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某、罗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5日23 3135字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湘01民终44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汪某,男,1981年5月22日生,汉族,住长沙市天心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罗某,女,1982年3月3日生,汉族,住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敏,湖南森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6月30日,罗某与汪某签订离婚协议书并在长沙市天心区民政局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书约定“罗某、汪某双方因性格不合,自愿离婚。关于子女抚养问题,汪子骏,男,12岁,汪梓琳,女,7岁,由男方抚养、监护。女方教育、探望自由,两个孩子的抚养费、教育费、医疗费全部由男方承担,女方无须承担任何费用。关于财产及债务问题:1、罗尽忠人民币壹肆万伍仟;黄小菊人民币壹万圆整,刘立平人民币叁万元整,谢芳兰伍万五千圆整归男方汪某归还;2、天心区新姚北路申奥美域17栋1402室产权归儿子汪子骏所有,所欠房款归父亲汪某归还;3、临湘市长塘镇幸福水库所有产权归男方汪某所有,长沙玄悦健康管理公司所有产权归女方罗某所有”。罗某、汪某均在协议上写明“我自愿离婚,完全同意本协议书的各项安排,无其他不同意见”。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登记在罗某名下,罗某诉称自罗某、汪某双方离婚后,汪某每月其转账2000-3000元左右用以支付房屋按揭款,自2017年10月起未继续支付,罗某先行垫付了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2017年10月至2019年10月18日的房屋按揭贷款共计65973.3元。庭审中,汪某承认每月向罗某支付2000-3000元左右的事实,但辩称不知是房屋按揭贷款。
另查明,2015年4月8日,罗某向案外人黄小菊即罗某母亲转账20000元,2019年9月30日,黄小菊向罗某出具了一张收条,该收条载明:今收到罗某还欠款壹万元,借款时间2013年5月,借款原因汪某、罗某在家创业养殖、此借款于2015年4月建行转账一次性还清,特此证明。罗某称其向黄小菊转账支付的20000元中,有10000元是偿还借款,另10000元是给予黄小菊的。
2019年9月18日,罗某向案外人刘立平转账支付15000元,2019年10月10日,刘立平向罗某出具了一张收条,收条载明:仅收到罗某还欠款叁万元,借款时间:2013年12月,借款原因:汪某、罗某在家创业、养鱼,此借款分2次付清,第一次归还期为2018年12月14日,还款金额为壹万伍仟元现金,第二次归还日期为2019年9月18日,还款金额为壹万伍仟元,转银行卡。
再查明,2018年1月10日,罗某缴纳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的企业管理服务+物业管理费、水费共计3454元,2018年3月13日,罗某为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缴纳企业管理服务+物业管理费1898元,共计缴纳5352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离婚证、离婚协议书、个人贷款情况说明、个人贷款还款通知单、浦发银行交易明细、建设银行交易没明细、微信支付交易明细、商品房买卖合同、物业费用发票、刘立平和黄小菊出具的收条、建设银行转账记录以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等。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是离婚后财产纠纷,罗某、汪某于2014年6月30日协议离婚时自愿签署了离婚协议书,该离婚协议书对于子女抚养、财产分配及债务承担均进行了明确约定,双方应当按照离婚协议书的约定履行。离婚协议中约定夫妻共同财产申奥美域17栋1402室归罗某、汪某共同生育的小孩汪子骏所有,该房屋的后续房款由汪某承担,因婚生子汪子骏尚未成年,该房屋一直登记在罗某名下,罗某诉称其与汪某离婚后,汪某每月向其转账的2000-3000元均是支付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的按揭贷款,汪某承认其向罗某按月转账一事,并未对此作出合理解释,故对其辩称转账款项不知是偿还房屋按揭贷款的答辩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汪某自2017年10月起未继续支付涉案房屋按揭贷款,罗某支付了2017年10月后至2019年10月18日的房屋按揭贷款共计65973.3元,离婚协议中约定该房屋的后续房款由汪某归还,对于罗某要求汪某向其支付罗某支付的申奥美域17栋1402室房屋按揭贷款65973.3元,并由汪某承担该房屋2019年11月及之后的房屋按揭贷款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离婚协议中约定所欠案外人黄小菊和刘立平的借款均由汪某偿还,因汪某未偿还,罗某先行向两债权人共偿还了40000元借款,罗某依据离婚协议要求汪某向其支付已偿还的40000元借款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罗某于2018年支付了涉案申奥美域17栋1402室物业管理费等共计5352元,因离婚协议中仅约定该房屋所欠房款由汪某承担,并未对物业费进行约定,根据平等原则,罗某、汪某双方应当各自承担一半。关于汪某主张的罗某、汪某协议离婚时未处理的车辆与债务,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案中不做处理,汪某可另行主张。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汪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向罗某支付天心区新姚北路申奥美域17栋1402室2017年10月至2019年10月的房屋按揭贷款65973.3元,该房屋自2019年11月起及后续按揭贷款由汪某承担;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汪某应否支付涉案房屋的按揭贷款及向罗某支付代为偿还的借款4万元。
本案中,罗某与汪某于2014年6月30日办理了离婚登记,并在离婚协议中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及债务的处理进行了约定。该离婚协议经备案登记,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定的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履行。
汪某上诉主张“所欠房款”不包括“按揭贷款”而是指“首付款”,还陈述买房时知道房屋是以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的,其还称双方曾商量用出售深圳房屋所得提前还清按揭贷款,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已经提前还清按揭贷款,且涉案房屋至今尚在归还按揭贷款。在此情况下,汪某主张在签署离婚协议时是认定涉案房屋不存在任何欠款或者按揭贷款,是相互矛盾的,本院实难采信其主张。而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了天心区新姚北路申奥美域17栋1402室所欠房款由汪某归还,此处“所欠房款”理解为“所欠房屋按揭贷款”是该词的应有之义,也是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汪某认为“所欠房款”不包括“按揭贷款”,与常理不符。故一审法院判决汪某向罗某支付罗某已支付的2017年10月后至2019年10月18日的房屋按揭贷款共计65973.3元,并判决房屋自2019年11月起及后续按揭贷款由汪某承担,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离婚协议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汪某上诉还主张一审法院在未查清借款是否真实存在的情况下就认定其应向罗某支付已归还的40000元是错误的。经查,汪某与罗某在离婚协议中明确约定了“欠罗尽忠人民币壹肆万伍仟;黄小菊人民币壹万圆整,刘立平人民币叁万元整,谢芳兰伍万五千圆整归男方汪某归还”,汪某现主张债务是虚构的,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其也未能提交证据推翻离婚协议约定的债务的真实性。罗某已经代为偿还其中所欠黄小菊的1万元、欠刘立平的3万元,并提交相应证据证明,故罗某要求汪某支付其已代为偿还的借款,符合离婚协议的约定,一审法院支持罗某的该项诉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维持。
综上,上诉人汪某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汪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芳
审判员于峰
审判员胡益民
书记员伍志豪

2020-06-1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