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某某、罗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8日64 3426字

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川0112民初6205号

(2019)川0112民初6205号
原告温某某,女,汉族,1963年5月21日出生,住成都市青白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辉,四川循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某某,男,汉族,1987年08月03日出生,住成都市青白江区,系原告女婿。
被告罗某某,男,汉族,1963年9月2日出生,住四川省珙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长君,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丽,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于2003年8月认识,于2004年建立恋爱关系,2005年左右双方即在宜宾珙县开始同居生活。
双方在宜宾珙县生活期间,被告罗某某曾在宜宾珙县紫薇苑项目部从事销售工作,2011年5月11日,温某某购买了宜宾市珙县,根据紫薇苑项目部账目记载,2011年5月11日收到温某某购房款118799元,收到温某某接房费用4952元。同日,该项目部账目记载当日还收到罗某某的现金房款49731元,经确认该款系罗某某的儿子按揭购买宜宾市珙县房屋的首付款。另查明,被告罗某某原有位于四川省宜宾市珙县,已于2013年1月10日出售。
2013年6月22日,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共同与成都永平置业有限公司签订天府逸家商品房订购协议,订购天府逸家X号房屋,并交付了定金3000元(抵扣房款20000元)。2013年6月28日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共同到开发商处,由罗某某刷卡支付了房屋首付款105013元(经核查,当日罗某某所刷之卡系原告温某某女婿庄某某所有,该卡银行流水显示2013年6月28日早上9时存入现金105000元,下午16时刷卡支付105000元)。
2013年7月23日,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登记结婚。
2013年10月7日,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签订《产权变更协议与继承》,协议载明,罗某某与温某某于04年相识、相知、相爱重组家庭,双方于2013年初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大面镇天鹅西湖南路“天府逸家”购买X号房屋一套,该房屋正在办理按揭贷款过程中,因罗某某在银行有贷款记录不能批准,经双方协商达成共识,双方去青白江民政部门离婚后再回成都办理住房按揭事宜,在离婚协议中所购住房产权归温某某所有,债权债务由罗某某独自承担,所购住房实为双方共同财产,因罗某某在温某某之女郑雅洁购买住房时缴纳了全额首付款,所以天府逸家住房继承权归罗某某的儿子罗某1继承。案件审理期间原告温某某提出上述协议并非其本人签字,并申请对笔迹进行鉴定,经鉴定,该协议上的签字为温某某本人所签,后温某某提出该鉴定意见的鉴定人在出具鉴定意见时正处于其鉴定资格证换证间隙,该鉴定报告不应当采信,并提出自己曾在空白纸上签过名,该协议系被告利用自己的空白签名进行伪造。法院向双方释明后,原、被告均表示不申请对笔迹进行重新鉴定,亦不申请对该协议上打印件与签字件形成时间先后进行鉴定。
2013年10月8日,原、被告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为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的按揭住房一套(建筑面积:64.65平方米,合同编号X)的房屋产权及土地使用权,双方约定该房屋归女方(温某某)所有,按揭款由女方偿还,双方债权债务各自享有、各自承担。
2014年1月8日,2014年1月24日,罗某某与温某某共同向开发商申请对购房合同更名,载明因罗某某个人征信问题无法贷款,申请将该套房屋所有权转至温某某名下。2014年5月19日,罗某某在温某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单方向开发商申请对购房合同进行更名,以办理贷款为由将购房合同更名为罗某某的儿子罗某1。2014年9月19日,温某某以离婚协议已载明房屋归温某某所有,再次申请更名为温某某。
2014年,原告温某某将2011年在宜宾珙县购置的房屋出售,所得款项部分用于支付“天府逸家”X号的房款。2014年9月30日,温某某以其本人银行卡刷卡,再次支付了第二期首付款,金额为196000元。2014年12月4日温某某以银行贷款的方式支付了最后的款项100000元。
