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某1、胡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13日38 2488字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粤01民终62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某1,男,1982年8月23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某,广东天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某,广东天胜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某1,女,1981年9月7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广东圣和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胡某2,女,1982年8月16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广东圣和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查明:吕某1、胡某1原系夫妻关系,胡某1与胡某2系姐妹关系,吕某1、胡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于××××年××月××日生育儿子吕某2,双方因感情不和于2016年8月开始分居。吕某1于2016年9月29日提起离婚诉讼,一审法院于2017年9月18日作出(2016)粤0111民初12194号民事判决,准予双方离婚。胡某1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7日作出(2017)粤01民终2387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诉讼中,双方未就夫妻共同财产主张法院分割处理。
X房于2012年4月2日以胡某1名义购买并办理按揭贷款,房屋权属登记在胡某1名下。胡某2于2012年3月18日、2012年3月24日通过银行转账形式支付上述房屋首期款309366元。上述房屋交付后,由胡某2装修房屋,并由其使用至今。2017年3月28日,胡某2向胡某1转账404700元,用于还清上述房屋按揭贷款余额。另外,2009年6月2日,胡某2与广州中海地产有限公司签订《商品住宅买卖合同》,购买XX房,房屋登记在胡某2名下。该房屋首期房款336611元,由胡某1名下银行账户支付316611元。该房屋交付使用后,由吕某1、胡某1一家人使用,吕某1与胡某1离婚后搬出,现房屋租赁他人使用。吕某1主张胡某2支付X房首期款309366元,实际是返还吕某1、胡某1于2009年支付XX房首期款。胡某1、胡某2则主张X房系第三人胡某2借名购房,由于限购政策,胡某2借用胡某1名字购买第二套房屋即X房。为此,胡某1、胡某2提交银行流水记录、协议(胡某1与胡某2签署,显示胡某2借用胡某1名字购买X房)装修预算单、广播电视业务单、供电合同等证据予以证明。吕某1确认X房由胡某2装修使用,按照当时胡某1与胡某2约定,由胡某2支付胡某1所有X房按揭房款,由胡某1支付胡某2所有的XX房按揭款。

2017年3月16日,胡某2起诉要求确认X房为其所有。一审法院于2017年11月13日作出(2017)粤0111民初4046号民事判决,认为该案是因借名购房引发的纠纷,胡某2直接主张确认X房归其所有,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在借名购房合同关系中,借名人可主张出名人(登记权利人)协助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但房屋在限购范围内,借名人不具有购房资格的除外。如胡某2认为其合同权利受到损害,可循上述途径维权,故判决驳回胡某2的全部诉讼请求。该判决作出后,双方当事人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另查,2009年5月31日,吕某1父亲吕宁某2向胡某1银行账户转入17万元,于2009年7月至2010年10月间向胡某1银行账户转入5万元。吕某1主张向其父亲借款用于支付XX房首期款及装修买家具,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胡某1主张已于2011年11月15日-2013年8月19日期间向吕某2还款16.8万元,另5万元属于对双方的赠与。吕某1确认已还款16.8万元,不确认5万元属于赠与。
再查,胡某1名下交通银行账户62×××18截至离婚时余额为14.5元;吕某1名下住房公积金账户截至离婚时余额为4504.81元;胡某1名下支付宝尾号8448号账户截至离婚时余额为9.31元。吕某1未能提交证据证明支付宝账号13×××37、857×××@qq.com属于胡某1,胡某1不予认可。另外,吕某1主张分割夫妻存续期间购买的物品一批,包括实木布艺沙发一套,实木茶几一套,电视柜一套,1.8米床一张,1.5米床一张,上下床,床头柜3个,5门衣柜一个,4门衣柜一个,2门衣柜一个,鞋柜一个,实木餐桌(带6张椅子)一套、书桌(椅子)一套,酒柜一套,冰箱一件,电视一件,洗衣机一件,跑步机一台,抽油烟机一套,热水器一套,3匹空调、水晶吊灯1个,窗帘、纱窗,暂定价值70000元。胡某1确认存有实木布艺沙发一套、实木茶几一张、1.8米床一张、1.5米床一张、2门衣柜一个、餐椅4张、餐桌1张、冰箱一件、热水器一个、电视机一台(已坏),以上物品已使用10年,大部分损坏,其余物品不予确认。庭审中,双方同意上述物品归胡某1所有,由胡某1作出补偿,数额由法院认定。
诉讼中,经过两次庭审固定本案诉讼请求后,吕某1于2019年6月28日提出要求胡某1提供余额宝交易记录,再确认是否主张分割余额宝财产。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X房的处理问题。虽然X房登记在胡某1名下,但现有证据证实该房屋的首期款、按揭供房款以及提前还贷款均是由胡某2支付,且X房购买后实际也是由胡某2居住使用,因此,一审认定X房符合借名购房的情形,并指引双方就房屋权属或债权问题另案诉讼处理后再予分割并无不妥,吕某1上诉要求直接分割该房屋,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家私。双方在一审中均同意家私归胡某1所有,由胡某1补偿吕某1,补偿金额由法院酌定,一审根据双方意愿及家私的实际使用情况,判决家私归胡某1所有,由胡某1补偿吕某15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吕某1上诉请求改判家私归其所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吕某1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7463元,由上诉人吕某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苗玉红
审判员黄文劲
审判员彭国强
书记员黄坚鑫
陈秋莹

2020-06-1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