉两处婚前购买房屋的整体增值差额作为补偿款,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以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的财产增值部分计算为准,同时双方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婚后系用个人财产还贷,且从双方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均利用各自公积金还贷,故可以认定系使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一审法院以无法确定双方偿还贷款款项性质不予分割该款项,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另外,关于朱某1提出应对增值部分应当鉴定确认的意见,经查,一审时双方均同意通过网络询价的方式确定现有价值,双方作出的诉讼行为具有拘束力,二审期间未说明合理理由,本院不予准予,故本院按照不动产升值率×夫妻共同支付款项×50%计算相应补偿款数额,朱某1、王某自2017年2月起分别每月公积金还贷1906.3元和1228.62元,至一审庭审时王某主张共还贷28个月,朱某1应给付王某房屋补偿款37722.7元,王某给付朱某1房屋补偿款22630.5元,相互折抵后,朱某1给付王某房屋补偿款15092.2元,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返还工伤保险理赔款50000余元及少分王某财产认定问题,经查,案涉工伤赔偿款66581元,于2017年11月26日朱某1尾号0574银行卡内转定期存入52000元,于2018年11月26日当日分三笔支取现金本息共计53000元,另于××××年××月18日王静尾号8587银行卡内转账存入53009.72元,后陆续在一个月内多次分别提取5000元、2000元不等,至2019年1月23日一审起诉前账户余额11520.44元,二审期间,王某并未对其卡内相应交易流水作出合理说明,结合朱某1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工伤保险赔偿款66581元确系其个人财产的事实及其他本案的其他实际情况,一审法院未予支持朱某1返还该笔款项的诉讼请求,有失妥当,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予以支持;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其不应全额承担王某医疗费等的问题,经查,朱某1因家庭矛盾致王某轻微伤,一审法院结合王某因此次受伤所产生的合理支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及保护妇女权益等情况,判决其承担全部相应费用,并无不当,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主张不应支付婚内抚养费的问题,经查,朱某1、王某自××××年××月分居起,朱某1、朱某2确未共同生活,综合考虑父母双方的经济收入、费用支出、现有生活负担等,一审法院判决其承担上述抚养费,并无不当,朱某1亦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其已经履行相应义务,故对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分割手表、钻戒等的问题,经查双方在一审时并未提出该项诉讼请求,属于新增诉讼请求,其可另行诉讼解决;关于上诉人朱某1主张一审法院程序违法的问题,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朱某1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2019)辽0112民初302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至第四项、第六项、第七项;
二、撤销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2019)辽0112民初3023号民事判决第八项;
三、变更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2019)辽0112民初3023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位于沈阳市浑南区的房屋归王某所有,剩余房屋贷款由王某继续偿还,位于沈阳市浑**的房屋归朱某1所有,剩余房屋贷款由朱某1继续偿还,朱某1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某支付房屋补偿款15092.2元”;
四、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朱某1给付工伤保险金53000元;
五、驳回双方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4550元,由王某、朱某1各负担227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550元,由王某、朱某1各负担227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孙硕
审判员洪淳
审判员赵楠楠
书记员张娓娓

2020-07-3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