2013年8月1日,被告罗某某用其尾号为2419的银行卡在成都永平置业有限公司支付了108102元,经核查,该款系支付以孙建军名义购买的天府逸家X号房屋,该房屋后已转卖,系孙建军委托罗某某进行退房(转卖)。
涉案房屋交付后,被告罗某某参与了房屋装修并于2016年4月1日入住该房屋至今。原、被告双方因房屋归属问题于2018年9月22日发生矛盾,2018年9月30日经公安机关调解双方同意走司法途径解决。2019年11月27日双方又因房锁更换问题再次发生纠纷并报警,经调解双方就换锁费用各自承担一半,房屋仅限罗某某与儿子罗某1居住,房屋权属由法院判决。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天府逸家10幢1单元39层3908号天府逸家房屋订购协议、更名材料、付款凭证、房款支付财务记录、付款POS单、付款银行卡流水(庄某某、温某某)、购房合同及补充协议、房产证,原、被告离婚证、《离婚协议书》、《产权变更协议与继承》,宜宾珙县购房的财务记录、法院调取的证言,罗某某房屋出售的房屋信息,房屋入住证明,接(报)处警登记表、矛盾纠纷排查调处记录,罗某某的征信记录,川科博鉴[2019]文鉴字第2017号文书鉴定意见书等在案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从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案涉天府逸家X号房屋应属于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共有,理由如下:1、原告温某某与被告罗某某从2005年左右即开始同居生活,双方在同居期间于2013年6月22日共同与成都永平置业有限公司签订天府逸家商品房订购协议,订购了天府逸家X号房屋,后又于2013年6月28日共同到开发商处,支付了该房屋的首付款,该房屋应属于双方共同购买。原、被告购买房屋后登记结婚,但在较短的时间内又协议离婚,离婚后双方共同到开发商处申请对合同进行了更名。从更名的情况来看,第一次更名时双方已经离婚,但双方并未以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原告所有为由申请更名,而是双方共同到开发商处以被告罗某某征信问题申请更名。同时,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第一条也写明了案涉房屋系双方的共同财产,说明双方在离婚时对财产共同购买的性质是认可的。对于原告提出首付款系原告女婿庄某某出资,并不影响本案涉案房屋共同购买的事实,庄某某若对该笔款项主张权利,可另案予以主张。2、关于被告提交的《产权变更协议与继承》是否应当予以采信的问题,本院认为,经鉴定,该协议上的签字系原告本人所签,原告提出该鉴定意见系鉴定人在换证间隙出具,不应当采信。本院认为,成都市司法局的回复已明确说明,虽然鉴定人在换发执业证时未按时提出延续申请,但原负责登记机关已经为鉴定人换发了证书,应视为登记机关已同意了鉴定人的延缓申请。本案中鉴定人具有相应鉴定资质及能力,且原告经法庭释明后,也明确表示拒绝重新鉴定,本院对该份鉴定意见予以采信。原告同时提出,自己曾在空白的纸上签名,被告系事后利用该空白签名伪造协议,但未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且原告经释明后也表示不需要对签名与打印件的形成先后时间进行鉴定,本院对原告的抗辩理由不予采纳并对该份协议予以认定。综上,原、被告的离婚协议中约定涉案房屋归原告个人所有并非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从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原、被告在婚前长期同居生活,在同居期间共同购买了房屋,双方办理结婚、离婚均与购买涉案房屋相关,离婚后双方仍共同到开发商处进行合同变更,并对房屋进行装修、入住,均可反映离婚后一段时间内,双方仍共同生活。综上,本院认为,案涉房屋应属于原、被告共有,原告主张被告腾退并支付占用费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案涉房屋的出资购买涉及原、被告同居期间、婚姻存续期间及离婚后几个阶段,原、被告对房屋各自享有的具体的份额双方可另案予以处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1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温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0元,鉴定费2200元,由原告温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曾羽巾
人民陪审员曹莉
人民陪审员邹康英
书记员付晓

2020-06-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