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某、马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7月3日100 2721字

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津03民终35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施某,女,1984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申,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某1,男,1983年7月3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东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占国,天津津北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双方原系夫妻,于××××年××月××日在天津市武清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婚后双方自2011年开始经营超市,后由施某独自经营。2014年10月9日,马某1在津注册成立万酌公司,股东为马某1一人,注册资本200000元。2015年7月,马某1与米某、董某、林某等人共同作为股东投资设立众志公司,马某1自认出资300000元。因双方在共同生活中产生矛盾,双方经协商,于2018年8月14日在天津市武清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双方在《离婚协议书》约定:婚生子马某2由男方抚养,经男方同意女方不支付抚养费。共同财产中,存款800000元归女方所有,汽车(京N×××**)一辆归男方所有,坐落于天津市东丽区房屋归男方所有。债权债务事项,天津市东丽区房屋所欠银行房贷1600000元由男方偿还,汽车(京N×××**)所欠银行车贷160000元由男方偿还,无债权。在该协议书的最后,双方共同承诺:“双方都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本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上述内容全部真实有效,一旦提供虚假情况,双方当事人自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庭审中,经核对马某1名下相关银行账户余额,双方确认:在双方协议离婚之日,马某1名下各银行账户余额为706227.42元。现马某1名下还登记有除牌照号为京N×××**汽车之外十二辆汽车,其中十一辆为五菱牌轻型封闭货车(牌照号为津M×××**、津M×××**、津M×××**、津M×××**、津M×××**、津M×××**、津C×××**、津M×××**、津M×××**、津M×××**、津K×××**),一辆为金杯牌轻型封闭货车(牌照号津F×××**)。马某1主张上述车辆为万酌公司财产,用于公司送货,施某不予认可。施某主张在离婚时马某1告诉施某万酌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几乎无法经营,故其同意该公司归马某1经营,离婚时施某并不知晓马某1还投资设立众志公司。马某1确认离婚前1-2月时曾告诉施某万酌公司现在不好经营,盈利不多,收入只够马某1的生活费,离婚当日施某同意该公司归马某1。双方对前述主张均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婚后因感情不和,双方办理了协议离婚登记,并就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事宜进行了协商并达成书面协议,此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依法成立并生效。本案双方争议焦点为施某主张的其他夫妻共同财产是否存在及分割比例问题。首先,马某1自述在经营其一人设立的万酌公司时通过其个人名下账户进行公司相关业务结算,施某对此也予以认可,施某提交大量马某1各银行账户的流水情况亦可佐证此事实,故马某1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存在混同情形,但马某1一直在经营万酌公司,相关银行流水证明马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银行账户款项流转过程,尚不足以证明该财产在双方离婚时仍然存在。马某1主张万酌公司尚欠他人债务450000元,施某不予认可,马某1对此未提交充分证据,且涉及案外人权益,本案不予处理。另外,关于众志公司,施某提交证据仅证明马某1作为该公司股东进行了出资,施某主张马某1隐匿财产,应返还其投资款300000元,依据不足,不予支持。综合审查施某主张及提交的相关证据,可确定在双方离婚时马某1银行账户内存款余额706227.42元及其名下登记的十二辆货车为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施某主张存在其他财产项目依据不足,不予采信。其次,马某1提出在协议离婚时对万酌公司的情况向施某进行了说明,并经施某同意该公司归马某1所有,但马某1对此未提交相关证据佐证。一审法院认为,马某1常年经营万酌公司,对该公司经营及盈亏情况应比较清楚,即使马某1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存在混同情况,在双方离婚时马某1仍有义务将该公司是否盈利及公司资金、资产情况向施某详细告知,马某1未就其向施某进行告知提交证据证明,且双方在《离婚协议书》对相关内容未予记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马某1确有隐藏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存在过错,对相应财产依法可以少分或不分。综合考量案件情况及马某1过错程度,马某1对上述已经确定的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应予少分。一审法院确定离婚时共同存款706227.42元归施某所有,十二辆货车可确定为万酌公司经营所用,虽购买时价格为683000元,但至离婚时车辆确实存在价值贬损情况,酌定该十二辆货车归马某1所有。本案施某的部分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判决:“一、被告马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施某706227.42元;二、登记在被告马某1名下十二辆汽车[五菱牌轻型封闭货车十一辆(牌照号为津M×××**、津M×××**、津M×××**、津M×××**、津M×××**、津M×××**、津C×××**、津M×××**、津M×××**、津M×××**、津K×××**),金杯牌轻型封闭货车一辆(牌照号津F×××**)]归被告马某1所有;三、驳回原告施某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8663元,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施某负担25932元,被告马某1负担7731元。”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施某主张的款项是否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分割。本案双方协议离婚时就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事宜达成书面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施某现主张马某1离婚前隐瞒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应举证予以证明。本案施某要求分割的款项大部分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马某1账户支出累加构成,其应举证证明该支出行为系马某1隐匿转移共同财产。现综合在案银行流水、当事人庭审陈述及本案其他证据,不足以认定诉争款项系马某1隐匿转移共同财产。施某的上诉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综合考量本案情况,酌定现有存款归施某所有,车辆归马某1所有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施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663元,由上诉人施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郝真
审判员解童
审判员武耀明
书记员王雯月

2020-06-17

继续阅读