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某与杨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12日法律文书601707字阅读模式

(2020)苏03民终2562号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苏03民终256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某,女,1979年7月8日生,汉族,居民,住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盛某某,邳州市某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男,1977年2月9日生,汉族,居民,住邳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上海市某某(徐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查明,石某、杨某于××××年××月××日办理结婚登记,2013年5月22日经法院调解离婚。2017年1月13日,案外人聂钰莹因民间借贷纠纷起诉二人,一审法院于2017年4月作出判决,杨某不服提出上诉,在二审庭审后补充了部分证据,在其提供的证据材料中包括银行流水收付账单,该账单显示2011年12月29日其账户存款为837052.06元,石某认为该款项为夫妻共同财产,要求分割。杨某予以否认。另查明,2011年12月29日杨某账户存款为837052.06元,其中该账户中的80万元,是其为了完成年底的存款任务,向朋友王某1所借,该款已于2012年1月4日归还给案外人王某1。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经查明,诉争的2011年12月29日杨某的账户存款80余万元,其中的80万元,是杨某为了完成年底的存款任务,临时向朋友王某1所借,且该款已于2012年1月4日归还案外人王某1。该笔款项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石某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遂依法判决:驳回石某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7元,由石某负担。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分割。石某、杨某于2013年5月22日经法院调解离婚,现石某请求分割2011年12月29日杨某账户存款837052.06元中的753346元及部分利息,关键在于2011年12月29日杨某账户存款837052.06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杨某辩称,其中80万元系其为完成揽储任务而向朋友借款,已于2012年1月4日归还。审查其提交的证据材料可以看出,2011年12月26日,王某1从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汇给杨某80万元;2012年1月4日,杨某又将80万元转账给王某1,备注一栏明确书有“存款任务”。从卷宗中的证据材料反映,杨某辩称系揽储借款的可能性存在。一是从时间阶段上,2011年12月26日汇入,2012年1月4日汇出;二是从杨某的工作性质上看,其作为邳州农商行的员工,具有揽储该项业务;三是从杨某的个人收入上看,其系银行职工,工资、奖金系其正常合法收入,其并无生产、经营的收入;四是石某并未举证证明该80万元系杨某继承或接受赠与及通过其他方式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故对杨某辩称系其为完成揽储任务而向朋友借款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不能认定涉案80万元系石某、杨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故不应予以分割。至于原审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经查阅原审卷宗材料得知,2019年4月23日的庭审中(一审卷宗第70页),法院要求杨某提交王某1的相关联系方式及信息,以便核实案件事实;杨某庭后于2019年4月25日向法庭提交了王某1的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一审卷宗第76页),视为杨某向法院提出了申请,也视为双方当事人均同意法院通过王某1核实案件的相关事实。因此,人民法院对王某1进行谈话核实案件相关事实并不违反程序规定。

综上,上诉人石某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7元,由上诉人石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梁艳华
审判员黄博
审判员石镜霞
书记员刘硕

2020-08-04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